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再遇左天河
        没有提问的记者问题问完,人群渐渐散开,各个记者拿着笔一边走一边赶稿件。

         少顷,小区门口只剩下尹川和白潇潇。

         “记者都是这么采访的?不该是和采访人商量好,在特定的地点录像么?”尹川疑惑道。

         “你说的那是专访,正常情况下一、二、三星作者引不起话题,新闻的关注度不高,他们自然不会专访,而更高境界的作者一般不会接受专访,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忙,也不需要借此给自己的书打广告。”

         “你吗?比较特殊,他们想找你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启点也不可能将你的消息泄露出去,只能说他们嗅觉太敏锐了,竟然通过蛛丝马迹查到你住这里。”白潇潇张口解释道。

         “那他们直接邀请我专访多好,何必这么麻烦。”

         白潇潇抿嘴一笑,“你会接受吗?”

         尹川想想,摇摇头,自己确实不会接受,现在一天五十更,剩余的时间要感悟刀道、要习练九转金身诀,时间安排满满的,自然不会为了一个专访就放下自己提升实力的时间,即使是一天也不行。

         “想必记者们也知道你不会答应,也就不开这个口了。”

         离着澄净之瞳不远的酒店,小雅间里,尹川和白潇潇点了几个菜吃起来。

         “尹川,你一天更新这么拼命,是想着苏北的话?”

         席间,白潇潇提出她的疑问,一般作者,一天也就三更,爆发的时候十更二十更,几乎没有像尹川这样拼命的。

         尹川点点头:“居安思危,他说的真实世界让我很在意,上层作者绝不是创作作品这么简单的,并且,还是想快一点到达文人境界,让我妈早点醒过来,让别人来我不放心。”

         白潇潇点头认可道:“的确,这种事还是自己来最安心。”

         “而且自古以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纷争,只是不知道真实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境况。”

         “所以,尽可能提升自己,到时候稳坐一方,以不变应万变。”

         饭吃的差不多,两人倒杯茶,房间安静下来,尹川喝口杯茶,眼神认真看着白潇潇。

         “潇潇,你以后有什么规划。”

         两人很少有像这样的谈话,平常也就开开玩笑,聊聊高层次作者的八卦,大学时候更不可能了,那时两个人虽然很熟,但这种问题还是太深了。

         但经过文斗、车祸之后,两个人有向着超出友谊的界限发展,不过那一层窗户纸谁也没有捅破。

         白潇潇听到尹川的问话,神色有一瞬间的迷茫,随后恢复如常,“跟你的想法一样吧,努力提升境界,然后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不受别人的约束。”

         尹川微笑,他的感知现在很敏锐,白潇潇的神色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但他不愿去强迫,霸道也是分情况的。

         “有目标总是好的,我们一起努力。”

         “一起努力。”白潇潇一瞬间的迷茫好像错觉,这一刻,她目光坚定,仿佛一切都阻碍都会成为她前进的动力。

         又聊了一会,茶饮尽,两人往出走。

         这时,酒店大厅突然传来吵闹声,大厅某张卡台被食客围成一个圈。

         尹川两人正好也要经过这里,不过他可没有什么好奇心,前世因为好奇心惹一身麻烦的例子比比皆是。

         尹川带着白潇潇绕过众人围成的圈,路刚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左天河,你可真给你师傅丢脸啊,到现在还没晋升书生。”

         “李峰,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文人锁第一链还没断你就给人强出头,这是找虐啊。”

         左天河咬牙道:“李峰,你境界是高,但也得讲道理,这位小兄弟是不小心碰到你,他也道歉了,你咄咄逼人还有没有点书生风范,还讲不讲点道理。”

         尹川往里看了看,和左天河对峙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他五米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趴在地上不断咳嗽,每咳嗽一次都带着丝丝血迹。

         李峰不屑一笑:“我的拳头就是道理,他撞了我,就要承担撞我的后果。”

         围观人群对于这样的事一点不陌生,有的还拿着手机拍摄,左天河把小伙子扶起来,让他坐到椅子上。

         “李峰,你不就是想找我麻烦么,用不着这么小题大做。”

         李峰挖了挖鼻孔,语气轻蔑:“左天河,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区区五星作者我还刻意针对你?”

         左天河咧嘴一笑,“你是不用真对我,可大家都知道我师父文人苏北压你师父白玉公子一头......”

         “你闭嘴!”

