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栖凤山三贱客
        沈曼秋寻了个空档摆脱掉纠缠着她的小红小翠,不一会儿,便找到了正在山寨中四处走走看看的大夫。

         那大夫看似漫不经心地到处溜达,又似在寻找着什么,偶尔也会问问遇到的人一些有关山寨的问题。

         沈曼秋一时间倒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只是一路不远不近地尾随其后静观其变。

         这一路走下来,她才知道山寨比她想像得还要大得多,田野阡陌纵横、房舍错落有致,一些险峻地关口处更是机关重重,设有专人负责看守。

         沈曼秋以前只知道栖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却没有想到有人能够依山而建将山寨打造成为一个固若金汤的坚实堡垒,不由得对这古人的智慧感到心折。

         此时,她已然隐隐猜到了这大夫的目的是什么,想想再监视下去也不会有多大的收获,便决定直捣黄龙潜入到了大夫的房间。

         果然她的不出所料,没费多少功夫,就在大夫的房间里面找到一些草图,依稀记载着山寨的几处要塞的防御情况,以及山寨里各种机关设置和人手安排等等。

         想到这大夫居然是混入到山寨里面的奸细,沈曼秋心里微微一紧:现在她已经是这山寨中的一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可是就算是她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找到义兄沈靖北说出事情的真相,他会相信吗?

         他会相信一个傻了十多年的人所说的话吗?

         正在这时,一阵山风吹过,沈曼秋的飘散的发丝轻拂着她秀美绝伦的脸庞,令她灵机一动,抓起那些草图就冲了出去。

         沈曼秋径直地找到了沈靖北,把草图往他身上一拍,叫道:“我要蝴蝶,我要蝴蝶……”

         沈靖北陡然见到她冲了进来,不禁愣了一下,随后就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等他不经意地看清楚草图上所记载的东西时,神情不由一滞,紧张而又情急地抓住沈曼秋的手道:“冰儿,你从哪里找到这些的?”

         沈曼秋很是用力都是没有能挣开他的那双大手,不满地皱了皱眉,道:“你弄痛我了!”

         “对不起,冰儿,你告诉大哥,大哥就带你去捉蝴蝶!”沈靖北连忙松开她,一脸温柔的道。

         沈曼秋不情不愿地领着他找到大夫的房间,正巧碰到那大夫刚刚从外边观察情况回来,当他看到沈靖北手上的草图,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沈靖北原本还不太相信大夫会是奸细,一见他做贼心虚,又哪里会让他走脱,几个纵跃间便截住了他,轻松几招就把他制服住了。

         如此一来,也免了沈曼秋再多费唇舌,同时也见识了山寨少当家的轻功和惊人武功。

         心下不禁暗自腹诽:那个什么义父怎么只教她轻功,却不教武功,这和那个只教杨过心法口诀,而不教武功招式的赵志敬有什么区别?

         想想轻功远不如她厉害的沈靖北武功尚且如此厉害,若是那人早先把武功教给她,以她的聪明天赋,哪还不上了天,又岂会把王婆、马刚等等败类放在眼里?

         这大夫只是个寻常的赤脚医生,并没有什么功夫,平常也就知道开点头痒脚痛的小方子,如何会是沈靖北这个山寨少当家的对手。

         沈靖北拿下大夫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正是人们一天最闲瑕的时候,而且少当家和小姐一同出现在这里,因此还是在山寨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或许是在山寨中呆得时日渐久,见到身边这些人们口中所说的“山贼”,沈曼秋并没有觉得他们如何的穷凶极恶,反而是给她一种家人一般的亲近感。

         听到这边的动静,一下子围过来好几十个人,人群中有三个人显得分外的显眼。

         一个身高175cm、体重将近200斤的大胖子,如此重量级的一个人物,沈曼秋想不注意到他都难,也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作一胖毁所有。

         原本他那还算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总给人一种肥头大耳的感觉,看着他一步三晃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喘得慌。

         另外一个人则是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高160CM左右,长得尖嘴猴腮、精瘦精瘦的,似乎是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还有一个人,身材一般、长得还算是清秀,本来也不是怎么耀眼的人物,只是他突然凑到那大夫的面前,让人不得不立马注意到他。

         沈靖北眼见惊动了大家,干脆把大夫是奸细的事说了,然后把手中的草图拿给众人看了看。

         众人听了,纷纷对之前还抱有尊敬之心的大夫加以强烈的责骂,更有一个比较激愤的年轻人趁人不注意踹了大夫一脚。

         沈靖北连连摆手让大家先安静下来,把有些混乱的局势稳定住,索性决定公开审审这个奸细。

         胖子大步上前,蒲扇般的大手用力地拍了拍大夫的肩膀,喝道:“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混到我们山寨来做奸细?”

         大夫本就心虚,突然被他这么一拍,魂魄都差点吓没了,顿时一个站立不稳,身子矮了矮。

         众人见了,就出言取笑他:“胖子,你下手稍微地轻点,别把人拍散架了!”

         胖子不禁有些尴尬的掻了掻头,笑了笑,退到了一旁。

         大夫惶恐不安地往四周看了看,仿佛是陷入狼群中的羊一般无助。

         不知为何,总觉得面前这一张张笑脸,非但不觉得丝毫的亲切,反而是狰狞可怖的很。

         那个精瘦的男子凑上前,猛地一拍大夫的后脑勺,骂道:“还在瞎看什么,赶紧的说!”

         大夫虽然是给人做奸细,可也不是什么亡命之徒,双碰上这么两个浑不讲理的主,几乎不用怎么严刑拷问,便统统的把事情交待清楚了。

         原来他根本不是什么大夫,而是有人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潜入山寨把里面的情况摸清楚,刚好沈曼秋从山上摔下来,山寨中的人下山去找大夫,就让他顺利地混进了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