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抄袭事件
        江南雨潇潇的质疑没有泛起一点浪花,尹川的心也跟着微沉下去。

         发生这种事尹川也没心思再码字了,自己是没抄袭,他在疑惑,《无想大帝》的作者是怎么做到每一章更新都比他提前的,难道真是巧合?

         这种微乎其微的可能连尹川自己都不信。

         尹川没有在龙的天穹开贴证明自己的清白,在没有绝对有说服力的证据前,一切言论都是无意义的口水仗。

         龙的天穹这篇《碎天》抄袭贴被转到尹川的书评区里,书评区当即被刷屏:

         “我去,不是吧无字大大的《碎天》是抄袭别人的。”

         “作者太没有底线了,别人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品你转手换个样子上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么?”

         “哎,‘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我心中有一念……俯仰之间无愧天地!’我很难想到写出这样句子的人做出抄袭之事,最难测的果然是人心么。”

         一面倒的评论让尹川倍感压力,也直接影响他的成绩,收藏、推荐锐减。

         尹川目前没办法证明自己,但自己的书评区觉不允许他人的诬陷。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做过的事我不怕承认,空穴来风的针对我,抱歉,这个锅我不背!事情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看这天地文心饶过谁!”

         置顶自己的留言,尹川关闭电脑,让自己静静。

         敲门声突兀想起,尹川起身开门,看着白潇潇俏生生站在门口,他有一瞬间感动。

         两人来到客厅,白潇潇担忧地看着尹川:“尹川,我相信你。”

         一句话让尹川低落心情莫名好转起来。

         尹川微笑定定看着白潇潇,直到她有些不好意思才道:“谢谢,不用担心,我很好。”

         白潇潇确定尹川真的没事才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让我不解的是他上传每一章的时间都比我早一些。”尹川知道她是说《碎天》抄袭一事,摇摇头,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递给白潇潇。

         白潇潇接过矿泉水眼神有些飘忽犹疑:“你知道文人境界有什么不同么?”

         “这个我了解一些,作者一星,寒暑不侵,二星病痛不入,三星思如泉涌,四星力能扛鼎,五星刀剑难伤。”尹川没有思索,张口就来“在之上书生开辟识海,学者驭使文气,文人领悟意境。”

         “那你知道文人境界的具体划分么?”

         “文人,不就是将自己领悟的意境融入自己作品中,使得读者身临其境,让作品更加完满吗?”

         白潇潇轻摇臻首:“文人有三品,一品文人至真幻觉,这幻觉融入文章,可以让人身临其境;二品文人笔落生花,领悟意境,文章细腻处让人流泪不止,感悟不断;三品文人墨量星斗,凝聚自己的文道之器。”

         天地文心洒下泛着一丝紫意光辉,映照在白潇潇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顿了一下,她接着道:“文人境界虽则领悟的意境都不一样,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至真幻觉!如此才可以让读者身临其境。”

         尹川并剑指左右晃动撮着眉毛,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你是说《无想大帝》是文人写的,他用了至真幻觉,所以大家看他上传作品的时间比我早。”

         白潇潇再次摇头:“还有一种情况,文人因为特殊原因散去自身文气凝聚文宝,文宝也可以达到‘欺骗’的效果。而文宝三星作者就可以使用。”

         “那有没有办法破除这种‘欺骗’。”尹川问道。

         没有至真幻觉,一切真实显现,《碎天》涉嫌抄袭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文人手段定然不会简单了结,可尹川也不会放过丝毫的可能。

         “如果是文人针对你,以你现在的境界没有反抗之力,若是作者借助文宝‘欺骗’你可以选择文斗。”

         白潇潇说的有些犹豫,文人针对且不说,就是文斗也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尹川刚成为作者,要文斗至少是三星的作者,难度不下于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要做出研究生的课题。

         “这样么,我知道了。”

         “尹川......”白潇潇欲言又止,这一刻她甚至希望针对尹川的是一位文人,这样起码不会因为文斗损伤根基,放弃的彻底些。

         “好了,潇潇,我真的没事。”尹川淡笑,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虽然很艰难,但他已经打定主意,文斗《无想大帝》的作者。

         文斗是作者之间解决矛盾的主要途径,在天地文心见证下压榨体内的文气赋予文字上,文字真假一辩可知,至真幻觉不起作用。

         不过这种文斗很伤作者身体,特别是对于只经历一次文气贯体的尹川来说很伤根基,会影响以后的晋升。

         一般作者不到最后关头不会选择文斗。

         尹川直接排除文人针对他的可能,他是新人,即便再天才也引不起文人关注。

         “尹川,你决定要文斗……”白潇潇微咬嘴唇,担忧道。

         尹川点点头:“这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白潇潇不再劝说,临走时告诉尹川文斗的时候叫上她,尹川微笑答应。

         “各位,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相信无字大大是清白的。”桃子的陶在尹川书评区留言。

