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伤风败俗
        只见王婆和马刚两人一丝不挂的在床上面对着,王婆仅用被子挡住了前面,而马刚就这样赤果果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一瞬间的震惊过后,所有人回过神来,立马炸开了锅,看着两人七嘴八舌的开始了议论。

         “你们看看,啧啧,真是无耻啊,竟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来!”

         “是啊是啊,真是败坏道德啊!”

         “真是一对狗男女,平时还母子相称,居然干出这等不要脸的勾当。”

         王婆被现在的情况给吓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想着事情真要这么传扬出去,她这张老脸也没处搁了,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脱口而出道:“不,不是大家看到的这样!是他强迫我这样的!”

         马刚这时候也稍微清醒了一些,闻言恼羞成怒,也顾不得什么了,伸手掐着王婆的脖子嘶吼道:“你个老贱人,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在饭菜里面下了药,我会这样?”

         转而对围观的众人吼道:“看什么看,别看了,都给我滚!”

         “还看,快滚!”马刚说着,拿起枕头便向房门扔去,可能是马刚动作太大,把王婆给吓得清醒了过来。

         王婆活了几十岁的人,也是人老成精,想到她昨天拉肚子拉得有些不太对劲,而且昨天马刚的举动也明显不太对劲,此时听马刚这么一说,倒是把前因后果都得明白了。

         感情是有人先给她下了泻药,把她折腾死去活来,更是摔进了茅坑里面。然后那人又在饭菜里面下了迷情A药,马刚吃了那些饭菜,才会把他们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不是我下的药,真的不是我下的药,一定是那个傻丫头,都是她做的!”王婆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沈曼秋戏弄她的事情,越想越是觉得可疑,不假思索地将事情指向了沈曼秋。

         马刚见王婆这时候还有心思说这种话,不由得更是怒甚,叫道:“闭嘴,再敢啰嗦半句,我杀了你!”

         他倒是很快冷静了下来,都已经被人抓了现行,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是赶紧息事宁人,以免丑事越闹越大。

         听着马刚的话,王婆心里到底是对他有点畏惧,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门外的众人就这样看着屋内的两人,不知廉耻的大吵,还把事情栽赃给沈曼秋这么一个痴呆的姑娘,更是怒意难平。

         “快快快,听说王婆……”

         “唔……”沈曼秋昨晚睡得特别安宁,还没睡够便被一些急促的脚步声和吵闹声给吵醒了。

         她起身揉了揉眼睛下了床,唤来小翠问道:“外边出什么事了,大清早的怎么那么吵闹?”

         听见沈曼秋问,小翠一脸兴奋的开口道:“小姐,听说王婆那贼婆娘与马刚昨晚行了苟且之事,平日里母子相称,真是想不到居然做出了这等龌龊的事,那马刚也是,口味居然这么重,连王婆那种货色都看得上!”

         小翠自顾自津津有味地越说越有劲,根本没注意沈曼秋刚才的样子与以前的完全不同。

         沈曼秋微微皱了皱眉,苟且之事?

         很快,她便明白了小翠所指的是什么,昨日王婆与马刚不是还商量着给自己下药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

         等等,下药?

         沈曼秋似乎想起了什么,昨天她捉弄完王婆,顺手就把她落在桌上的那包药放到的竹篮里的饭菜里面,难道……

         本来她是想用泻药整治整治一下王婆,再用迷情A药让马刚饱受一番折磨,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

         虽然沈曼秋打心里希望他们这两个肮脏龌蹉的卑鄙之人自食其果,可是这事情的发展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走,带我去看看!”

         事情她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应该是马刚吃了那些饭菜,然后才会和王婆搞到一起的,可还是快速的穿上衣服想去看个究竟。

         “是,小姐。”

         很快,三人便出了门。

         当她们三个随着众人来到王婆的住处时,门口早也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没脸没皮到了这种地步,还诬赖给别人!”

         “就是,想诬赖人也得找个像样子的,竟然说是傻丫头做的,这种鬼话也亏她说得出来!”

         “实在是太无耻了!”

         山寨里的人谁不知道沈曼秋从小就是个傻丫头,一听王婆说是她做的,都不用她开口说半句话,那些人一人一口唾沫就把王婆给淹没了。

         沈曼秋嘴角抽了抽,心说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有些时候你明明说的是真话偏偏就是没有人相信。

         她完全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可是她旁边的小翠与小红就不干了,她们听见王婆说是沈曼秋下的药,这比直接诬赖她们,更让两人恼火。

         小翠开口大骂道:“王婆,你个老贱人,自己勾引别人,现在还来诬赖小姐,真是可怜了我们小姐!”

         “说得对,我看这王婆不仅身子是臭的,连心也是臭的!”小红愤愤不平地道。

         众人听了就是一乐,都是想起了昨天王婆摔进茅坑里的狼狈模样。

         然后,就有男人取笑道:“王婆身子臭不臭,小丫头你说了不算,要马刚说了才算数!”

         此话自是讥讽马刚和王婆鬼混,围观的众人大多是过来人,又如何不知道,立马一阵轰然大笑。

         那人见大家如此给面子,也来了兴致,笑着道:“王婆的身子臭不臭,我不知道,不过从今天开始,她的名声是肯定要臭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有些人笑得前俯后仰,有些人捧腹大笑,还有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一会儿,沈靖北带着人赶了过来,把大家都遣散离开,事情才暂且告一段落。

         王婆和马刚当天早上就灰溜溜的离开了山寨,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说他们有没有脸继续留下来,就是王婆诬陷傻丫头的丑恶行径,沈靖北等人也绝对不可能再容得下她。

         然而,就算是他们的人离开了,可是关于他们的丑事,还是会被栖凤山上无所事事的人们偶尔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