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山大王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些在理,不由地都私下里悄声议论起来。

         沈沦见状大手一挥,沉声道:“一言以兴邦,一言以丧邦,古来多少故事,还用得着我和你们说吗?”

         众人闻言,再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就连王英也是哑口无言。

         “这第二项的比试,为了公平起见一方来一个人作为见证!”沈沦见众人再无异议,直接进入正题道。

         随后,沈靖北那边王英、沈曼秋这边庞大元,几人随着沈沦来到了校场之中。

         沈沦在校场中间立定,对着几人道:“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你们应该都知道这校场南北距离两百余步,门口各有一只石狮,这次的比试就考谁能把石狮尽快地搬到对面去!”

         王英心里顿时一喜,这南北两只石狮遥遥相对,每只足有七八百多斤重。要比力气,十个沈曼秋也不是沈靖北的对手,这比试还用得着比吗?

         庞大元自然也知道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沈曼秋制止了。

         沈靖北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看了看沈曼秋,选择了北门,大步流星而去。

         沈曼秋并没有急着去南门,而是吩咐庞大元叫上夏子文和侯开森去找两根长圆木和一些绳索,然后多带几个人到校场南门去。

         片刻之后,沈沦便带着众人来到了校场里面。

         只见沈靖北一个人扛着一只石狮正步履坚定的缓缓向南门走去,而另一边则是夏子文等几个人神态轻松的抬着一只石狮快步地往北门而去。

         最后,沈靖北终于是比夏子文他们几个晚到了那么少许时间。

         沈沦看着疑惑不解地众人,解释道:“第二项比试是考谁能尽快地把石狮搬到对面的门口,现在结果大家应该都已经看到了吧!”

         “大当家的,这不公平吧?大小姐自己都没有动手,却找来这么多人帮忙!”有人不服气的说道。

         沈沦笑了笑,对气喘吁吁地沈靖北和神情尴尬的王英道:“我刚才有说不能找人帮忙吗?”

         “大家都不用再说了,这场比试我输得心服口服!”沈靖北神情沮丧的道。

         沈沦淡然地道:“这不光只是认输的事,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说到这里,他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道:“作为山寨大当家,不能只知道一味地硬打硬拼,那样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山寨人再多,地势再险要,能是朝廷大军的对手吗?”

         众人不由都是一阵默然,这些年官府方面虽然没少来清剿他们,可全是县衙方面派出的人手。如果真的是朝廷派出大军镇压,那他们绝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好了,现在沈静冰已经赢得了三项比试中的两项,按照约定她就是我们山寨的下一任大当家!”沈沦郑重的宣布道,“既然她之前能够和大家一起应付得了官府的阴谋诡计,想必以后也会带领大家过上安稳地日子。从此以后,任何人敢对她稍有不敬,便依寨规处置!”

         一提到寨规,众人心里都是一片凛然。

         很快,在场的每个人手里都拿到了一张竹签贴子。

         “现在开始投贴!”沈沦大声地宣唱道,说完,第一个将竹签投进熊熊燃烧着的火炉里。

         随后,沈靖北也将手中的贴子投了进去。

         和别人的凝重而严肃的神情不同,庞大元、夏子文、侯开森三个人无疑是最开心的,他们大笑着将贴子投进了火炉里。

         大家眼见大当家和少当家都已经投了,于是一个个也都跟着投了帖子。

         火炉将竹签烧得劈啪作响,沈曼秋才知道这个似乎就是电视里所看到的投名状,投了帖子之后,他们就必须听从她的号令,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寨规处置。

         此时她仍然是有点迷糊,怎么稀里糊涂地就当上了山寨的下一任大当家,这不成了山大王了吗?

         转念一想,还好现在有义父沈沦主持大事,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好。

         想想她不过是凑巧绑了县令的公子朱小明,又用计拖延官兵,让沈靖北他们救出了大当家沈沦,完全就是运气比较好而已。可惜这时候没有地方去买彩票,不然还可以博一把。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明日再由冰儿把奖励发了。”沈沦长长地松了口气道。

         看着众人都渐渐地散去,沈沦对旁边的沈曼秋和沈靖北道:“你们两个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们说!”

         沈曼秋心里正有许多疑问想了解清楚,她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为何会有神经病这样的名字?还有义父沈沦是怎么认识她的,又是怎么被官府的人抓到的?

         沈沦刚刚领着两人进了房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爹!”“义父!”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沈靖北和沈曼秋都是吓了一大跳,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沈沦。

         沈沦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强颜笑道:“别担心,我没事!”

         “是不是那些官狗干的?早知道是这样,劫狱的时候就该多杀几个人!”沈靖北怒不可遏地道,当初为了救人他们并没有对那些狱卒痛下杀手,眼见父亲吐血,他自然便怪罪到了那些看管的狱卒身上。

         沈沦摇了摇头,道:“不关他们的事,我是被武林高手所伤,才会落到官府手里。”

         “爹,到底是什么人伤的你?”沈靖北关切地问。

         沈沦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急着选出下一任的大当家了吧!”

         他咳嗽了一下,又接着道:“我的内伤很重,大概要休养半年以上才能复原,所以这段时日,靖北你一定帮着冰儿料理好山寨的事务,毕竟她还年少,未必能够服众。”

         “爹,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沈靖北点头应允道。

         沈沦微微点点头,转而对沈曼秋道:“关于你的身世,我都已经写在里面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全部告诉你,如果万一我等不到那一天,那么你就找靖北打开盒子就知道了。”

         说着,将一个完全密封的锦盒交给了沈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