         “说《碎天》抄袭的,准备好你们的脸,就像无字说的,事情总会真相大白,到时候脸可别被扇肿了。”

         “大家,支持无字的进来,我已建立无极万人盟。”

         “力挺无字的进,天子军万人盟建立。”

         书迷们自觉组成团队支持尹川,在龙的天穹无极盟、天子军一波波刷屏,这种攻势下,尹川新人榜排名不降反升,到了第七名。

         这是由于点击过高造成的,毕竟涉嫌抄袭,大家都有好奇心,这阵好奇心若是过了,尹川的成绩或许会一落千丈。

         两个军团不断刷屏澄清,可往往别人一句话就无言以对:看看两位作者上传作品的时间再来发言。

         无极盟、天子军的人只能灰溜溜走了。

         尹川想不到发书短短几天时间收获了这么多书迷,这得益于他在辉光杂志上刊登的同人文,那时就赢得了一片叫好声,再加上这几天《碎天》更新速度,尹川的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

         无极盟、天子军的沉默,换来更多肆无忌惮的言论。

         “《碎天》作者还在硬挺,有什么意义。”

         “尹无字,承认自己的错误吧,接受现实。”

         “本以为是天才,原来是蠢材!”

         这种情况下,连无极盟、天子军内部都产生了质疑。

         尹川终于不在沉默,在龙的天穹和书评区发了帖子:大家好,我是《碎天》作者尹无字,故事总会有结局,真与假,虚与实留到最后的是失意者的一声叹息,这场战斗没有胜利者!

         《无想大帝》作者无想,你说我抄袭可敢文斗一次以辩真假!让我看看你的至真幻觉是不是连天地文心也能欺骗!

         尹川的发言掀起了轩然大波,龙的天穹里全是关于文斗的帖子。

         尹川提出来的至真幻觉也被万能龙友解释出来。

         万年二楼李云聪:“至真幻觉是所有文人晋升时天地文心给予的天赋,或者有文宝的三星以上作者也可以释放,他确实可以骗过我们这些底层作者,从各种方面上说!”

         “真的要文斗么?无想怎么说?”

         ……

         别墅里一个中年男子看着尹川发言,脸色阴沉冲着电脑狠狠砸了一拳。

         他是《无想大帝》的作者,辛辛苦苦几十年写作才熬到三星作者,偶然机会他得到了文人文宝,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他忌恨天才作者,看到他们蒸蒸日上的成绩,就有毁灭这些朝阳的欲望。

         但他有理智,新人榜前几有文人关注,用至真幻觉针对他们很容易被文人识破。

         第十名的《碎天》尾大不掉,正是下手的最好对象,可没想到仅仅几天《碎天》就冲到了新人榜第八名!

         “可恨,竟然要文斗!三十几年了我还是三星作者,嘿嘿嘿,毁掉一个天才……这种感觉想想也很美妙!”中年男子手舞足蹈,疯狂夹杂报复的快感直欲透眼而出。

         尹川发完帖子不久,无想回复了:明天此时,天地文心见证,与你文斗!

         “怎么回事?真的文斗!一下毁两位作者!”

         “看不懂这个世界了,究竟谁是抄袭狗。”

         无极盟:“脸保养好了么,真相就在明天,我们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是说在座的各位。”

         天子军:“那些说《碎天》抄袭的,明天文斗若是毁了尹无字,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帮凶,且静静等着吧,看这天地文心饶过谁!”

         尹川知道无极盟、天子军建立,但他一直没有去过,本来想等事情结束再一起跟大家好好聊聊,却没料到要走文斗这一步。

         他在书评区留言:感谢无极盟、天子军及一直信任、支持无字的朋友,文斗之后无字不知道还能不能码字,今天就不和大家聊天了。

         想说的有很多,更明白写好《碎天》就是对大家最好回报,你们就是这样一群很傻很可爱的人!

         不说了,今晚无字尽量多存稿。

         尹川留完言开始写《碎天》,他的注意力难以想象的集中,一小时达到一万五千字。

         【夜良良你今天必死,现在有两种选择摆在你面前,要么顺从我,皆大欢喜,让喜欢你的带着遗憾记住死去的你;要么反抗我,玉石俱焚,让你喜欢的带着憎恨祭奠你。】

         夜半,月色晦暗,繁星隐没,仅有几声虫鸣鸟叫随风飘散。

         码完字尹川推开窗静静看着夜色,默默感受难得的安静清闲。

         察觉旁侧微有异动,尹川撇过头,看见白潇潇仰头注视云层中不断隐现的蓝色月亮。

         恰在此时,白潇潇低首回望,两人目光交织出淡淡的默契。

         尹川心中怦然一动,那是怎样一双眼睛,没有焦急担忧,没有世事感慨,如同婴儿般明亮清澈,却又多出一丝丝暖人的温度。

         不需说话尹川便已明了,她心中自有一片净地。

         两人相视一笑点头,各自回房睡觉。

         ********

         感谢那无情的打赏,作者第一次收到,有点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