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春风愁,惹人羞
    周府中,一身素sè衣衫襦裙的宁馨儿梳着两丫髻,不施粉黛,娇俏可人。此刻她正望着浓烟滚滚的厨房焦急得直搓手,这个弟弟,说什么要给她做生ri蛋糕?原本她要说君子远庖厨,秀才不沾阳chun水的。往次用这个方法,这个弟弟都是乖乖听话,让她伺候。可是今天他不听话了,说什么也不准宁馨儿进去,每次进去都给他轰了出来。

     厨房内,周舞阳给柴火浓烟熏得双眼通红,眼泪不受控制地在眼角流淌。刚进厨房的时候就发现,原来搞忘了这个时代是没有天然气的,还用的是柴火灶台。他傻眼了,可是话已经说了出去,怎么能食言而肥,怎么说他也是穿越而来的奇人,这点小事难不倒他。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路?以前在电视里见多了那种烧柴火的灶台。

     可怜的周大公子好不容易将火点燃,往火堂子里塞了一堆木柴,这火没大起来,浓烟就滚滚而出。折腾了大半天,周大公子终于掌握了窍门,火堂子里的火苗蹿了起来,他心里小小得意了一把。

     宁馨儿在院子里一直担心着厨房会不会燃起来,水缸里的水她都用木盆装了满满一盆,一旦起火,她就可端起水去扑火。

     一个时辰之后,厨房里钻出个“黑炭”,把宁馨儿吓了一跳,双脚不由自主地就移向水缸,下意识地,她认为着火了。

     只见那“黑炭”傻乎乎地看着她,呵呵一笑,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馨儿姐姐,你看,成了。”他手中捧着一个盘子,盘子里装着一个金黄,散发着诱人香甜的糕点。

     宁馨儿嫣然一笑,心里满满的感动,这大明朝她怕是第一个吃到秀才老爷下厨做的糕点吧。她跑过去将那糕点接过来,跑进堂屋放在桌子上,拉着他到水缸边,“你看你,都熏成这个样子了。”

     一方小小的丝巾浸润在清水里,宁馨儿柔柔的小手替他拈去头发上、衣衫上粘着的茅草,拧起水中的丝巾在他脸上细细擦拭起来,chun风吹拂,淡淡凉意,有chun的气息,惹人遐思。

     周舞阳这一年身体直窜,三年前还同她一般高的身体如今已比她高了一个头,宁馨儿只能垫着脚为他擦脸。小姑娘已经颇具规模的胸脯因为垫着脚手臂高抬的缘故在胸前挤出雄伟曲线,周舞阳为了不蹭着她那高峰,身子往后仰了仰。谁知他一仰,宁馨儿就够不着他额头了,上边还有一大团烟灰呢。于是宁馨儿身子也随着前俯,整个人差点贴在他身上,“呼”,终于擦干净了。

     宁馨儿娇俏的鼻头冒出微微细汗,鼻息也有些粗重,喷在周舞阳脸上,有淡淡兰花香。

     “哎呀”。

     小姑娘脚垫了许久,又是前俯着身子,脚跟有些发酸,此时放松下来顿时站立不稳,往周舞阳怀里扑去。周舞阳下意识地搂住了她细细的腰,只觉胸前顶着两团软软的肉团,浑身犹如触电,麻得灵魂东飘西荡,好半天找不到北。

     宁馨儿被两人身体接触那一刹那的感觉羞得满脸通红,慌忙双手抵住他胸膛,只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两人身体接触的部分蔓延向全身,两腿股股战栗,脚更酸了更软了。她脑袋深深埋了下去,状如鸵鸟,糯糯道:“还不放开姐姐。”

     周舞阳哦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放开她腰身,看着她那娇羞之态,不觉痴了。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如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是这种意境么?

     院中弥漫着暧昧气氛,两人都傻站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chun风吹拂,河边枯瘦的柳条儿上冒出了嫩嫩的芽头,河豚子追逐着chun水,在河口边产卵,繁衍着后代。不知何处飞来的两只野鸳鸯在河面上交颈而眠,chun水悠悠,在身边流淌,将它们的情话带走,带到chun风吹到的地方,带到chun意浓郁的地方。

     桌案边,宁馨儿小口小口吃着他烤的蛋糕,臻首依旧低垂着,小脸红红。

     “姐姐,好吃么?”

     “嗯!”

