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我一个能打十个
        沈曼秋扔西瓜只不过是为了插科打诨、拖延时间而已,却不曾想竟然能奏全功,不由得也是愣在了那里。

         眼见旁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庞大元几个都是或崇拜或敬畏的看向她,沈曼秋傲然上前,轻蔑地笑了笑道:“一群虾兵蟹将,知道怕了吧!赶紧投降,像你们这种臭番薯烂鸟蛋,我一个能打十个!”

         老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白无视出马非但没有对对方造成任何损害,反而是成了一个大笑话。

         他已经隐隐地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一时间又想不明白。

         不过,他知道绝对不能再任由对方牵着鼻子走了,否则就算是他们赢了比试,甚至是杀掉几个悍匪,那又有什么用?毕竟他们此次首要的目的是救出朱小明,其次才是趁机剿灭山贼。

         想到这里,老付上前几步,叫道:“时间过了那么久了,为何还不见我家公子,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老头,你放心吧,最多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大家都兴师动众的到了这里,若是无功而返,也太说不过去了!”沈曼秋神色平静地说道。

         “哼,那就再等半个时辰!”老付压抑着心里的愠怒,有点无奈何地道。

         过了半个时辰后,沈曼秋率领众人押着五花大绑的朱小明到了阵前。

         老付见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对方一直这么拖延下去,他还真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强攻的话,未必能讨得了好,关键是朱小明还在对方手里,免不得让他们投鼠忌器。

         若是再这么拖延下去,就算是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也让人心里很不踏实。

         沈曼秋站在队伍头前与老付等人遥遥相对,镇定自若地道:“说吧,你们想怎么换?”

         经过一番讨论,最终决定双方各派出一人押着人质前往空旷地中间处交换。

         为了安全起见,双方的人马都往后撤退了三十步,阵营中间留出好大一块空白地。

         这样乍看起来,可以有效避免双方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和冲突,可是一旦交换人质时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那后边的大队人马想要救援就得花费好些时间才可以赶到。

         沈曼秋也是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故意一拖再拖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由她押着朱小明和老付押着全向镣铐的沈沦前往交换。

         老付一听她答应下来,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想着等了那么久,他们终于还是上钩了。

         一会儿沈曼秋把朱小明交出来,等她去解救沈沦的时候,绝对想不到她一心想要搭救的人会突然偷袭她……

         如此一来,不但成功的解救了小公子朱小明,还把山寨大小姐沈曼秋制服,想想就让人觉得激动不已。

         沈曼秋不紧不慢地跟在朱小明身后,手中的利剑指着他的后心,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老付装模作样地用剑指着低声头颅的沈沦背后,笑着道:“沈大小姐,现在可以交换人质了吧?”

         “再等上半个时辰吧!”沈曼秋不以为然地道。

         心想: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沈靖北他们这时候应该差不多到县衙了,他们就算是知道了,难道还能插着翅膀赶回去不成?

         老付看着成功就在眼前,再也忍不住,勃然变色道:“还等半个时辰?这都拖了多久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我就是看朱公子长得这么英俊潇洒,这么放了,感觉怪可惜的!”沈曼秋有点恋恋不舍地道。

         “啊!”老付听了不禁哭笑不得,当着朱小明的面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朱小明却是心念一动,转头道:“大小姐,要不你跟我回县衙,我保证你以后吃香喝辣的!”

         “哼,你当我们栖凤山没吃没喝的吗?”沈曼秋略有不满地道。

         朱小明为了脱险,更为了得到眼前这娇滴滴地大美女,连忙道:“只要你放了我,以后跟着我,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总之,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噢,是吗,可你要是反悔呢?”沈曼秋不咸不淡地说着。

         听着朱小明在那里又是赌咒又是发誓,可是沈曼秋始终就是不松口,老付比朱小明心里还要着急,偏偏就是没有办法。

         良久,他眼珠一转,开口道:“沈大小姐,既然你真有此意,那赶紧放了我家公子,我也好放了你义父,岂不是皆大欢喜?”

         沈曼秋虽然不认识她义父沈沦,可是她与朱小明说了那么多话,眼前这人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于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是真是假自不用多说。

         除非是沈沦又聋又哑,否则,怎么可能坐视义女与县令的公子公然在他面前调情?

         “那你最好是祈祷我大哥他们把义父救出来,不然的话,恐怕朱公子就要倒霉了!”沈曼秋淡然一笑道。

         “你说什么?”老付闻言,差一点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还以为是他听错了。

         沈曼秋笑了笑道:“蠢货,我大哥他们去劫县衙大牢了,你还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劫大牢?”

         别说老付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就是朱小明也是一阵心惊。

         沈曼秋冷冷地道:“你们最好是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就只能是给朱公子收尸了。”

         她一直躲在朱小明身后,老付他们就算是想要突施偷袭也没有机会。

         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僵持了半个多时辰,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然后就有人大喊道:“少当家回来了!”

         沈靖北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奔腾而来,当真是人如虎马如龙,气势如虹。

         就在众人愣神之时,他已经策马来到了沈曼秋身旁,笑着道:“冰儿,人救出来了!”

         “那就好!”沈曼秋笑了笑,对面前瞠目结舌的老付道:“老头,你身上有没有钱?”

         老付愣了愣,警惕的看着她道:“你还想耍什么花样?”

         “他虽然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可是既然被我们绑架了,就总得要点赎金,不能坏了咱们栖凤山的规矩,你说是吧?”沈曼秋指了指朱小明,一本正经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