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周胖子其人
        进入房间,两人坐下后,白潇潇问道:“尹川,打算什么时候开新书?”

         “大纲已经写好了,本来准备今天发书的,结果忘了聚会的事,改成明天了。”

         “这么快就要开新书了,《碎天》很成功,开新书一定要慎重!”

         就作者来看,这个世界没有“太监”一说,不管成绩不理想还是扑倒姥姥家都要坚持写到完本。

         “太监”很伤人品,再开下一本书会流失大部分读者,而读者关乎着作者境界的晋升,所以作者开新书的时候一定做好充分的准备。

         “安心,我有把握,这本书不会扑街。”尹川笑着回答。

         开玩笑,《碎天》培养起来的读者加上微创新的武侠题材,尹川有很大信心《与仙争锋》会超过上一本书的成绩。

         “哦?那你下本书写的什么题材,还是武侠么?”

         尹川点点头:“还是武侠,不过会有一点新鲜元素加入。”

         “什么新鲜元素,让我学习学习。”白潇潇眯着眼,嘴角弯起。

         尹川把《与仙争锋》的大概思路说了出来,白潇潇听着听着小嘴微张,显出了极大的惊讶。

         “尹川,你的新书里还要写仙!上本书已经涉及到了,你应该知道仙侠多难写!”

         “我心里有章程的,放心吧。”

         “这样啊,你有把握就好,不过你的新书脑洞还真大,这样的组合都能让你想到。”白潇潇想了想也跟着点头,毕竟尹川在《碎天》的结尾也接触仙侠了。

         尹川暗自摇头,这脑洞不算大了,这个世界存在着某种思想禁锢,前世真正的创新文脑洞才算是大。

         两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到了十点。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尹川看了看钟表,对着白潇潇说道。

         同学聚会的地方就定在尹川所住的市区,和善大酒店,两人打车一路直奔目的地。

         “尹大作家别墅都买上了,怎么没想着买辆车。”出租车上白潇潇笑着调侃尹川。

         尹川搓搓眉毛:“暂时没这打算,作为一直在家里写小说的死宅,平常没有应酬,也用不到开车,买了不是浪费么。”

         “如果这样算死宅,你一下子可得罪了不少作者哦。”

         他们就是死宅,尹川心里暗道,至少底层作者是这样的。

         ……

         和善大酒店,包房雅间。

         “我说,尹川怎么还没来,不会是怕了吧。”身穿西装革履,戴着金丝框眼镜的青年男子,有一丝儒雅气质。

         “李子良,你放屁,川子说了会来就一定来,再说他怕什么,怕你么?”周胖子坐在椅子上,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听见李子良的话,他不屑的撇嘴。

         “那你说说,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来。”李子良嗤笑一声,环顾一圈,同学基本都到齐了。

         啪,

         周胖子一拍桌子,脸上肥肉一抖:“李子良,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咋个主意。”

         李子良其实很怕周胖子,周胖子一家三作者,据传他爸妈更是要冲击文道宗师的存在,不论是从家室上还是从才华上,他都有所不如,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长相压了周胖子很多筹。

         “不知道周胖子怎么和土鳖尹川成了朋友。”暗自嘀咕一声,李子良瞅了一眼身边的中年人,才安下心来。

         这个中年人当然不是他的同学,是他特地邀请过来的穹顶杂志社责任编辑,他的堂叔,刚从欧洲赶回来。

         李子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高兴坏了,想尽办法把堂叔请来给自己压阵的。

         而他现在经过堂叔的帮助,已经成为笔者,在穹顶上刊载小说了。

         “我能打什么主意,赌约是一开始定好的,尹川还能耍赖不成。”李子良阴阳怪气道。

         “李子良,你就是个小人,私自定下对自己有利的赌约,你比小丑都次太多。”

         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被周胖子损,李子良脸色涨红,腾地一声站起来:“周胖子,你父母是厉害,但不是你,别欺人太甚!”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纵使自己的亲人再厉害也不是自己的实力,一般长辈对于小辈之间的打闹不会当做一回事,算是默认的同辈竞争。

         周胖子也猛的站起身,由于体型过大,他坐的椅子一下翻过去,发出哐当一声响。

         “李子良,你他么有种再说一遍,老子上大学后,什么时候靠过父母,还有,老子就欺负你了,难道就只许你欺负老子兄弟!”

