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笑料
        那个假大夫虽然招了自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这天晚上的沈曼秋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太安稳。

         不是王婆和马刚的那些小手段,可到底是什么,沈曼秋也想不明白。

         她干脆就不去想了,王婆和马刚两个不是想要祸害她么,自己要不回敬一下,又怎么对得起他们这么费尽心思:王婆想着给她下药,她便先让王婆尝尝被人下了泻药的感觉如何?

         次日一直睡到很晚,沈曼秋才在小红的叫唤下慢腾腾地起来,只觉得浑身酸痛,不禁无比的怀念现代社会的席梦思软床。

         “小姐,你怎么了?”小红和小翠瞧见自己家小姐这几日总是发呆,今天更是直接睡到午后才起来,不免有些担心。

         平日里的沈曼秋可总爱闹腾了,忽然变得这么反常,她们两小丫头都觉得有些不太习惯。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饿了,你们俩去给我弄点吃的吧。”小红和小翠的声音打断了沈曼秋的美梦,她才觉得睡了那么久,肚子早就饿得慌了。

         小红立马端来一大碟美味的饭菜,笑着道:”小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这菜都已经凉了,不要,我要喝鲜鱼汤!“沈曼秋随便吃了两口,把筷子一扔道。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小红和小翠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见沈曼秋清醒过来后,便对饭菜挑三拣四,两丫头又觉得她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连忙跑着去了厨房忙活。

         哎,这两丫头真是比狗皮膏药还粘人,整日这也不让她做那也不让她做,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没了一样,不过自己忽然来了这陌生的地方,也就数这两丫头跟她最亲近,沈曼秋有些无奈扶了扶额头。

         把那两丫头支走,她走出房间抬头看了看天色,不由一惊:怎么都已经中午了,这个时候王婆估计也该去厨房给马刚弄那什么补的东西了,也不知道她吃过了没有?

         沈曼秋勾唇冷笑,也没有洗漱,揣着从药箱里拿的那两包药,一溜烟便跑了出去。

         不得不说,有一身好的轻功确实是一件很方便的事,一路跟着两个丫头到了厨房,沈曼秋一跃就躲到了厨房房顶。

         只见王婆在里面做了不少的好菜,突然见到小红小翠出现把她吓了一跳,问道:“你们两个小丫头,这时候到这里来做什么?”

         “小姐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呢,我们来给她弄点吃的!”小红年纪尚幼,又老实本分,见王婆那么大一把年纪,以前又是照顾沈曼秋的,当下有什么便说什么。

         “哦,那你们慢慢弄,走的时候记得关门,别让狗进来把东西吃了!”王婆一边说教着,一边把她做好的饭菜装进竹篮里,哼着曲儿走出了厨房。

         沈曼秋悄悄的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了王婆的住处。

         王婆把竹篮放在桌子上,慢慢地从里面端出一碗汤来,口中叫骂道:“两个死丫头,吓老娘一大跳,汤都没有来得及喝一口,不过也好,正愁不知道怎么给那个傻丫头下药,她们居然主动把机会送上门来了。”

         正说着,“嘭!”的一声,窗外发出了一声轻响。

         “谁?”王婆声色俱厉地叫喊道,然后便飞快的朝门口跑了出去。

         沈曼秋乘机钻入屋子内,把怀里的那包泻药全部倒进了桌上的那碗汤里面,用手指搅拌了一下,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才又翻了出去。

         不一会儿,便听到走回屋子的王婆骂骂咧咧地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小王八糕子,让老娘逮到,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她出去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半个人影,自以为是哪个顽劣的小孩所为。

         沈曼秋听到从她破嘴里传出的叫骂声,忍不住有种把她的嘴撕烂的冲动,看着她把那碗汤一滴不剩的喝下,才稍微舒畅了一点。

         心里想道:先让你得意一会儿,等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过了约半盏茶的功夫,王婆拿出一包药,阴笑道:“就让你个傻丫头尝尝这药的厉害,叫你捉弄我!”

         不想就在此时,她的肚子发出一声怪叫,王婆忙捂住肚子,喃喃自语道:“咦,难道吃坏肚子了吗?”说着,小跑着跑向了茅厕!

         一连跑了七八趟茅厕,王婆别说肚子了,就是腿都软了,那张长满麻子的老脸那叫一个难看!

         当她再次跑向茅厕时,发现门从里面被人顶住了,用力推了推,哪知竟是没有推开。

         无奈之下,王婆只好跑向另外一处茅厕,也不管里面有人没人,脱下裤子便往茅坑上的木板蹲去。

         哪料,“噗!”的一声,脚下木板一滑,王婆整个人栽进了茅坑里面。

         远处的沈曼秋只听到茅厕里面传出一声高昂的鬼叫声,便强着忍笑往王婆的住处走去。

         顿时惊喜地发现,王婆那包药居然就放在桌子上的竹篮旁边,想来也是泻药把她折腾得够呛,这才会落下的。

         沈曼秋想也不想,直接将那包药全部洒在竹篮里的饭菜里面,然后又重新把饭菜都装了回去。

         做完这一切,她才拍了拍手心情舒畅的离去,临走之时还不忘把包药的纸顺便带走,以免让他们看破什么。

         王婆惊恐万状的尖叫声,很快把山寨里留守的人都吸引了过去,让众人都见到了她让人作呕的一幕。

         王婆平时为人尖酸刻薄,在山寨没有什么人缘,就连小孩子们也都很怕她。

         他们大多被王婆惩治过,此刻见到她滑稽可笑的模样,一个个大笑的拍手叫好。

         其他的那些人也都知道她的德行,虽然不会幸灾乐祸,可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思在旁围观。

         倒也有心善之人,让王婆赶紧找地方去洗洗,还有人帮忙去打水的。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避之唯恐不及,众人指指点点、说说笑笑好一阵子,才渐渐地各自散去。

         不过,王婆今天所发生的糗事,不可避免的会成为山寨中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