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反击进行时
        辉光一个不入流杂志社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让黑龙省人人皆知,旗下编辑、作者、笔者也一个个被挖出来,尹川作为辉光唯一一个作者自然逃不过议论。

         “听说了么,辉光杂志社黑幕。”

         “辉光?”

         “就是那个不入流的同人杂志社。”

         “哦?什么黑幕,说来听听。”

         “啧啧,据说辉光打压笔者,不让他们有成为作者的希望。有编辑反对,结果主编扣了那个编辑的工资不说,还让他当清洁工……”

         “嚯,那这编辑还干毛线啊。”

         “不干了,辉光编辑集体都辞职了。”

         ……

         冯庆餐馆里,今天生意很火爆,他心情美丽的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算账单。

         工作差不多结束,突然听到一桌客人聊天。

         “尹无字怎么会和辉光签合同,难道那个说法是真的?”

         “哦?什么说法?”

         “就是那个他和辉光合伙欺压笔者,不仅压榨劳动力,还不给笔者晋升作者希望。”

         冯庆拎着两瓶啤酒过去,把啤酒起开,给两人空着的酒杯倒满,笑呵呵道:“兄弟,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老板客气了,那我就说一说,这事还得从尹无字成为作者说起......”

         这位客人说的有头有尾,跟真的一样,但冯庆还是不信,古时候,从一个字能看出人的大概品性,冯庆看不见尹川写的字,却能看见他写的小说,创作出《碎天》和《与仙争锋》的人不会这么龌蹉不堪。

         冯庆没有和客人争辩,等他们走后,他趁着闲暇赶紧打开电脑,登陆启点账号并在《与仙争锋》书评区发了一贴。

         “我终于知道大无字说的琐事缠身,某些人毫无根据的猜测、污蔑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无字的中伤!”

         ......

         尹川一直关注着辉光事态的发展,上午更新完三十章他就从唐糖哪里得到消息,舆论终于指向自己。

         龙的天穹、书评区都有一些质问他的话语,但之前他没有去解释,就像文斗无想一样,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出手。

         “笔者是作者的基础,虽则不是作者但也很受关注,能说动一家顶级杂志社、多家次级杂志社联手针对辉光,针对你,他或者说他们背后的能量不小,尹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不要客气。”

         别墅客厅里,坐在尹川对面的白潇潇声音不轻不重,传出口来。

         尹川摸了摸下巴,微微一笑:“谎言说的再宏大、再真实还是谎言,只需要一根细小的针就能刺破。”

         “不过还真需要你帮一个忙。”

         白潇潇眼睛一亮,小嘴微翘。“什么忙。”

         “去辉光帮我取一件东西。”

         现在辉光、尹川正在风口浪尖上,盯着两方的人肯定不少,尹川这个时间去辉光只会引起更大的舆论、质疑。

         “取东西?”

         “嗯,一封信。”

         白潇潇前脚刚走,尹川也跟着出去,他自然不是去辉光,而是和觉哥约好了今天见面。

         咖啡厅中,一个中年男子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的抠着鼻孔,突然间他眼神一亮,食指从鼻孔中拿出来冲着刚进来的年轻人招招手。

         “尹川,这里,这里。”

         尹川一进来就看到觉哥了,自然也就发现他招手前的动作,眉毛一挑,笑道:“觉哥,来这么早。”

         觉哥伸出抠鼻孔的手和尹川握手,咖啡厅里几双若有似无的视线隐隐飘向这里,尹川也伸出手,面不改色撒谎道:“觉哥,我是左撇子。”

         略带看好戏的视线失望收回,觉哥眼睛虚眯,不经意间扫了一圈,对着尹川笑道:“你小子怎么才来。”

         两个人坐下来,觉哥给尹川点了杯咖啡,“怎么说?少年,开始反击了?”

         尹川点点头,面对觉哥表情怎么也严肃不起来,“一直不说话大家会认为我是默认,不管谁针对我,我都不能当这个软柿子。”

         觉哥也跟着点点头,随后他眼睛四处乱瞟,神神秘秘从自己带的小包里拿出文件夹推向尹川,小声小气道:“你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尹川咧咧嘴,额角蹦了两下:“觉哥,你只是给我一些常规资料,不用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

         “嚯,你这么说可不对,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觉哥一副你太天真,不懂世界复杂的样子。

         “觉哥,你无敌了。”

         “怎么说?”

         “子曰,至贱者,无敌也。”

         觉哥终于不再掩饰,又挖起鼻孔,一脸高深莫测,“为啥无敌不重要,重要的是无敌。”

         又聊一会儿觉哥有事先走了,尹川喝了口咖啡,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天河大哥,我是尹川……”

         下午,尹川回到澄静之瞳,白潇潇已经等在这里,她拿出一张信封交给尹川,好奇道:“你让我取的就是这东西?里面写了什么?”

