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另有其人
        “娘,您最厉害了,这么一点小事还能难得倒您吗?”马刚为了得偿所愿,既是拍王婆的马屁,又是使用激将法,倒也是个七窍玲珑之人,只可惜全用到了邪门歪道上。

         王婆大为受用的点了点头,道:“那你明天午时到后山等我,到时候我再想办法把傻丫头骗上山,能不能成事就看你的造化和天意了。”

         事实上,自打被沈曼秋往嘴里塞饭和用扫帚打过之后,王婆单独面对她时还真有点发怵。

         只是她以后还指望着马刚给她养老,而马刚这些年来总体上对她也还算是教训,对于他的这点心愿,自然是想帮他完成了。

         再说,事后王婆又找了几次机会试探沈曼秋,发现她仍然是痴痴傻傻的,又哭又笑,夹杂不清。便理所当然地以为只是虚惊一场,前面那两次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想想也是,王婆在山寨里的时间也不短了,她这些年捉弄傻丫头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少?

         如果丫头不是傻子,又怎么会任由她摆弄,就以人家大当家义女的身份随时就能轻轻松松地捏死她,用得着和她装疯卖傻吗?而且据她所知,傻丫头从小就是如此,这还假得了吗?

         王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因为她的一次阴谋,傻丫头已经变成了沈曼秋,她心里还忿忿不已:居然被一个傻丫头给当众捉弄了,实在是太没面子了,这口气要是不出,指不定得憋出什么病来。

         想到明天干儿子就能蹂躏那个傻丫头,替她狠狠地出一口气时,便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下来。

         “行,一定能行的!”马刚信誓旦旦地说着,“上次是孩儿不知道那丫头轻功居然那么厉害,才会差点闹出乱子来,这次有娘您运筹帷幄和迷A药,自然是马到功成了……”

         说完,忍不住发出了几声干笑。

         王婆伸手点了他的脑门子一下,嗔怪道:“你啊,只要你记得干娘的好就行了。”

         随即又坏笑道:“听说那药性十分厉害,明天我到厨房给你弄些好东西补补,可别年纪轻轻的就把身体搞坏了。”

         “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了!”马刚很是肉麻的说着,心想:我如今正年轻力壮,哪里需要那样的东西,何况那傻丫头又是那么的含苞欲放、千娇百媚?

         不过再怎么说都是王婆的一番心意,马刚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去拒绝她。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贴心话,马刚这才装作依依不舍的离去。

         外边的沈曼秋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阴谋,也就暂时没有再监视王婆的必要了,嗖嗖嗖的几下轻功,她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不知道为什么,沈曼秋最近心里总是有种不安的感觉,而且似乎是越来越强烈了。

         暗自琢磨了好一阵子,仍然是没有一点头绪,不禁想:或许是因为虽然知道了王婆他们的阴谋,也知道她的话一点也不可信,可是却不知道她会怎么下药,背后还有什么手段吧……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沈曼秋便把所有的思绪都抛到了一边:反正要等到明天,他们才会有所行动,实在不行,太不了装病就是,难道他们还敢硬来不成?

         想想她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了生存下去就一直在装疯卖傻,现在又可能还要装病,忍不住感叹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容易呢?

         小红和小翠陡然看到沈曼秋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由得又惊又喜,要知道往常这个时候,她可是从来都不在房间里的。

         惊的是,小姐今天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房间里;喜的是小姐在房间里,她们可以放心的好好照顾,免得小姐到处乱跑,出点什么意外不怪她们俩,怪谁呢!

         她们倒是想跟在沈曼秋身边寸步不离,可是沈曼秋出神入化的轻功让她们望尘莫及,又哪里可能跟得住她,只能是一整天提心吊胆的四处寻找巴望着。

         小红小翠喜出望外的迎了上去,甜甜地叫道:“小姐,你可回来了!”“小姐,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

         沈曼秋眉头微微一皱,这两个小丫头对她照顾得是无微不至,就是有点太粘人了。

         听到吃的,倒是提醒了沈曼秋,明天王婆不是要给马刚做好东西吃吗?那她肯定会一个人去厨房里面,到时候给他加点料想来应该不是难事。

         “小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病了?”小红见她半晌不语,试探着问道。

         小红不经意地一番话,让沈曼秋心里猛然一震:怪不得这两天总感觉到不安,原来她隐隐担心的那个人并不是王婆或者是马刚,而是另有其人。

         本来沈曼秋怎么也不会怀疑那个大夫身上,可是听小红这么一说,心中顿时阔然开朗。

         那个大夫三四十岁左右,其貌不扬,看上去是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普通男人。

         如果说一个人长相是一种欺骗的话,那无疑是一种很自然也很高明的欺骗,尤其是对沈曼秋这个曾经生活在那个看脸时代的人来说,也就无怪乎她会把这个人忽略了。

         现在想想,作为一个大夫,他为什么要在各种药瓶上标上名称?是他不知道各种药的情况怕弄混无法分辩出来,还是心怕别人会不知道哪瓶是哪种药?

         无论是哪种结果,都说明这个大夫肯定有问题。

         还有,王婆曾经趁大夫不注意从药箱里偷了迷情A药,而沈曼秋她也偷了些蒙汗药和泻药出来,可是大夫似乎是对此一无所知。

         作为一个称职的大夫,他会如此轻忽大意吗?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毕竟稍有差错,就可能会要人命的事,由不得他们不十分谨慎小心。

         如果他知道了事情,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故意让人把药偷走,或许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给药瓶标上名称的缘故;二是他心里有鬼或者是想要息事宁人,所以不敢张扬出去。

         越想越是可疑,沈曼秋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看来要好好的监视一下那个大夫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