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可能是误会
    顾犇的脸色又如同被乌云笼罩的天空,脸上表情异常狰狞。

     溥侵也是。他扬起自己的皓月宝刀,径直向金胤砍去。

     幸好这时候史乘桴大步跨前,飞速拦住了他。史乘桴劝慰溥侵冷静,说:“二师兄,这可能只是一场误会,先彻查明白吧,不然……”

     不等史乘桴说完,溥侵一掌将他打飞。拿着手中的皓月宝刀,依然直攻金胤,怒道:“金胤,拿命来!”

     金胤顺势一躲,跟而还一回掌,差点将溥侵打倒在地,同时那一把青穆剑,接受他的召唤,很自然的飞回他的手中。

     顾犇看着顾柳烟,此时她的脸色苍白如鬼,身子更是虚弱得不能再虚弱。因为顾柳烟完全说不出话来,他布满血丝的虎目又直视金胤,怒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金胤,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你把话给我说明白!”

     金胤皱眉,神情忧虑而痛苦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我睁开眼睛,立马便看见了躺在我身边的柳烟。柳烟一直没法苏醒过来,哪怕我使劲给她输内力……”

     “你醒来时她就这样?哈哈,真好笑!金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柳烟爱慕已久,却一直不敢表达!所以今天,你便采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夺走她、伤害她,你真是无耻!”溥侵仰天大笑,内力暗涌向前,正准备再次打向金胤。

     张垚再次站出来,他也拦住溥侵说,“二师兄,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你先不要动怒,暂且离开这里,出去想办法医治柳烟师妹才是最重要的!”

     “对,对,对,张堂主说的很有道理……”其他人纷纷点头赞成张垚所言。

     内力早已消耗大半的金胤抱着顾柳烟吃力的站起。不料这时候,溥侵又连忙上前,一把夺过他怀里的顾柳烟,再发一掌将他推开,而后径直往外走。

     看到这里时,金戈又大致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无非就是他的父亲金胤被众人误会,成为众矢之的。然后顾柳烟死了,金胤跟溥侵之间的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而事实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确实如金戈所想的那番。

     离开北玄洞后,顾柳烟一直躺在床上。哪怕顾犇和溥侵想尽了办法救她,可是她始终没有苏醒过来。而且顾犇和溥侵百思不得其解。不解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虚弱,但是身上又毫无伤痕,也没有受过内伤。

     溥侵一直守在顾柳烟的床前,不舍得离开半步。

     顾柳烟的贴身侍婢易玄衣,总会在溥侵睡着的时候给他披上一件厚点的衣裳,总会在用餐的时间端来可口美食给溥侵吃。

     易玄衣的嘴上还总是安慰溥侵,说顾柳烟很快就会苏醒过来,而她的心底却又不希望顾柳烟能够苏醒过来。

     自北玄洞出来后,金胤被锁在了一个石牢里。顾柳烟一天不醒,就一天不会有人来证明他的清白。

     在石牢里时,金胤极力抑制自己内心的躁乱和忿怒,安神静心打坐。现在他的心里还想着顾柳烟,想着可怜的她,同时也想着他的妻子易香绮。然后他还使劲回忆着这整件事情,即:那天他在飞云瀑下练剑,练着练着,他体力透支,累躺在河边,不知不觉间睡去。而晚上醒来,他已然身在北玄洞。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深受困惑。顾犇在等他,等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迟迟给不了。

     这一天晚上,依然身在石牢的金胤很是心神不宁。他总觉得,今晚更加不太平,会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发生。

     果然,他刚想完,便见得不远处石壁上闪烁着一道凌厉的剑光。紧跟着,一条黑色的人影如一阵疾风,很是快速的窜了进来。

     守卫在洞里的那一排兵卫,还没来得及出声和抵抗,立马便被一把长剑一一划破脖子,迅速倒地。

     乍时,金胤的眼睛就像两把锋利的刀子,偏头眼神凛冽凝视着那条黑影。

     不等他说一句话,那条黑影便落在了他的面前。而后,黑衣人再次一挥手中的长剑,将铐在金胤手脚上的铁链全部斩断。

     金胤浑然一怔,两行剑眉间也浮现一抹杀意,眼睛愈发深邃有神。他正要询问黑衣人是谁,不料黑衣人立马用比较沙哑的声音跟他说:“此地不宜久留,溥侵会置你于死地的。我相信你,现在你跟我走吧,不然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出去了。”

     金胤自然没动,剑眉微蹙,极其沉着冷静,直接询问,“你是谁?”

     黑衣人无奈轻叹,随即摘下面纱让金胤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戴上,说:“这几天我都在查这件事情,可是结果很不理想。今天上午我还见到了大嫂,她让我转告你,她相信你,并且一直等你。另外大嫂还对我透露了一件天大的喜事,所以我迫不及待来这牢底救你,不惜一切只为带你出去!”

     原本金胤极其愤怒,因为他不明白黑衣人为什么要直接杀了那排卫士,点了他们的穴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现在听了黑衣人的话,他暂且不再在意这一点,只是摇头否决他说:“这不可能,我不能走。要是我一走,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畏罪潜逃。而且师父还在等待我给解释。”

     听此,黑衣人又好声好气劝导他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师兄,现在溥侵已经有小动作了。目前你听风堂的人,一小部分已经被他控制了。”

     金胤还是摇头,很固执说:“不行。如果我这样走了,师父一定会对我大失所望。”

     黑衣人越来越焦急,又连忙补充说:“那你就不管嫂子和她肚里孩子的死活了吗?嫂子她有身孕了,你现在不出去,哪天柳烟师妹死了,溥侵连他们两个都不会放过的!”

     “香绮有身孕了?你说的是真的?”金胤突然茅塞顿开。

     黑衣人又想也不想说:“大师兄,我冒死过来救你,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