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我是神经病?
        庞大元最后一句话说得含混不清,一般人不注意还真听不出来,沈曼秋听得忍俊不禁,摇头而笑道:“你们三个够了啊,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一样,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冰儿,你也不用太谦虚了,他们三个说得也都没有错。”

         一直沉默的沈靖北,突然开口道:“若不是你告诉我说官府那边的人质是假的,我们说不定早就上当了,而且也是你一个劲劝我带着兄弟们去劫狱,事后又是你想尽一切办法拖延官府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此次能够救出父亲,你都应该居首功!”

         其他的人还想着怎么帮沈靖北挽回局面,不曾想他却说出这么一番话,直叫人语塞不已。

         沈靖北如此当众郑重其事地盛赞沈曼秋,甚至将此番最大的功劳全归于她一个人,不由得让在场的众人都开始正视起沈曼秋来。

         或许是一直从未正视过她的缘故,这么一看,众人才发现曾经疯疯癫癫的大小姐沈曼秋,不仅仅是长得秀美绝伦,而且是有勇有谋,着实是让人刮目相看。

         沈沦听说沈曼秋恢复了神智,已经是高兴得不得了。

         这时候听儿子沈靖北详实地说起沈曼秋的过人之处,不禁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直如天方夜谭,一时间都难以相信。

         想想自己下山的时候,她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想不到他回来之后,小丫头不仅痴傻的毛病没有了,而且还有这么精明的计策和超凡的胆识,当真是在做梦一般。

         沈沦倍感欣慰之余,心里又有一丝疑惑:她怎么会知道官府那边的人质不是自己呢?连儿子沈靖北都没看能出来,这丫头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沈靖北看着父亲的脸上一阵喜一阵忧的样子,关心地问道:“爹,可是为冰儿为什么能看出对面的不是你而疑惑?”

         沈沦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沈靖北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沈曼秋,想着她自己来说会更好,可是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态度,心想:这应该是不想让人觉得她是在表功吧?

         “其实冰儿之前也是猜测的,我们便决定试一试,于是就用一碗酸梅汤,说是您最爱喝的,结果那个人居然喝的一滴都不剩,我们就笃定那个人肯定不是你。”

         沈靖北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然后冰儿就说,既然那个人不是父亲,那真正的你应该还在大牢里,所以我们就兵分两路,冰儿在盆地那边和他们拖延时间,交换人质,我则带人去劫县衙大牢。”

         沈沦听了这一过程,简直就是天衣无缝,步步惊心,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和官府的人拖延时间的,总之这一次他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可以说沈曼秋居功至伟。

         可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除了教了她一身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轻功之外,也没教她什么兵法谋略之类。她怎么可能如此周详地考虑到各个方面,连自己这个儿子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都没想到的事情,她竟然都想到了。

         不自禁想到沈靖北曾跟他说起沈曼秋是被雷电劈过之后,才仿若换了一个人般重获新生的,不由感慨:或许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一切都是天意吧!

         “冰儿,你怎么就……”沈沦话还没说完,沈曼秋就知道他是在疑惑,她为什么能想得这么面面俱到,应对得那般游刃有余,甚至可以说是料事如神了?

         沈曼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多亏猴子提醒了我,不然我也未必能察觉到端倪!”

         “哦,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好好感谢一下这位猴子才行!”沈沦笑道,说话间两眼突放光芒,自己的寨子里人才辈出,怎么自己之前就没发现,问道:“对了,是哪个人?”

         “大当家,小人愧不敢当!”侯开森惶恐地站了出来,挠了挠头发,说道:“其实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就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眼皮跳得厉害……”

         他稍稍平静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才又道:“后来大小姐问我大当家平时都有些什么喜好和厌恶,我便说大当家平时最不喜欢吃酸涩的东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然后大小姐就想到了用酸梅汤的法子,所以自始至终都是大小姐的功劳才对。”

         “好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多亏了你们这帮兄弟,这次劫狱的,还有跟着冰儿在和管府对峙的,大家都有奖励。”沈沦爽朗地大笑道。

         “谢谢大当家!”一帮人听到这话,心里都是高兴的,满心欢喜地道谢。

         沈沦微微摆了摆手,道:“奖励的事迟点再说,咱们还是先把下一任大当家的大事给确定下来再说!”

         说完这话,就扫视了大家一眼,接着道:“现在有人推举少当家沈靖北,也有人推举大小姐沈静冰,还有没有人推举其他人的?”

         众人听了之后,都是陷入了沉默,在这栖凤山还能有谁能与沈靖北一较长高下的?

         “等等,义父,你刚才说什么?”沈曼秋猛然反应了过来,迟疑地问道。

         沈沦现在越看她越觉得欣慰,笑道:“现在分别有人推举你和你大哥做下一任大当家,当然其他的人若是有资格也可以推举出来,怎么,你又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不是,我刚刚听到你好像是叫到我的名字了!”沈曼秋连连摇头道。

         沈沦一头雾水看着她,道:“名字?你自小就叫沈静冰,莫非这也有问题吗?”

         “沈静冰,神经病?你一定不是我亲爹吧?”沈曼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

         心下恍然:以前所有的人都叫她傻丫头,后来大家都叫她大小姐,唯有沈靖北经常叫她冰儿,倒是不知不觉的把真正的名字给遗忘了,却不曾想会是这么坑爹的一个名字。

         沈沦先是一阵愕然,随即激动得不能自已,喃喃地道:“冰儿,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说你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