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蜕变
        察远喝声落下,尹川面色微变之际,玉铸峰各处响起破风的呼啸声。

         十数道身影,伸展出颜色各异的翅膀飞到天空,一阵阵威压散布在玉铸峰。

         不单单是玉铸峰,五老峰其他四峰此刻都有能量凝结成翅膀的身影飞起,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们双手不断交错,结起复杂难明的手印。

         五老峰从山脚处升起半透明的光罩,笼着整个山峰。

         与此同时,在灵宫庙主殿感悟宗师之道的苏望刹那睁眼,一步之下已然消失,唯有余音回荡。

         “五老峰有变,承天组织的行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苏北三人脸色难看对视一眼,话也不说,冲了出去。

         “川子,什么情况?”周胖子看着飞天人影,脑袋发懵。

         尹川走回擂台,从兵器架上拿起唐刀,神色凝重道,“你不觉得他们的样子像一位大宗师书中描写的境界么。”

         葛洪颤抖着嘴唇,努力想发出声音,但此刻他好像突然被人掐住脖子一般,说不出一句。

         众人慌乱的时候,苏望突兀出现在上空,他的表情也凝重到了极点,看着带有能量翅膀的人,缓缓道。

         “斗破世界!斗王!”

         大宗师李天蚕《斗破》作品中描述的斗王与空中人影别无二致。

         苏望声音虽低,却传达到每一个作者耳中,斗王相当于文人境界,此次参加作者聚会的玉铸峰上才三位而已。

         而对方有十三位,整整多出十位!

         此时又一道人影冲向高空,这人却是没有翅膀,他临空站在十三位斗王前,对着苏望道:“苏文豪,别来无恙。”

         苏望白色衣袍无风自动,一字一句念出人影名字,“天启!当年承天组织最大的漏网之鱼!”

         天启表情狰狞,接着又露出享受神色,“别提当年,现在,这里,是我说的算!”

         “承天,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嘿嘿,你很快就知道了。”

         天启说完,不再搭理苏望,散发出属于自身的文豪威压,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地面,一双阴冷的眼睛格外邪恶。

         随后,他的声音带着诡异传遍五老峰,“各位高贵的作者,我是承天组织现任首领,天启,现在我们来做一个游戏。”

         “不管用什么办法,杀死你身边的朋友,你可以获得......活下去的资格。”

         “记住一定要是熟悉的朋友哦......”

         天启是文豪,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天启拖住苏望,三位斗王战三位文人,剩下十位斗王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戮他们。

         已经有作者开始蠢蠢欲动,即便是熟悉的人也不着边际的拉开距离,防止朋友突然的黑手。

         “天启,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苏望愤怒一吼。

         “苏文豪,不就是和你的目的一样喽,开启宗师世界,顺便宰掉你们!”

         “提示一下,各位作者,你们有三分钟时间考虑,三分钟一过,没动手的人,莫要怪我无情。”

         天启这句话一出,玉铸峰上只有极少部分团队没有分开,尹川他们自然也在其中。

         尹川脸色难看,之前早有人想到逃走,但斗王的结界却把他们打落绝望的深渊。

         最后的几十秒,终于有作者忍不住开始向身边的人动手,一时间,场面混乱异常。

         这混乱渐渐波及到尹川等人,一个书生眼红之下,向着尹川这里而来,人在途中,断链技能就用出。

         三个冰刺凭空而出,成品字形分别瞄准周胖子、白潇潇、葛洪,冰刺速度极快,呼啸而来。

         这位书生显然对尹川团队颇有了解,有实力的只有尹川一人,其余皆是待宰羔羊,至于这么做得不得罪尹川?

         抱歉,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先从这场祸患中活下来再谈其他,书生的断链技能,几乎可以秒杀五星以下一切作者。

         呼吸间,冰刺已经到了三人眼前,尹川踏前一步挥起唐刀,银龙狂舞,冰刺掉落在地。

         此刻,他的眼神冷到极点,一个是他心系之人,一个是朋友,一个是准徒弟,书生要杀的人犯了他心里的底线。

         尹川缓缓松开了握住唐刀的手,唐刀就这么漂浮在他身前,“这就是人性?不管你如何选择,但你不该将利刃对准我的朋友!”

         唐刀旋转起来,形成一股暴风龙卷,奔着那个书生而去,一闪之下,已然到了书生眼前,书生脸上闪过惊骇。

         他听说过尹川很厉害,败了断两链的于涛,但他不认为那是尹川自己的实力,以为是于涛不想得罪他,故意示弱。

         这一刻,书生终于知道,自己错了,太想当然了,而这个错误或许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感觉脸庞被锋利划破,他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时间,只能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饶命,我只是想活下去。”

         尹川不论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杀过人,他的世界观仍处在那个和平时期,他觉得可以打人,可以伤人,唯独对于杀人,他这里存在了疑惑。

         生命,不该是用来珍惜的么?尹川,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刀诚于心,尹川存在了不杀书生的想法,因此他的刀就没有那么锋利。

         砰的一声,书生被这一刀拍出十多米远,吐血不止,但他脸色狂喜,顾不得伤势,爬起来转身就跑,生怕尹川改变主意。

         “尹川,你的心太软了。”剑东来叹息一声,摇头中他把怀里的家传文宝拿了出来,那是一把极短的细剑,散发着微弱光芒。

         尹川面露不解,不论如何,他都不能接受一言不合动手杀人的设定。

         这时,那个书生已经不见了身影,尹川仔细思索,还是觉得那人罪不至死,刚要跟剑东来争辩,变故陡生......

         一枚冰刺,闪着耀眼光芒,从尹川等人五米出突兀出现,在他反应不及之际,向着周胖子射去!

         剑东来手上细剑微茫炽盛,一扬手,发出剑气,千钧一发时,把冰刺截为两段!

         发出剑气,剑东来面色苍白,摇摇欲坠,葛洪上前扶住他。

         周胖子一脸心有余悸,自己脚下的冰刺还在散发寒冷,“东来,大恩不言谢,我周林欠你一条命!”

         尹川懵了,这冰刺和之前那书生的一样,分明是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再次返回,欲杀境界最低,最好杀的周胖子。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不该放他走,茫然中他身上爆发出一股戾气,尹川的心态这一刻发生了微妙的蜕变。

         他看着此时前方五米处显露出身影的书生,竟低低的笑了起来,“我本以为放走你是对的,前一秒我还不曾改变想法。”

         话语中,尹川拎着唐刀摇摇晃晃向前走,仿佛他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切注意力,连走路都不会了。

         “我知道生命的宝贵,所以我尊重它,但你给我上了一课,不是所有生命......都值得尊重!”

         他走到已经呆愣的书生面前,一把扯下书生不知何时披上的披风。

         “文宝?给你......浪费了。”

         尹川举起手中唐刀,刀尖笔直地冲着天空,向下狠狠一斩,血水四溅,书生殒命!

         “谢谢你让我还明白了一定不能给敌人留下喘息的机会!”

         咔嚓,咔嚓。

         剑东来四人仿佛听见了束缚在尹川身上某种禁锢碎裂的声响,沐浴鲜血的尹川完成了一次重要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