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丧家之犬
        这时,小红双手捧着一碗汤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欣喜地道:“小姐,你要的东西给你弄来了!”

         “好,把东西交给猴子吧!”沈曼秋点了点头道。

         侯开森小心的接过汤碗,往前边走去。

         众人见到,都是纷纷让到了一旁,唯有一脸懵逼的王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仍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在前面负责开路的夏子文在经过他身边时,故意把他撞到一边,叫道:“你没长眼睛吗?也不知道让一下!”

         王英醒过神来,见众人都看着他们,也没有和他争执什么,只是双眼死瞪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你眼瞎了吗?”夏子文没好气的回瞪着他道,刚刚他们想见沈曼秋,结果却被王英故意刁难,这时候有机会自然会乘机当众数落他几句了。

         王英不知道沈曼秋为何对庞大元他们这三个废物另眼相看,也不知道沈靖北为何会对沈曼秋偏听偏信,这时候只能是暂且选择忍气吞声。

         阵前的庞大元听到沈靖北的话愣了一下,想不到少当家非但没有阻止他,反而是为他排除了干扰,不由得更是信心百倍。

         他大笑着道:“哈哈哈,其实刚才的话不是我们大小姐说的,而是我看大家都这么紧张,所以就和大家开个玩笑!”

         栖凤山这边的众人听了,一个个在心里骂娘:死胖子,这种事也能开玩笑,你怎么不去死啊?

         老付等人也是被他弄得一惊一乍,也不知道该相信他哪句话,有点不耐烦的道:“咱们办正事要紧,没心思和你开玩笑,叫你们当家的出来说话!”

         “别急啊,朱公子的身体略有不适,还在赶过来的路上,怎么这一时半会儿都等不了吗?”庞大元大咧咧的道,“你看天气这么热,要不让大伙儿都先歇息一下?”

         老付再是心急也没有办法,约好的交换人质,可是对方连人都没有带来,他还能强攻不成?问题是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啊。

         于是,早就准备好磨刀霍霍的双方人马立马偃旗息鼓了。

         沈靖北仍然是无法确定对方押来的人质就是他父亲沈沦,迟疑地道:“冰儿,你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让你先把朱小明藏起来,就是要先证实一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义父,否则的话,他们交给我们一个假货,我们白白放了人质不说,搞不好还会出什么乱子。”沈曼秋沉吟着道。

         沈靖北微微点头,略有担忧地道:“就是因为觉得你说得有些道理,我才答应的,可是现在人在他们手里,你怎么证实?难道还能再叫人过去查证不成?”

         “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猴子让送过去,事情就一目了然了。”沈曼秋朝着侯开森那边努了努嘴,道。

         正说话间,就见庞大元大步上前,喊道:“喂,我说老头,这些天你们家的公子有个什么伤风感冒的,我们都好生侍候着,现在太阳那么大,你把我们大当家放在日头下晒着,这也太过分了吧!”

         老付想了想,也有道理,便叫人把沈沦挪到阴凉处,却又听庞大元笑着道:“这才对嘛,还有,大小姐特意为我们大当家做了他平日最喜欢喝的杨梅汤,你不会连她这为人尽点孝道的心思也不答应吧?”

         老付虽然对这胖子不厌其烦,可是还真不敢拒绝。现在朱小明还在对方手里,要是连这点最起码的要求都不答应,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报复朱小明,毕竟沈沦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就非常的严重。

         得到对方的允许后,侯开森便端着汤碗走了过去。

         老付从侯开森手里接过汤碗,走到了沈沦的身边,也没有多想就让人把汤给沈沦喝了下去。

         “大哥,我猜测得没有错吧,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义父!”远远地看到这一幕的沈曼秋

         沈靖北沉重地点了点头,方才那一幕众人都看在眼里,可是山寨里熟悉父亲沈沦的人,都知道他平日里最不喜欢喝的就是带酸味的东西,而那个人竟是想也不想就将沈曼秋准备的杨梅汤喝了个干净,这意味着什么还用得着多说吗?

         王英仍是不死心的凑了过来,痛心疾首地道:“少当家,为何还不赶紧把大当家救回来,你还打算让大小姐任性妄为到什么时候啊?”

         沈靖北猛然抬起头来,一双虎目瞪着他,大喝一声道:“滚,马上滚!”

         王英这阵子似有意若无意地在他面前搬弄沈曼秋的是非,他起初也没有怎么往心里去,可是今天若不是沈曼秋发现端倪,并且及时做了补救,还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呢?

         偏偏王英这个时候还要跳出来在洞悉了事情真相的沈靖北面前说沈曼秋的不是,这不是自己往刀口上撞吗?

         庞大元三人看着被沈靖北骂得落荒而逃,惶惶如丧家之犬的王英,哪里还有往日的半点嚣张跋扈,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过了片刻之后,沈靖北彻底地冷静了下来。

         他发现自从被雷劈了之后沈曼秋真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今天见到她处理事情机智果断、游刃有余,他心里由衷地感到高兴。

         很快,他又想到了眼下所面临着的问题,不禁问道:“冰儿,既然那个人不是父亲,那我们还跟他们换什么人质?”

         “换还是要换的,关键是看怎么换什么时候换了?”沈曼秋思索了一会儿,道:“大哥,有件很冒险的事情我想请你带人去做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沈靖北微微一愣,惊奇的道:“什么事?”

         “我想大哥带人去县衙大牢救出义父,虽然说这看起来十分的冒险,可是我仔细地想过,这应该是可行的。”

         沈曼秋沉吟着,低声道:“既然这个人质是假的,那么义父一定还被关在大牢里,官府方面主要人手现在太多集中在这里,大牢的防守应该是最弱的时候,你带足人手过去解救,出其不意,或许可以成功。”

         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事不可行,那就再另行想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