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给我写休书
        皇上,皇后看着两人那互相关心的样子,一个欣慰的笑了,另一个也笑了,只是眼里却带着一丝不屑跟阴狠!

         “开始吧!”皇上看了眼太监道。

         “是!皇上!”太监点头道,然后转身,看着两人大声道。

         “吉时到!请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话音刚落,外面顿时一阵巨大的鞭炮声。

         两人对着天地拜了拜,然后起身。

         “二拜高堂!!”太监尖着嗓子道。

         两人又是一拜。

         “夫妻对拜!”

         颜洛扁扁嘴,这古代还真是够麻烦的!哪那么多拜来拜去的!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拜了下去。

         “送入洞房!”太监得声音刚落,顿时又是一阵热烈得鼓掌声。

         “好好好!”皇上笑着扶着胡须,看起来很是高兴,周围不少人对对皇上说恭喜,皇上乐的嘴都合不拢。

         旁边的轩王,看着两人拜完最后一拜,被送入洞房的身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之,就是有那么一丝不舍,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可明明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他为什么会有这种不舍的情绪呢!

         算了,一定是自己这几天没有休息好,还是别想了,等事情解决后,再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或许什么事都没有了!

         送入洞房后,颜洛在床边坐下,媒人跟丫鬟也都跟着走了进来,准备侯着。

         玄漠影虚弱的走到颜洛身边,体贴的道。

         “我一会就回来,你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嗯!我知道了。”颜洛也同样是很温柔的开口,在周围人看起来两人恨和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对方其实都在演戏!

         “那我先出去了!”说完转身,巍巍颤颤的走了出去。

         颜洛还是感觉到又很多人在,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可以感觉到有开箱子的声音,还有开柜子的声音,应该是在给她挂衣服!

         颜洛坐在床上不说话,宫女媒人们也不说话,挂好衣服后,站到一边,就这么僵持着,一直持续到将近傍晚。

         颜洛终于受不了了,她好肯定,再这样下去,她会疯的!

         “你们出去吧!”颜洛有些无力的道,她现在只觉得脖子酸,还有腰也酸,头重的要死!她要卸妆,而且她可不想这么被人一直看着,而且看了这么长时间,也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这……王妃,您还没有和王爷喝交杯酒,我们不能出去!”媒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其实他们站了这么久,也是很累的!

         “我说……出去,有事,我会叫你们进来的。”颜洛再次重复了一遍,媒人赶紧闭嘴!然后狗腿的点头。

         “是是是,我出去,出去!”媒人对宫女们使了个眼色,大家一个个都退了出去。

         退出去后,颜洛直接一把掀开自己的红盖头,然后起身走到梳妆台那里坐下,再把头上那很多的金钗啊银钗啊,统统的都取了下来!将头发给松了下来。

         及腰的青丝,随意的散在身后,颜洛想要挽个发型,可是头发握在手里,你特么的不会挽,只能将头发散在那里。

         颜洛深深地松了口气,累的直接趴在了梳妆台上。

         “呼!!终于轻松了,头上带那么多东西,累死我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老娘是暴发户呢!”

         颜洛揉了揉腰,又扭了扭脖子,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比较轻松的衣服,然后走到屏风后面开始换衣服!

         换到一半的时候,颜洛低头,看到自己手臂上的鞭伤时,眼里闪过一丝嘲讽!颜家是吗,从今以后,你别想再碰我颜洛一下!鞭打我的事,早晚都要跟你讨回来!

         “来人!”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丫鬟,对着屏风后面的颜洛恭敬的道。

         “王妃。”

         “去给我打一盆水,对了,去打听一下,跟我一起来我的那个孩子去哪了!找到后立刻带来见我!”

         “是!王妃!”丫鬟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关好门。

         没一会,就有丫鬟端着水盆走了进来,走点燃了蜡烛,这才退了出去。

         颜洛走到水盆旁边,开始洗脸,洗到一半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颜洛以为是丫鬟回来了,忍不住道。

         “打听到了吗?”

         “不知王妃,要打听什么人呢!”突然,一道男子的声音传来,颜洛洗脸得手顿时僵住,扭头看向他。

         当看到对方的容貌时,两人都是一愣,接着是无比的惊讶!

         她褪下了自己身上原来的喜服,换上了一袭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劲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多出了几丝出尘的气质!三千青丝可能因为她弯腰洗脸,散在她的胸前,那因为微微诧异得双眼,此刻正紧紧的盯着他,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脸上未施粉黛,却异常的勾人,在这整个玄月国,恐怕也难以找出第二个像她这么美得女子。

         只是颜洛不是应该是丑女那?为什么会……

         “看够了没!”颜洛直起身子,握住胸口的发丝直接扔到身后,那是毛巾开始擦脸。

         颜洛看着很随意,可是心脏所开始砰砰跳!该死的,她还以为这货应该事什么脸色很苍白,看起来很难看的男人,却不想竟然这么美!尤其是那一身红色喜服,更是衬托出他那妖孽的一张脸!她差点就流鼻血了好吗!

         “呵呵,你就是颜洛?还真是让我挺诧异的!”玄漠影走到桌前坐下,看着那擦脸的颜洛,却眼尖的看到了她手臂上的吗一道紫红色的伤口。

         玄漠影刚想开口,就被颜洛打断。

         “是吗,影王也挺让我诧异的!传说中病殃殃的影王,竟然是一个健康,而且还武功高强的人,呵呵,看来这外界传言,果然不是真的!”颜洛将毛巾扔回盆里,走到柜子那里,翻来覆去找出了一个袋子。

         “你这是做什么。”玄漠影有些不解,她找袋子做什么。

         “你管我。”颜洛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回到梳妆台,将自己从头上取下来得那些金钗,银钗,统统装进了袋子里,顺便从首饰盒里,找出几个像眼的,又名贵的,装了起来,然后将麻袋又放回了柜子里!

         玄漠影看着她,她这是要收藏还是……?

         咚咚咚!

         “王妃,人我给你带来了。”门口,传来丫鬟的声音。

         “嗯,来了!”颜洛站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果然看到了门口的颜阳。

         “姐姐?姐姐你变回来了?好漂亮啊姐姐!”颜阳看到颜洛得容貌时,顿时高兴的拍手。

         “嗯,姐姐回来了,来,进来!你先下去吧!”

         “是,王妃!”丫鬟退了下去,颜洛关上门,拉着颜阳,让他在凳子上坐下,从始至终,压根就没看过玄漠影一眼。

         “好漂亮啊姐姐,我就说,姐姐是最美的,大姐他们,才不如姐姐好看呢!”颜阳高兴的道。

         一旁的玄漠影,看的云里雾里,这个颜阳,想必就是颜洛那个最在乎的弟弟吧!

         “好了,别贫了,等姐姐一下,姐姐一会就带你离开这里。”

         玄漠影挑眉,这女人说什么?离开这里!?她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颜洛起身,走到书桌那里,拿着笔,墨,纸,走回桌子旁,统统放在了玄漠影面前。

         “做什么?”这个女人,到底想干嘛。

         “做什么?写休书啊!”颜洛理所应当得道,完全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

         “什么!休书!?”玄漠影惊呼,这女人,才刚嫁给他,就让他写休书!?

         “嗯,不然呢,你以为我做什么!”颜洛在一旁坐下,她要自由生活,才不在这个王府里虚度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