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上门拜访
        洗完澡后,一道关于睡觉的问题,着实让玄漠影为难,他可以选择跟她睡一张床吗!?

         “上来吧,床很大。”颜洛轻声道,却让玄漠影诧异不已。

         “嗯。”玄漠影吹了灯,上床躺在她的身边,感觉到身边人平稳的故意时,自己却是有些难以入睡。

         如果床小一些就好了,他就可以抱着她睡了!玄漠影在脑袋里幻想,可也只是幻想。

         一夜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去了,第二天一早,颜洛起身后,依旧是披头散发的洗漱,丫鬟看到后上前开始给她挽发。

         “我……咳咳咳!我来吧。”玄漠影虚弱的道。

         “是!”丫鬟们走了出去,玄漠影熟练得给她挽好头发,又拿了一根白玉簪给她插上,这才满意不少。

         “你会得还挺多。”昨天就想问他怎么会挽发的,他就没回答,今天问了肯定也是没答案。

         “呵呵,走吧,去吃饭。”

         “嗯。”颜洛起身扶着他,两人一起出了房间,不少下人看着两人那么恩爱的样子,都是一脸的羡慕,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久一些。

         两人去了客厅,颜阳已经在那里等着可,身边站着昨天救回来的男子。

         “姐姐姐夫,你们来啦。”颜阳起身高兴的道。

         “嗯!”颜洛笑了笑,将玄漠影伺候好后,自己也坐了下来,然后看向黑衣男子。

         “你也坐吧,你除了是阳儿的保镖以外,其他跟我们没什么不同,以后吃饭你也坐,不需要站着。”

         “不必了,我站着就好!”黑衣男子严肃的道。

         颜洛耸耸肩,也只能随他。

         “对了,你叫什么?”

         “铭城!”黑衣男子道。

         “嗯,我知道了。”颜洛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颜阳看着两人,脑袋瓜子转了转道。

         “姐姐姐夫,你们昨晚有生宝宝吗?”颜阳歪着头单纯的道。

         噗!!正在喝粥的颜洛,猛得将口中的米粥给喷了出来,弄得整个桌子到处都是。

         “咳咳咳!!咳咳咳!!!”颜洛猛的咳嗽,一旁的玄漠影却是双眼带笑的给她拍着后背,虚弱的道。

         “当然了,昨晚可是你姐姐在卖力呢。”口气虚弱,却是带着一丝揶揄。

         铭城脸色不是很好,双眼紧紧得盯着颜洛。

         “玄漠影!你给我闭嘴!谁卖力了!”颜洛擦了擦自己嘴上的米汤,朝他大吼。

         “呵呵,你姐姐害羞了,不是她卖力,是我在卖力。”玄漠影道,却直接将颜洛气的小脸通红,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的!

         “玄漠影,你要是再敢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老娘我现在就阉了你!”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个!

         “娘子,你要是阉了为夫,你可就会没有性福的!”玄漠影眨眨眼,表示自己很认真。

         “滚开!”颜洛气的大叫,起身离开,她才不要跟他待在一起,不然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

         “娘子,等等我……咳咳!!”玄漠影起身,慢腾腾的朝她走去,看起来很是虚弱。

         “死混蛋,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颜洛咬牙切齿的咒骂,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差点跟来人撞上。

         “滚开!”颜洛大叫一声,推开男子就要离开。

         “二嫂。”身后的男子突然开口,成功的让她停下脚步。

         颜洛扭头,看着身后的两个男子,她愣是一个也不认识。

         “你们是……”

         “呵呵,二嫂,在下是二哥得三弟,玄漠揿,这是我四弟,玄漠羽,二哥成婚,我们二人因为有要事不在,所以错过了婚期,今日前来,特地补上贺礼,还望二嫂不要介意。”玄漠揿说的很是礼貌诚恳,要是之前的颜洛,可能还会好好跟他说几句话,只是恰巧,颜洛心情不爽,没工夫应付他。