         尹川接过信封,抽出信纸,白潇潇看到上面只写了几行字,字迹潦草,但也能辨认出来写的是什么。

         他微微一笑,道:“这大概能作为证据。”

         随后他拿出手机,咔嚓一声将信纸上的内容照下来,又把觉哥给他的资料也一样拍照。

         白潇潇若有所思点头,没有视频的确只能是大概。

         尹川打开电脑,浏览信息,几乎全是一面倒的发言,指责他和辉光同流合污欺压笔者。

         甚至因为这件事《与仙争锋》的收藏都有所下降。

         尹川书评区倒是没有类似言论,虽然没设禁言,但只要有一点怀疑尹川苗头的文字出现,瞬间就会被铁杆粉丝的评论淹没。

         但这也只是在书评区,其他地方完全是两个样子。

         龙的天穹,网文江湖。

         尹川写了一张帖子:辉光编辑离职真相!(内有干货)

         最近很多人说我和辉光合伙坑笔者,我不知道发起者究竟有什么目的,但你敢摸着良心说,你确实没有说谎?

         我敢,尹无字敢对着天地文心说,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笔者,对不起大家的事。

         随后尹川把那封匿名信以照片的形式公开,其后又附着穹顶及几家次级杂志社新增同人板块的资料。

         这一下,龙的天穹炸庙了,一瞬间回复铺满屏幕。

         “我靠,这竟然公然威胁作者,谁做的也是大胆。”

         “辉光编辑集体离职,穹顶等杂志社又开同人板块……不能不让人多想啊。”

         “估计又是一个无想,嫉妒天才,要把无字扼杀在摇篮中。”

         “穹顶什么意思?出来个说话的人,尹无字说的是不是真的。”

         尹川在龙的天穹写完帖子又回到自己的书评区写了一样的发言。

         “就知道大无字不会这么做,一个骄傲的人不屑打压笔者。更何况无字还是天才!”

         “楼上如何看出来无字是骄傲的人。”

         “笨啊,一星作者能和三星作者争锋并且抵定胜局,还不够骄傲的资格么。”

         尹川发完帖子,静静观察事情发展,到了晚上,舆论的压力倒向了穹顶等一些杂志社。

         穹顶也终于有人站出来发话:关于误导以及那封匿名信。

         信谁都可以去写,甚至也可以是自导自演的连苦肉计都算不上的小花招。

         至于同人,这是杂志社很早以前就计划的方案。

         只不过是巧合就被有心人拿来说事,这是误导大家,我们始终相信,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个言论一出,两边各执一词,读者、笔者、作者也分成两派。

         看到这种情况,尹川微微一笑,反击第一步完成。

         要让大家相信你,首先得洗去自己身上的污点,不说将自己摘得干净,也得拿出说得过去的“证据”让大家自己思考,判断。

         半夜,电话声响起,尹川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声音,“尹川,跟你想的差不多,照片已经传给你了。”

         “辛苦你了,天河大哥。”

         “和我客气什么。”

         和左天河结束聊天,尹川打开电脑登上聊天软件,果然,聊天框内多出了三十多张图片。

         这些图片全是辉光离职编辑的,图片中他们正在和一些人握手交谈,两方都是面带笑意。

         这是尹川拜托左天河照的,左天河虽然只是五星作者,但他有一个文人师傅,在一些顶级杂志社有些人脉。

         给左天河打电话时,尹川本来只是打算让他出面帮忙证明一些言论,没想到左天河听尹川说完,自告奋勇说穹顶有自己人。

         辉光编辑离职会去哪儿,这个问题在脑子里一转尹川就有了答案,因此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左天河帮忙看能不能拍下辉光编辑和穹顶编辑在一起的画面。

         尹川又在龙的天穹开了一贴,这次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这三十多张图片往上一放。

         龙的天穹昼夜人数不减,帖子一出来就被版主置顶。

         其中不乏见多识广的龙友,一看到这些图片马上讲解起来。

         万年二楼:“三十多张图片,每一个都有辉光的编辑,共同点是他们都已经离职,大家看第三幅图中的两个人,其中左边是辉光编辑,右边我也恰好知道,是穹顶的责编,两个人一副狼狈为奸的样子,我想我明白什么了。”

         誓抢三楼:“我也认出了一个编辑,是黄天杂志社的。”

         龙嗷天:“看照片的时间,是今天刚照的,而辉光编辑离职是在昨天,真相了,想不到作者的世界这么黑暗。”

         良辰美景:“我是处理照片的专业人员,楼主发的图片没有ps过,鉴定完毕。”

         约么老天:“这么说,我大无字果然是冤枉的。抵制穹顶,抵制其他几家次级杂志社!”

         第二天一早,这个帖子被转发到各个网站,甚至有激进的网友署上标题“穹顶牵头联合多家杂志社,扼杀天才作者尹无字!

         不论穹顶怎么解释,照片摆在那里,事实摆在那里,而且其内部不知道谁走漏消息,辉光离职编辑已经在穹顶任职。

         穹顶等参与到这件事中的杂志社杂志销量锐减,过了几天,几家杂志社终于顶不住压力,公开向辉光、向尹川道歉,但仍挡不住众人的熊熊怒火,这件事性质很严重,不是道歉能解决的。

         最后,几家杂志社弃車保帅开除原辉光编辑及杂志社主编,这才隐隐消掉众人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