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痴心妄想的癞蛤蟆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别说王婆,就是旁边的沈靖北几人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大夫,真是麻烦你了!”

         望着宛若一只美丽蝴蝶翩然离去的沈曼秋,沈靖北神情一阵恍惚。

         好一会儿,才又回过神来吩咐道:“王婆,你跟大夫过去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

         随即转身又对两个婢女道:“小红,小翠,这阵子就暂时由你们两个照顾小姐!”

         王婆闻言一愣,照顾沈曼秋可是山寨里难得的好差使,一听沈靖北要把她换了,立马就急了,也顾不上身上的痛,一副可怜模样道:“少当家……”

         “行了,你先去看看再说吧!”沈靖北不由分说地道。

         沈曼秋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出些什么,只是有点心虚的想要逃离现场。一经发力奔跑起来,才惊喜交集地发现她这原来的身体除了长得十分漂亮之外,也不是一无所长,竟然还有一身惊世骇俗的轻功。

         欣喜之余,她忍不住想:要是能回到现代去弄个飞檐走壁的直播,或者是去拍电影,一定会大红大火,连道具都省了。不过也就只能是无聊时候想想而已,这些天一点头绪都没有,想要回去又哪有那么容易?

         在山石间奔行飞跃了好一阵子,等新鲜劲头一过,沈曼秋才觉得累得慌,于是坐在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头上歇息。

         冷静下来想了想,沈曼秋决定还是先将王婆赶走再作打算。

         古圣人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王婆不但是女人还是一个恶毒的小人,之前没有得罪过她,尚且那么令人恶心,现在当众打了她个满面桃花开,谁知道她会有什么猥琐阴暗的心思?

         歇了一会,沈曼秋便回了山寨,反正她如今也是无所事事,干脆就悄悄地把王婆监视起来。

         王婆的样子尽管极其狼狈不堪,那张脸看上去更是分外的狰狞可怖,却也没有受什么伤,大夫只是随便给她弄了点药膏擦擦。

         以沈曼秋的高明轻功,自然不用担心会被王婆他们发现,看着大夫打发王婆离开,然后开始整理药箱里的瓶瓶罐罐,沈曼秋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好不容易,大夫也不知是去做什么,放下药箱就离开了。

         沈曼秋迅速地潜入屋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药箱,让她又惊又喜的是瓶瓶罐罐上面大多写了字。

         找了片刻总算是找到了两个让她比较满意的药瓶,只见上面写着“蒙汗药”和“泻药”,沈曼秋飞快的从里面倒了一些粉末出来,小心的分开包好,然后把瓶瓶罐罐重新摆好,这才关上药箱从屋里溜了出去。

         自从见到王婆在饭菜里面做手脚之后,沈曼秋都快有了心里阴影,自然也就多留了几个心眼。

         小红和小翠年约十三四岁,模样都还算清秀。

         想来是对这份照顾沈曼秋的差事很满意,又或者是年纪尚幼,也不太熟悉沈曼秋,因此对她照顾得可谓是无微不至。

         除了吃饭的时间,沈曼秋几乎是一天都不见人影,众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小红小翠虽然觉得有点古怪,可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一些真相后,也就不再多问多说什么。

         沈曼秋神出鬼没,自然是为了在暗中监视王婆,这不监视还好,一监视便有了惊人的发现。

         王婆是个老寡妇,却有一个二十来岁叫作马刚的干儿子,这些年来两人一直相依为命,后来又一起上了山寨。

         这日,沈曼秋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鬼鬼崇崇地去找王婆,立马便来了精神,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

         听了屋里两人的对话,沈曼秋才知道这男人正是王婆的干儿子马刚,而让她心惊的是傻女之所以会从山上摔下来,而她会穿越到傻女身上,也全是拜里面的两人所赐。

         原来,马刚一直垂涎傻女的美色,于是让王婆将她骗到了山上,结果傻女惊恐之下从山上摔了下来。

         想到王婆他们母子如此对待一个心智不全的弱女子,沈曼秋心里不由得大恨。

         更让她感到心惊肉跳的是,这次马刚来找王婆,居然是因为贼心不死,还想让她将沈曼秋给诱骗出去,以乘机成就他的好事。

         本来沈曼秋对于继续整蛊王婆还有点犹豫的,毕竟是一个五六十岁、无依无靠的老寡妇,这世道谁也不容易。可是没有想到她的良心居然那么坏,真可谓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外。

         她躲在墙角处,双手不自禁地用力紧握着,心里已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这母亲王婆是满脸麻子,儿子马刚却是一脸的青春痘,长得也瘆人得很,居然还敢打她的主意,还真是一对痴心妄想的癞蛤蟆。

         只听王婆犹豫不决地道:“刚儿啊,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现在那个傻丫头少当家的都已经不让我去照顾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被沈曼秋塞饭和打过之后,王婆的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说不清楚。

         “干娘,我可全指望着你呢?反正只是个傻丫头,又不会有人知道,要是连你都不帮我,那我呆在这山寨里面还有什么意思?”马刚仍然不死心地劝说着,甚至拿离开山寨作为要胁。

         王婆认马刚为干儿子,自然是希望将来他能给自己养老送终,闻言愣了愣,无奈地点了点头道:“那为娘就再帮你一次,不过事先说好了,如果还是不成,那就分明你和没有缘分,我希望你到此为止,别到最后把我们母子俩都搭进去了。”

         “娘,您对孩儿真是太好了,以后什么事我都听您的!”马刚一张抹了蜜的嘴哄得王婆团团转,微微皱起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

         王婆心里一高兴,从怀里摸出一小包东西,献宝似的道:“这是迷情A药,我趁着大夫不注意的时候从药箱里拿的,这次包管刚儿你能够如愿以偿,嘿嘿!”

         母子俩笑了一会儿,王婆又有点为难地道:“刚儿,只是现在傻丫头不归我照顾,想要给她下药,可能会有些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