     周舞阳注视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再替她挑了一大块蛋糕,“姐姐,祝你生ri快乐,长命百岁,小弟给你唱生ri歌。”

     周舞阳在唱着生ri快乐,宁馨儿在想着那ri去看红娘之时红娘说的那番话。

     “馨儿啊,你如今住在周府,报恩归报恩,但总得为自己打算打算吧,眼看着小公子渐渐壮实,你何不找个时机让小公子娶了你?”

     宁馨儿羞红了脸,“妈妈,人家当小公子是弟弟的,你说什么呐。”

     “哎哟,你这丫头,还害羞呢。告诉你啊,男子心xing无定,特别是小公子这个年纪。你搬进了周府,府丞大人是咱温州府的英雄,大家都认为你是周家的人了,以后就没人敢娶你。你不嫁给小公子嫁给谁?不说是正妻,至少那小妾里边你得占大头。”

     宁馨儿小脸通红,揉捏着衣角,跺了跺脚,“妈妈再乱说,人家不理你了。”

     “好好,妈妈不说了不说了,不过你得记在心上啊。”

     明朝军制乃是卫所制度,士兵将官皆为世袭,周舞阳虽说仅仅十七岁,但也继承这周佛生的府丞官职,一旦年纪够了就得上任,所以也是有纳妾的资格。

     周舞阳说今天是她生ri,让她休息一天,今天由他照顾她,伺候她,小姑娘心里甜甜的,越看这小公子越顺眼,他今年也十七岁了吧,身子好壮实,记得去年这个时候还是一个瘦弱少年呢,他会喜欢我么?他不会看不起自己青楼出身的身份吧?想到自己的出身,小姑娘不禁有些偃旗息鼓。ji女在明代属贱籍,平时咱们说的三教九流,ji女就包含在九流里。

     哎chun风惹人愁,小姑娘今年十八岁了,再不嫁人就成了老姑娘了。

     今天是馨儿生辰,红娘一直记在心里。她还不知道周舞阳回来了,以为他还在杭州府参加chun试,等着放榜。走到周府外面的时候见到院子上空弥漫着浓浓烟雾,以为周府着火了,脚下不禁加紧了,待走到院门口。

     “嘎!”

     红娘目瞪口呆,前几天自己还在教馨儿这丫头要绑住男人的心呢,想不到两人早已……她实在不好意思再进去做那大瓦数的电灯泡儿,放轻了脚步,悄悄走了。

     感受到暖暖的阳光,看了看天上不怎么刺眼的ri头,喃喃道:“chun天了呢。”

     三ri之后,chun闱放榜消息传遍浙江省,温州府自然收到了消息。

     周舞阳在院中晒着太阳,微眯着眼睛看着手里那本野史,chunri太阳暖暖的,看着看着就瞌睡起来,脑袋一起一落,手中的书本不知何时也已掉落在地。

     宁馨儿在门口坐着,手中针线穿梭,他那一身衣服该换得了。她一边做着女红,一边斜着眼睛觑着他,见他瞌睡着书本掉地上了都不知道,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一笑犹如chun光绽放,炫人眼眸。她放下手中针线,拿了件宽大的袍子轻手轻脚走过去盖在他身上,捡起那书一看,嘴角微微翘起,原来他也不喜欢看那些四书五经什么的,也喜欢这些野史杂文呢。

     院外忽然传来锣鼓喧天声,院门被推开,几个卫所兵卫走了进来,一个个脸上溢着喜气儿。周舞阳给锣鼓声惊醒,看着那为首之人,那人他认识,“乌大哥,什么事?”

     那兵卫走过来一拳擂在他肩窝,哈哈笑道:“府丞大人的种就是要得,成了咱温州府最年轻的秀才啦。”

     宁馨儿在见着几人进来之时便进屋去端凳,沏茶。周舞阳闻言大惊,“什么?我成了秀才?”他对那chun闱着实没抱多大希望。

     “知府大人车驾就在后面,快随我等前去迎接。”

     温州知府进院恭贺一番,然后说府上设了宴席为他庆贺,让他一起前去。

     原本闹哄哄的院子顿时清静下来,宁馨儿呆立院中,手中还捧着一杯茶,chunri阳光挥洒,只见她眉眼越来越弯,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儿。

     “他是正儿八经的秀才老爷了,还是温州府最年轻的秀才老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