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你知道个萝卜!
        眼见沈沦激动得如此语无伦次,沈曼秋不禁微皱了下眉头,心下一突:看来傻丫头的真实身份太有缘故,却不知道这沈静冰的名字是谁人给取的?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坑爹的名字?

         光是想想从小便叫作沈静冰这样的名字,她心里就仿佛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怪不得傻丫头总是疯疯癫癫的,一直被人叫“神经病”,精神不出问题才怪呢?

         “以前的事情,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沈曼秋一脸茫然的道,心里想着既然她现在成了傻丫头,那么有关她的事情,总该弄个清楚明白。

         眼下人多口杂,许多话都不方便说出来,好在来日方长,总有一天能真相大白的。

         沈沦听到这样的回答,原本放光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转而安慰道:“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你现在安然无事才是最重要的。”

         “嗯!”沈曼秋乖巧地点点头,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过了一会,沈沦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环视了一眼大家,掷地有声地问道:“还有没有人要荐举其他人的?”

         底下众人一片鸦雀无声,放眼整个山寨,若非大小姐沈曼秋突然不犯傻了,能接手当下一任大当家的也只有沈靖北一人,其他人哪有这才能和威望?

         别说没有,就是有,这时候也不会有人傻傻的提出来,谁知道大当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可能,他真的会把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栖凤山山寨拱手让给一个外人吗?

         沈沦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半晌,他才打破了沉默道:“好,既然没有其他的人选,那么我们就一起来考考他们两个,到底谁更适合来做山寨下一任的大当家?”

         话音刚落,底下众人立马一阵议论纷纷。

         “对不起,义父,我决定弃权!”突然,沈曼秋站了出来道。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议论,不过大多把话题从比试转到了沈曼秋的身上。

         只听王英阴阳怪气地道:“总算是还知道点天高地厚,也不想想,她拿什么和少当家比?”

         “放你娘的狗屁,大小姐是不想和少当家的争,你知道个萝卜!”庞大元闻言大骂道。

         眼看着两人又要对掐起来,沈沦摆了摆手制止,沉声道:“都给我坐下,有话好好说!”

         见到众人都依言坐了下来,他才转而对沈曼秋道:“冰儿,据我所知你既然敢与官府的人直面对峙,想必不是胆怯之人,那么你现在想要放弃,无非就是不想伤了与你大哥之间的和气,我说得对吗?”

         沈曼秋不由得愣了一下,要不是庞大元他们荐举,她委实没有想过要去与沈靖北争什么大当家。

         在她看来,沈靖北对她这个妹妹还是足够信任的,只要在他面前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就足够了。

         如果非要去争,且不说能不能赢,就算是赢了,大家就会听她的号令吗?

         事情恐怕没有想像得那么的简单,既然如此,她还去傻傻的争什么?

         沈沦没有去理会众人错愕地表情,继续道:“其实,你这样做非但不是在帮靖北,反而是在害他,也是在害我们山寨!”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道:“只有经过了重重的考验,才能让大家心悦诚服,才能带领大家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否则,一旦发生重大变故,随时都有可能付出血与泪的代价!”

         听着他越说语气越是沉重,沈曼秋羞愧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义父,我会全力以赴和大哥比试的!”

         “好,听到你们这么一说,我就是输了也很开心!”沈靖北哈哈大笑道。

         经过这么一折腾,众人的情绪也是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对接下来的比试都是拭目以待。

         蓦地,沈沦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高声道:“比试一共分为三项,赢得其中两项者为胜!”

         “第一项比试,你们认为作为山寨大当家,最重要的是什么?”他没有给大家留大多的悬念,随后就说出了题目。

         沈靖北看了一眼沈曼秋,首先开口道:“如果是我,我想会是以德服人!”

         沈靖北为人宽厚而孝顺,平时以诚待人,严以律己,尽管他年纪轻轻,可是在山寨中有着很高的声望。

         听他这么说,众人都是认可的点了点头。

         “冰儿,你呢?”沈沦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转而问道。

         沈曼秋思索一会儿,淡然道:“知人善任!”

         “那能和大家说说你的理由,还有你对靖北的说法有什么看法吗?”沈沦笑了笑道。

         沈曼秋娓娓而谈道:“知人,第一个就是能够清楚地认识一个人的德行与能力,还有一个就是知己知彼,知道自己和对手的优劣之处,从而在战斗中尽可能的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她顿了顿,又道:“善任,就是尽可能的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就算是辣鸡,也可以回收利用起来!”

         众人显然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新奇的观点,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沈沦却是眼前一亮,点头道:“说得很好,那你对靖北的说法,又有什么看法?”

         “以德服人,并不是不好,不过连古圣人都说了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就比如说这次官府的人明摆着要把我们剿灭,难道说我们还能去和他们讲道理,试图以诚意去感化他们,你们觉得这可能吗?”沈曼秋不假思索地道。

         沈沦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转身对沈靖北道:“你觉得冰儿说得如何?”

         “她说得很有道理,我说不过她!”沈靖北语言能力方面本就平凡,加上性格有些忠厚愚钝,又如何会是经过21世纪网络文化洗礼过的沈曼秋的对手?

         沈沦遂将目光看向周围的众人,道:“大家现在都听了他们两个人的答题,相信胜负已经很清楚了!”

         “这根本就不公平,当大当家的若只是光凭一张利嘴就行,又怎么能够服众?”王英愤愤不平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