         “嗯,贺礼我收下了,如果没事,二位请回吧!”说着让人接过贺礼,转身回去。

         两人脸上的笑容一僵,有过一瞬间的呆愣,但也很快就恢复正常。

         “二嫂!”玄漠揿赶紧道。

         颜洛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眉头轻挑。

         “还有事?”玄漠揿心口猛然一跳,想要说的话,硬是被憋了回去。

         “额……二嫂,三哥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跟二哥见面了,这次前来,特地想要来见一见二哥,顺便叙叙旧。”四弟玄漠羽笑着道。

         颜洛眼睛转了转,突然抱歉一笑。

         “哦,原来如此,刚刚王爷吐血,看我急得,竟然忘了你们是他兄弟,竟然用那种口气!希望你们也别介意!”

         “不碍事,二嫂也是担心二哥!”玄漠揿笑着道,一副很大度的翩翩公子模样。

         “多谢二位,不过抱歉,王爷他今天身体不适,又一次吐血了,所以我现在要去请大夫,恐怕不便招待二位,不如二位,择日再来,如何?”

         “二哥吐血?二嫂是说,二哥最近,一直在吐血吗?”玄漠羽试探的道。

         颜洛脸色大变,跟着赶紧摇头,转过身子道。

         “没,没有啊!我没有说,说王爷吐血了,二位想必是听错了我说的是,王爷最近有些头晕,对头晕,所以,所以这才去请大夫!”颜洛故作惊慌的道,却让两人心中一松,跟着笑道。

         “那就好,如果二哥身体有什么不适,二嫂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忙的!”玄漠揿道。

         “是啊,不管怎样,你是我们的二嫂,里面是我们的二哥,我们能帮的,一定帮!”玄漠羽也跟着后面道,只是心里却是在大笑。

         “那我就在此,多谢二位!”颜洛恭恭敬敬得给他们施了个礼。

         二人对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娘子。”突然,一道无比虚弱的声音传来,颜洛脸色微变,在心里嘀咕,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不是诚心坏了她的事吗,看来,我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王爷,你怎么出来了,你不能吹风,不然又该吐………头晕了,我说了我去请大夫,你怎么出来了呢!”颜洛赶紧上前扶着他,口气是满满的担忧跟紧张。

         “我……我这不是……咳咳咳!!”玄漠影再次猛烈得咳嗽了起来,颜洛急得双眼通红,却又说不出一句话。

         “别,别紧张……咳咳咳……我没事……没事……咳咳咳!”玄漠影的咳嗽声,让门外得两人却是心里大喜,看来那药,起药性了!

         “二哥,你没事吧。”玄漠揿故作担忧的道。

         玄漠影抬起头,看着玄漠揿,突然虚弱一笑,捂着胸口道。

         “二弟,你来了,要进来……咳咳……坐坐吗……”

         “不必了,二哥好好修养才是,我跟四弟就先告辞了!”

         “嗯,有空……一定要…咳咳……多来坐坐……”玄漠影继续道。

         “嗯!告辞!”两人对视一眼,转身离去。

         “你没事吧,我先扶你进去。”颜洛用余光扫了眼两人,故作担忧的道。

         “好。”说完又是一阵猛烈得咳嗽。

         玄漠揿扭头看了眼两人,见颜洛小心的扶着他进了府,心里终于放心。

         “三哥,看来玄漠影真的不行了!”玄漠羽有些兴奋的道。

         “不错,只不过可惜了那个影王妃,长的如此倾城绝美,却要成寡妇。”玄漠揿摸摸下巴,一副可惜的样子。

         玄漠羽看着他这么可惜的样子,心里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如果三哥觉得可惜,那就把她弄到手不就得了!况且二哥那副身子,恐怕就算想对她怎样,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不如趁此机会对她下手!如果能把她弄到手,那么弄死玄漠影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有个玄漠影身边的女人当卧底,那玄漠影还不是被他们玩弄鼓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