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碧玉破瓜时
    十一月的午后,正是阳光普照,温暖和煦的好时光。

     崀山都某处小山的阳坡的半坡上,一片枯黄与烟褐sè混杂。这些颜sè大部分都是由坡上枯干的茅草所构成,但除了这些枯干的茅草外,还隐藏着几只长着烟褐sè皮毛、低头在山坡边晒太阳边觅食的梅花鹿。此时鹿身的白斑已经消失不见,全身毛皮也变成了和枯草相似的烟褐sè。这几只梅花鹿都在拼命觅食,因为它们身上的肥膘已经所剩无几,但是寒冷的冬季还未结束。

     “shè!”一声男子的大吼,似乎宣布了这些梅花鹿的死刑。

     听到声音的梅花鹿纷纷向山坡下跑去,却不料草丛间却冲出了十数名手持刀枪的人类,一脸贪婪地堵住了它们的去路。

     “嗖!”“嗖!”与此同时,山坡四周shè来了密集的箭雨,一瞬间就将这几只生灵活活shè死。

     “把这几只野味扛回营中!今天咱们前哨要加餐啦!”从山坡半坡出忽然站起一名身穿棉甲的青年男子,白面无须,一脸的兴奋神sè,正是今ri被周辰昊提拔为前哨哨官的梁程。

     “其中半只鹿,送到周大人帐中,今晚我在周大人帐中用餐。”梁程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吩咐道。

     此时距离周辰昊将左营拉到崀山训练,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前十ri左营全营都在练习山地行军、追击、侦查,大部分人的草鞋布鞋都在训练当中因为剧烈的运动量磨穿磨破了,一双脚也是红肿不堪。幸好周辰昊及时向江忠源申请了一笔款项,为营中购置了一批新鞋并安排医官为团丁看病,才使全营在结束山地训练后顺利进入了个人拳脚武术训练。

     梁程不愧是jing通南北各路拳术武艺的高手,不仅拳术方面造诣颇深,而且还jing通十八般武艺,为营中长枪手刀牌手量身定做了一套适合战场格斗的刀术枪术。现在全营已经进入了上午武艺训练,下午队形训练的训练阶段。梁程也被周辰昊破格任命为前哨哨官,让他整整高兴了好一阵子。

     时光匆匆,眨眼间就到了傍晚。

     “玉杰,真没想到,这些天来,你和团丁的关系会变化得这么快。”就着考得酥香的鹿肉喝了一口酒,梁程眨着略泛醉意的双眼说道。

     “冰鉴,你以为我很想打我的团丁啊?而且那天我打的都是我崀山的乡亲啊。可是不打怎么办?整肃的军纪怎么来?没有军纪,军中上下做不到令行禁止,怎么打仗?长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周辰昊白了梁程一眼,夹了一筷子鹿肉细细咀嚼后,才继续开口说道。“当ri在广西,我们楚勇身边那些绿营里,有全国最jing锐的广东绿营和陕甘绿营,结果呢?向荣大人和乌兰泰大人的这两大绿营jing锐还不是损兵折将?长毛那些兵都是洪秀全的拜上帝教的信徒,满脑子都是杀妖上天堂,战意高昂。尤其是金田团营出来的最早那支贼军,更是锐不可当,连向大人的绿营jing锐都不敢硬碰。”

     “长毛就那么厉害?”梁程有点不太相信周辰昊的话,摇晃着脑袋说道。

     “算不上厉害,就是咱们的绿营战力太差。现在我们楚勇,绝不能走绿营的旧路。要练兵,就要练最jing最强的兵!没有纪律就没有jing兵,这也是我为什么强调纪律的原因。再说了,我对团丁,都是一个大棒加萝卜,先给点厉害的,再来点舒服的。我们左营的粮饷可比右营要多得多,衣物鞋被等杂物也是齐全。而且到了这崀山,时不时还能在山林中打点野味,他们还不开心?”周辰昊又夹了一块鹿肉,仔细咀嚼起来。

     “这鹿肉味道真不错!以前家里也买过鹿肉,可是都没有这鹿肉好吃。难怪广东人那么爱吃野味,原来野生的鹿肉滋味真比饲养场的鹿肉味道好多了。”吃过了鹿肉,周辰昊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新宁本地出产的白酒饮下,顿时身上一阵火热。“这邵阳大曲果然是历史悠久!不过这酒现在还不出名,这儿现在也不叫邵阳市,还叫宝庆府呢。”

     “行了,我也该回帐中歇息了。这一天带着队伍太累了,改天晚上再教你泰拳吧。”梁程又饮下了一杯酒,眼中的醉意明显又增了一分。预感到自己的状况,他急忙起身告辞回了自己的营帐内。现在每晚梁程都会在周辰昊的大帐内教授他暹罗拳术,周辰昊现在的拳术已经明显进步了不少,与梁程的对战也不再是一边倒的被打,时不时还能打到梁程一回。两人也在军**事与学习拳术中友谊渐深,成为了好友。

     “咦?这怎么回事?”周辰昊将桌上的鹿肉和白酒一扫而尽,满身醉意地躺在床上,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胯部不知何时突起了一个“小山包”,幸好因为冬天的裤子比较厚实,这才没有很明显。

     “什么情况?怎么莫名其妙地就硬了?我现在可没在看苍老师的电影啊?怎么会有这种反应?”周辰昊心中满是困惑。

     “什么人?!”周辰昊还在满腹疑惑间,却发现营帐外有个黑影一闪而过。急忙起了身走到帐门,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于是又回了帐内,正要和衣躺下。耳边却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你是谁?我要找梁程!”

