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瞎了你的狗眼
        只听雷豹“啊!”的一声惊叫,整个人从花轿里面踉跄几步倒栽了出来。

         雷豹下令让大家停下来稍事休息之时,众人还在三五成群的说笑着,似乎是沉浸于大当家成亲的喜悦之中。

         然而,当雷豹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停放着的花轿前面,大家不由自主地都将目光放到了他身上,心照不宣的期待着,想要看看被人吹得天花乱坠的栖凤山大小姐到底是长成什么模样。

         更有心思龌龊的好事之徒,眼巴巴的凑上前去,希望能听到些花轿里面的亲热动静,也好在闲暇时跟人吹嘘。

         看着他们一个个贼眉鼠眼的艳羡神情,雷豹非但不以为意,反而是洋洋得意地钻进了花轿,准备在众人面前一亲芳泽。

         哪知,就在众人纷纷拭目以待、倾耳相听之际,雷豹竟是突然如此狼狈不堪的从花轿里面倒退了出来。

         雷豹撞到外边来不及躲闪的人身上,总算是没有摔个跟斗,身子微微顿了顿才重新站住。

         “哈哈哈,咱们大当家的英雄一世,原来也有降不住的人啊!”众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道是雷豹一时色急惹恼了新娘子,才被轰了出来,便听一人嘻皮笑脸的道。

         “早就听人说栖凤山的沈大小姐美丽无双,却原来是一朵带刺的花儿……”又有人笑着道。

         “也只有这等出色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我们大当家,你们说是也不是?”立马有人挤到雷豹身前拍马屁道。

         话音刚落,却见雷豹铁青着一张臭脸,神色不善地看着他,转手一个拐脖甩在他的脸上,将不明所以的他打得晕头转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再也不敢随便乱说什么。

         “你刚刚说沈大小姐美丽无双,是谁告诉你的,还是听谁说的?”雷豹指着刚刚另外一个说话的人道。

         那人愣了一下,朝着周边的人看了看,小心翼翼地道:“大当家的,大家不都是这么说,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他妈睁大狗眼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说的美丽无双!”雷豹怒气冲冲地一指花轿道。

         那人见状,一边小心的往花轿里面张望,一边自言自语地道:“二当家不是去栖凤山见过了吗,难道还有错?”

         眼见雷豹阴沉着脸,他这才慢慢地揭起花轿的帘幕,犹自有点不太放心的道:“大当家,我真的可以看看吗?”

         “看,看看,你尽管随便看,妈的,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美丽无双,真是瞎了你的狗眼!”雷豹怒目横眉道。

         那人忐忑不安地转头往揭起帘幕的花轿里面看去,只见面前一张如脸盆大的丑脸、上面满是疙瘩,他没有想到新娘子的脸会这么靠近外边,两人的脸近在咫尺,都快要贴到一块去了。

         待他看清楚之后,骇得惊叫一声,转身落荒而逃。

         或许是雷豹方才揭起了新娘子头上的喜帕后,被她的容貌所惊骇住,便没有再放回去,因此尽管花轿的帘幕已经落了下来,可是边上围观的众人早就看清楚了花轿里面新娘子的模样。

         众人见了都是面面相觑,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做梦也想不到美名远扬的栖凤山大小姐竟然长成这般模样?怪不得大当家雷豹气得跳脚,另外那人也是吓得亡魂皆冒。

         很快,众人就开始议论开了。

         “恩,你们说,会不会是栖凤山的人知道他们大小姐长得太丑没有人要,便故意让人散布假消息说长得如何美丽,然后引我们上当?”

         “你说得似乎有点道理,我之前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栖凤山有个美貌的大小姐,就是那两个人来了我们黑虎山之后,栖凤山大小姐长得很美的消息才开始慢慢传开的!”

         “没道理啊,二当家不是去栖凤山见过面了吗?”有人开口置疑道。

         随即又有人不经意地道:“那照你的意思是说,二当家也被他们……”

         “我的意思是,可能栖凤山的人故意弄了个美貌女子冒充大小姐,结果却把这人送了过来!”之前那人可不敢无端地得罪二当家黄树朗,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

         雷豹听他们各说各话,倒也是觉得后边这人说得有些道理:黄树朗不可能联合外人起来欺骗自己,毕竟这对他并没有半点好处,犯不着为此事来激怒自己。

         众人见大当家的半晌不语,终于有人上前道:“大当家的,现在咱们怎么办?”

         雷豹沉吟着道:“大家先在这里歇息,皮蛋,你马上回去山寨一趟,叫二当家把栖凤山那个人一起带过来!”

         心想:这女人肯定是不能带回黑虎山,要是让人知道他娶了这么一个丑女人,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以后在兄弟们面前也会抬不起头来。

         一个叫作皮蛋身材精瘦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飞快的领命而去。

         过了约一个多时辰,黄树朗率着十余人带着马刚赶了过来。

         在来的路上,黄树朗已经听皮蛋说了大致的情况,他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心想:这年年打雁,难不成这次还真是被雁啄瞎了眼?

         马刚此时已然是身不由己,他虽然想报复沈曼秋,可是却也没有想到栖凤山那些人真的会答应这桩婚事,他心里正纠结着呢?说到底,他还是对沈曼秋念念不忘,自然不希望她真个落到雷豹的手里。

         等到黄树朗和马刚见了花轿里的新娘子,不禁都是傻了眼。

         雷豹大为不满地看着两人,道:“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这根本不是沈大小姐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人!”见到花轿里那奇丑的女子,不知为何马刚心里竟是隐隐松了口气。

         黄树朗也是用力的点头道:“大当家,这确实不是我那天见到的人,竟然这人不是沈大小姐,那他们这是故意耍我们吗?”

         在场的众人听了,都是感觉被人给羞辱了。

         突然,有个一直围着花轿转悠的人大叫道:“我说这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我总算是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