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强买强卖
        沈曼秋与小红漫不经心地跟着罗丽娟几人在城里兜兜转转,她还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古代的街市,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干净和新鲜,因此尽管穿着厚厚的伪装,可是丝毫都不觉得疲累。

         过得片刻,罗丽娟几人突然在一个卖小饰物的摊子前面停了下来。

         沈曼秋见状连忙停下脚步,跟小红就着旁边的摊位装模作样地拿起一个玉镯看起来。

         那贩卖的妇人好不容易见到客人光顾,笑着道:“小姐真有眼光,这可是蓝田美玉,你看这玉质多纯,手工多精细……”

         沈曼秋没有理会她,随手放下玉镯,眼光不经意地打量着不远处的罗丽娟等人。

         罗丽娟似乎是看到她感兴趣的东西,站在摊位前挑挑拣拣,半晌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沈曼秋和小红离她们最多也就十多步的距离,只得是也在摊位前拿起一样样饰物随后又随意地放下。

         罗丽娟等人自然不会觉察到什么,但是随着时间一久,那贩货的妇人可就不耐烦了。

         她今天在这里大半天都没有一个顾客来光顾,眼见沈曼秋过来和小红过来,自然是极尽热情之能事,就连看着两人丑陋的容貌都觉得无形中有些亲切。

         哪知道沈曼秋不断地拿起又放下,几乎将摊位上的饰物都摸了一遍,却是丝毫没有想买的意思,卖货妇人的脸色也越来越是难看。

         不出意料的看着沈曼秋又将手里的翠玉吊坠子放下,卖货妇人再也按捺不住,冷笑道:“玉,可是通灵之物,你这样又看又摸的,叫我以后还怎么卖?今日你必须给我买下来!”

         沈曼秋错愕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想和她多说废话,转头看了小红一眼,想问问她那里有多少银两。

         小红拿出锦囊打开给她看,不想那卖货妇人的眼睛很尖,看到锦囊只有不到十两银子,顿时阴阳怪气地道:“看你挑挑拣拣的,还以为是什么大家小姐呢?唉,算我倒霉,这个玉坠就十两银子卖给你们了!”

         说着,拿起沈曼秋刚刚放下的那个玉坠往她手里一塞,就要去夺小红手中的那个锦囊。

         锦囊里的这些银两可是沈曼秋两人此行下山专门用来吃用的,小红又哪里会不明不白的交给她,敏捷地躲了开去。

         看到那妇人满是鄙视的神色,沈曼秋愣了一下,想着到底是自己的不对,便轻轻地将玉坠重新放回到摊位上,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们没有打算买!”

         “今日这玉坠你们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突然,卖货妇人恶狠狠地说道,话音刚落,她身后出来两个彪形大汉。

         小红自幼就在栖凤山,何曾遇到过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强买强卖的情形,讥笑道:“都说了不买了,你还想要怎样?也不看看你那满脸疙瘩,长得那寒碜模样,人家走你跟前都想吐,哪里还有心思买东西,我看你还是赶紧把摊收了吧!”

         小红和小翠都是出了名的牙尖嘴利,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怎么会把这小小摊主和两个大汉放在眼里。

         卖货妇人在城里摆摊,甚至于敢强买强卖,显然不是好惹的主,此刻被小红一顿挖苦脸都青了,脸上的疙瘩更是一个个涨得通红,指着小红骂道:“死丫头,你他娘的说谁呢?”

         随即,那两个大汉也是神色不善的一左一右走了过来。

         饶是沈曼秋一向多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准备开溜,便听到一个男子声音传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转头望去,却是刚刚才见过一面的白无视。

         卖货妇人见到白无视,顿时笑盈盈地道:“白捕头,你来得正好,这两个丑八怪买了我的东西又不想给银子,你一定要帮我主持公道。”

         白无视看了看沈曼秋两人,似乎是听到她们之间的纠纷,笑了笑道:“她们可能是有些不太方便,这样吧,我把这玉坠买下来,事情就这么算了。大嫂,你看这样可以吗?”

         “怎么能让白捕头你破费呢?”卖货妇人笑着推辞道。

         白无视在整个凤城可都是赫赫有名的美男子,一般的妇人都以能和他说上话感到荣幸,卖货妇人见到他出面调停,早就把刚才那点不愉快抛到九霄云外,又哪里会计较那么多。

         白无视从怀里掏出十两银票递给卖货妇女,然后拿起那个玉坠端详了一下,递到沈曼秋面前道:“难得小姐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了。”

         沈曼秋诧异地看着他,只见他明亮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杂质,一时竟是愣住了。

         直到身旁的小红轻轻地扯了扯她,才知道周围的人都在好奇地围观着他们,尤其是一些女子太多是或羡慕或嫉妒的看着她,恨不得自己上前去代替那个傻傻的丑女人。

         “谢谢!”沈曼秋不得不伸手接过玉坠,自然而然地道。

         她看到白无视明显地呆了一呆,才想起她的手没有化妆,十指纤细有若削葱,手掌晶莹有如羊脂美玉,直教人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完美的双手。

         白无视显然没有想到一个面容如此丑陋的女子,会有这么一双让人过目难忘的纤手,再听到她清脆轻灵的声音,整个人都是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