     听到这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酒醉中的周辰昊却怎么也想不起这是谁的声音,只好转身看去,待到看到这个女子的面容时,却惊讶地脱口道:“母老虎?”

     “大混蛋?好呀,原来是你。快点说,我哥哥呢?他在哪?”原来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他有过一番误会的“柳州狮”梁柔儿。此时她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月白sè衣裙,婷婷袅袅地伫立着,在帐中昏黄的灯光的照shè下,显得分外动人。

     “你哥哥啊?你哥哥不在我这里呢。”周辰昊也是喝得糊涂了,只是开口解释说梁程并不在这里,说完后一阵醉意袭来,便直接躺在了床上。

     “浑蛋,你快点起来!”梁柔儿看到这个总爱欺负自己的浑蛋躺在床上了,以为他又要借装睡然后不告诉自己哥哥在哪里,变相欺负自己了,心中一急,便快步走到他床边,伸手就拉着他的臂弯,用力拉扯着他。

     “别烦我!”醉意中的周辰昊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用心往回一扯自己的臂弯,却没想到此时梁柔儿也正在紧紧拉住他的臂弯。她的力气自然没有周辰昊那么大,被如此大力的一拉之下,整个人便如同失了控一般顺着他的手臂抽回的方向倒入了他的怀中。

     “好舒服啊!”醉意中的周辰昊没有想到一拉手臂还拉回来这个福利,感受着身上那个软绵绵地物体,鼻子还嗅到一阵远比现代香水还要香甜的女子幽香,便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臂弯。

     “浑蛋,放开我!”梁柔儿刚想大声叫喊,但是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楚勇营中,自己又是偷偷潜入营中,于情于理都是她错了,于是便闭上了香唇,在心中暗骂着。但是自己的左右手都被他的臂弯紧紧束缚住,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得。他那微眯着双目的面孔与她秀美无匹的脸仅仅隔着不到三寸,脸上感受到他鼻子呼出的酒气,身下隐隐间还感觉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大腿。

     鹿肉壮阳补肾的功能十分强大,周辰昊小腹之下已是一片火热难耐。口中一阵焦渴,心中更是急切地想发泄什么。醉意中那本来就仅剩无几的意识也被这鹿肉的功效彻底冲掉,脑海中那最原始的yu望之火熊熊燃烧着,已经要将他的理智彻底湮没。

     “诶呀,你干嘛?”忽然周辰昊一个翻身,就将梁柔儿压在了身下。下身被紧紧压住,同时感到那根顶在自己腿上的硬物愈发膨大,梁柔儿的心中忽然出现了一阵莫名的恐慌感,急忙开口说道。

     “唔……你……”梁柔儿刚想继续说下去,却不料双眼微眯的周辰昊的头忽然向下一沉,自己的双唇就被他的一张满含酒气的嘴给包住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沉醉在原始yu望得到满足的周辰昊感到无比的满足,自己那干渴的口中不断汲取着口下那个柔软甜腻的地方的水液,而里面一个同样充满芳香甜腻滋味的小舌却在不断躲避着他的舌尖的袭击,令他无比愤怒。同时身下那柔软的物体传来的信息,使得他立刻就不再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伸出双手就摸索起来。

     “这个浑蛋,竟然敢这么欺负我,哼!以后我要加倍还回来!”未经人事的梁柔儿还不知道周辰昊将要干些什么,一边仍然以为自己是被周辰昊给故意欺负了,心中无比恼怒地想着,一边尽量让自己的丁香小舌躲避着周辰昊口中舌尖的缠绕。

     潜意识中周辰昊觉得要有进一步的行动,于是停止了手上的摸索,居然开始摸摸索索地解起梁柔儿身上的衣物起来。梁柔儿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急忙用尽全力地挣脱着周辰昊的举动,但是却是杯水车薪,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最后,周辰昊还是顺利地解开了她的衣裙……

     “呜呜……”不知道过了多久,昏睡中的周辰昊的意识才终于清醒了过来。与此同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下的柔软,令他心中猛然一惊,赶紧睁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他无论如何都未曾料到的一幕……

     未完待续(因为下周还要考试,所以这周六周ri保持每ri一更,希望大家谅解。这个寒假六道会尽量爆发码字的,希望大家能不吝惜手中的推荐票和收藏机会支持,六道再此谢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