         李峰虽然打断左天河的话,但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左天河后面的要说的话:所以你想拿捏我,替你师傅出气。

         李峰脸色变得阴沉,冷哼一声,“左天河,你不是一直想断文人锁第一链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断链后是什么实力。”

         说着,李峰踏前一步,举起拳头,拳头上火光乍现,周围温度陡然增高,一团火焰从手腕处包裹着李峰的整只手。

         “炽焰拳!”

         拳头还没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左天河感受到拳头上的热度,脸色一变竭力躲避,仍避之不及,这一拳要是砸在身上,即使五星作者刀剑难伤也要重伤。

         李峰脸色得意,仿佛听到了左天河在这一拳之下惨叫的声音。

         眼看这一拳到了近前,左天河听天由命闭上双眼,等了好久没有动静,热浪都逐渐消退,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你说拳头就是道理,我这个人最讲道理,说道说道?”

         左天河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背影,由于角度问题,他能看到这个男子伸出一条手臂,手臂呈亮银色,再向前,一只银色的手包裹着燃烧火焰的拳头。

         他越看这个背影越熟悉,恍然惊叫出声,“是你?”

         “是我......天河大哥,好久不见。”尹川回头微笑道。

         听完左天河、李峰的对话,他大概清楚了事情的缘由,看到左天河陷入危机自然不能再站在人群里旁观。

         左天河一脸“是世界的错”表情,完全想不通,刚成为作者的尹川怎么会有亮银色手臂,又怎么能挡下书生境界断了一链的李峰。

         除非......他实在不敢深想下去,答案太惊悚吓人。

         这边李峰收回拳头,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他将被尹川握过的手负在背后,轻微活动缓解酸疼,“朋友何方神圣,要多管闲事。”

         李峰是刚晋升书生,断链也在不久前,炽焰拳还处在第一层,自然抵不过尹川第二层的九转金身诀无漏银身。

         如果说“刀剑难伤”是铜皮铁骨,那无漏银身就是千炼精钢,两个相似的效果如萤火皓月对比。

         “我不是神圣,更不管闲事,只是苏北先生帮过我,我不能袖手旁观。”尹川淡淡道。

         李峰不发一言,额头青筋暴起,突然发难,拳头上火焰再起,火光更亮,映照着他狰狞的脸。

         面对灼热气浪,尹川眼神平静,抬起右手并剑指,剑指如刀,划出玄奥轨迹和火焰拳头碰在一起。

         嗤,

         火焰熄灭,李峰手掌鲜血直流,一处骨节被洞穿,闷哼一声退后几步,他的脸色阴晴不定。

         “朋友好手段,尊姓大名?”

         到这一步,李峰也害怕了,刚刚的亮银手臂,现在的剑指这是起码断了文人锁两条链,小辈之间的争斗吃亏,师傅是不会给自己出头的,这也是他为什么敢找左天河麻烦的原因。

         “尹川。”

         “尹川,我记住了,下次一定找回场子。”李峰放了两句狠话,又看向左天河冷哼一声推开人群走了。

         尹川撇撇嘴,反派人物都这么说。

         事情结束,围观人群议论纷纷散去,左天河把小伙子送上车去医院,回来后像看稀有物种一样看着尹川。

         直到把尹川瞅得发毛,左天河才开口道:“尹川,谢谢你。”

         “天河大哥客气,你和苏北先生都给过我章推,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尹川微笑道。

         “尹川,你没事吧?”白潇潇紧张问道,他知道尹川断了一链,可是对方也断了一链,而且还是书生境界。

         白潇潇没想到尹川能加入这场争斗中,反应过来事情已经结束了。

         “没事,天河大哥,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白潇潇。”尹川先是看向白潇潇,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而后对着左天河介绍道。

         左天河看着尹川,一脸我懂的表情,咧着嘴笑起来,“五星作者,左天河,很高兴认识你。”

         白潇潇矜持微笑,“你好,天河大哥,尹川跟我提过你。”

         “哈哈,那他一定没说我好话。”

         白潇潇笑笑,站在尹川身边不再接话。

         接着左天河认真道:“尹川,李峰心眼很小,今天恐怕他是真的记下你了。不过,他要是找你麻烦我给你顶着。”

         “我接下这事就不怕麻烦。”尹川摇头,换做不认识的人他或许可以假装没看见,但一个给你了章推的人,在这个世界来说,是全力支持的表现。

         “对了,还有半个月就是底层作者大型聚会了,李峰可能也会到场,他不是你的对手,可他朋友很多,你要小心。”

         “也是半个月?底层作者大型聚会?”

         “没错,三年一次,应该会有人通知你的。”

         尹川点点头,“是有一位朋友告诉我,当时还以为只是相熟的几个人聚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