         “周胖子……”

         “好了好了,大家刚毕业,聚聚会,别整得都不开心,子良坐下,周林你也消消气。”班长徐亮看这架势要再不劝住两个人非打起来不可。

         “是啊,同学一场,以后大家就各奔东西,天南海北再见一面就困难了,你俩都消消气吧。”

         “胖子,子良,都是同学没啥过不去的坎儿。”

         看这两人有认真地趋势,班长一发话,旁边的同学纷纷劝阻,中年男子则是一直沉默。

         李子良借着坡坐下,又阴阳怪气道:“同学是同学,尹川应下了赌约,他要是男人就得有担当。”

         胖子听这话刚要发作,突然听见开门声。

         “我有没有担当,什么时候轮到李同学来决定了。”

         “川子,你来了,不用在意贱人的话。”周胖子瞥了眼李子良,走向尹川,给了他一个熊抱。

         “尹川,你还真敢来,我……”

         李子良话没说完就张大了嘴巴,后面的话被尹川让出身位后的身影悉数堵回肚子里,只能结结巴巴道:“白……潇潇!”

         太意外了,实在太意外了!

         白潇潇从来不参加聚会,这次李子良邀请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料到……

         周胖子瞅瞅尹川,再看看白潇潇,一脸我明白真相的表情。

         尹川看向胖子,一瞅这厮表情就知道脑子里肯定没装好事,翻起白眼。“胖子,发什么愣呢,别堵门口。”

         周胖子哈哈一笑:“我这哪是堵门,这不欢迎你么。”

         进了房间,尹川和其他同学打过招呼入座,左边是周胖子右边是白潇潇。

         李子良看到这一幕,眼角微抽,扯出一个笑容“潇潇,没想到你也能来,真是惊喜啊。”

         白潇潇客气微笑“同学的毕业聚会,我怎么会不来。”

         人到齐,酒菜皆上,大家天南海北聊起来。

         “稿子投了几家杂志社,一看简历是大学刚毕业,人家直接拒绝了,哎~~”

         “你这算什么,我才叫惨,杂志社评价我的稿子是小学生写的,我就想问问他,见过这么文艺的小学生么。”

         听着大家的谈话,尹川暗叹一声,这个世界即便新人明知道文艺范不容易成功,还是有大把的人深陷进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李子良轻咳一声,站起身“各位,容我说句话。”

         嘈杂的声音渐变安静,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子良身上。

         李子良享受众人注视,感觉浑身都轻了二两。

         “大家都知道我和尹川有一个君子约定,尹川,我就想问你一句,这个约定还作不作数。”李子良状似无意扫过白潇潇,看着尹川。

         白潇潇眉头微皱。

         “李子良,你姥姥……”周胖子怒而起身。

         “胖子,坐下。”尹川声音平静如古井,面色更是波澜不起。

         周胖子气呼呼坐下,狠狠瞪了李子良一眼。

         “李子良,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同学聚会没必要因为它闹得不愉快。”

         李子良一听这话,认定尹川是想赖账,大学刚毕业一个月,自己能成为笔者都是因为抱着身边中年男子的大腿,更何况尹川在学校表现就平平无奇。

         “尹川,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敢去面对,你太让我小看了。”李子良故作叹气,一脸惋惜的样子。

         看周围同学又要劝说,李子良赶忙又道:“我和尹川有过一个约定,谁能先成为笔者,就有追求潇潇的权利,失败的人默默退出她的视线。”

         “别叫我潇潇,我和你不熟,还有,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利,我喜欢谁不需要赌约来实现。”白潇潇声音微冷,面无表情。

         尹川私下苦笑,白潇潇这下真生气了,打赌的事不知道前身怎么想的,竟然瞒着她。

         李子良借着酒意,用手指着尹川“都是同学,你让我觉得羞耻。”

         房间里气氛凝滞,尹川眼神转冷。

         “你成为笔者了?”

         李子良嗤笑一声,浑身透发舒爽感,他认为自己的目的就要达成了,他没回答尹川的疑问,反而对大家道:“从新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穹顶杂志社责编,六气书生,尚志江!”

         嘶~~

         李子良这一介绍,房间里响起一阵阵吸气声,之前李子良介绍只说是他堂叔,没想到还是华夏顶级杂志社穹顶的责编。

         顶级杂志社责编力挺,李子良别说成为笔者,成为作者的机会也很大啊,有这位的教导,笔者,作者间的鸿沟只剩下文心三问!

         在场的人不乏心思敏捷之辈,看看李子良叔侄二人,再看看尹川,一切都在不言中。

         “尹川,我上周已经在穹顶杂志社刊载小说成为笔者了,是你输了!”

         李子良的话让房间众人情绪复杂,就是周胖子脸色都不好看起来,唯有尹川,白潇潇两人神色如常。

         “你装,让你给我装,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李子良看尹川没事人一样心里暗暗咬牙。

         “哦,你说笔者?我早就是了!”

         就在大家情绪复杂难明时,一句轻声话语,打断了各自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