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7章 杀父仇人
        夕日天连忙一阵小跑,刚刚来到日向一族的门口之时,却突然发现就在这大院的一个角落里,本来宁静的一个清晨,却出现着一个小孩十分悲惨的哭声,出于好奇,他稍稍多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然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哭的就像是死了亲爹一样的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才三四岁年纪的日向宁次;

         不仅如此,日向宁次的额头之上还赫然就绑着白色的孝巾,这就说明,日向宁次,他,他可能是真的死了亲爹呀!

         顿时,夕日天的额头就不由的紧紧一皱;

         日向宁次的亲爹可是日向日差,日向一族现任族长日向日足的亲弟弟,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虽说日向日足是宗家,而日向日差是分家,两者之间地位悬殊,但是若是论实力,日向日差的白眼未必就会输给他的哥哥日向日足,甚至,从小到大,日向宁次的亲爹日向日差的天赋就还要胜过他的哥哥!

         这样的话,以日向日差的实力,以及他们日向一族的强大,他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而更奇怪的是,就算日向日差是分家,但他也是日向一族,而且还是日向分家的首领,再加上他和身为族长的哥哥日向日足关系非同一般,因此,哪怕日向日差真的是不幸身亡,按理说,也不可能只有他的儿子日向宁次一个人这么找一个角落里为他默默哭泣吧?

         日向一族怎么着也得给他办一个普普通通的丧礼吧?

         除非,在日向一族看来,日向日差的死并不光彩,甚至根本见不得人!

         立刻,想到这里的夕日天不禁是内心一紧,他想到了火影原著之中的剧情,虽然说他成功的阻止了雷之国云忍村的阴谋,改变了整个火影世界的走向,但是最终这件事都还是要有一个结果;

         之前,日向日足除了向他道谢以及想拉拢他之外,根本没有透露这件事的处理结果,但是很明显,在某种程度之上,日向日足保护了夕日天,因此,木叶的高层才没有过多的注意到夕日天的强大;

         同时,日向一族也成了整件事除了他之外,唯一知道全部真相的人,而知道全部真相的他们,却并没有直接处置日向宁次;

         这,这只有可能是一种情况……

         结合火影原著的剧情,夕日天明白,这一定是日向宁次的父亲日向日差为了保护儿子,而将一切的罪责都自己一力承担,然后自杀身亡,也只有这种情况,才能解释夕日天看到的这一切;

         想明白这些的夕日天,不禁为日向日差的爱子之心感到惊叹,也为整个日向一族的宗家和分家的制度感到无比的悲哀,如果没有这个制度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加强大,甚至真的有可能赶超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做到木叶的最强一族!

         这时,就在夕日天缓缓的点了点头,继续向着门外走去之时,突然,角落里的日向宁次猛的一下子回过头来,虽然小小年纪,但目光却十分的冷竣,就似乎把夕日天看作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紧紧的咬着小嘴,死死的盯着他;

         夕日天明白从今以后,一颗仇恨的种子就已经深深的埋在了日向宁次的心中,以他这个年纪,自然还分不清楚真正的大是大非,他已经将日向一族,夕日天,以及雷之国云忍村这些人都视作为他的杀父仇人;

         没办法,但夕日天相信,总有一天,日向宁次他一定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让他父亲不得不选择自杀身亡的真凶!

         ……

         同一时间,木叶村的火影办公室之中,木叶最有声望的两大实权人物,三代火影和志村团藏两人齐聚在此,同时,还有三个暗部部队的成员正半跪在两人面前,这个为首的暗部成员不是别人,正是不久之前才被三代火影亲自任命为暗部第七小队分队长的旗木一族的天才旗木卡卡西;

         “团藏,日向一族刚刚已经正式向我报告了两天前的事情,因为族长日向日足的弟弟日向日差对自己的地位不满,便勾结雷之国云忍村,哄骗他的儿子日向宁次将日向雏田抱走,以此做到人不知鬼不觉的掳走日向雏田的阴谋,结果此事却不小心被夕日一族的幼子夕日天撞见,对战之后,夕日天因为力不从心而昏倒,不过,幸好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否则我们木叶就又将损失一位少年天才;

         同时,雷之国云忍村的黑衣首领由于知道事情败露,他们根本逃不出我们木叶村,为了不让我们木叶村抓住他们而握有云忍村的把柄,便选择集体自杀身亡,而事后,日向日差也同样选择以死谢罪,不仅如此,日向一族也向我提出一个请求,由于日向宁次年纪尚小,而且是受到父亲指使,他们请求我们不再追究这个小鬼的责任,以为我们保留一个有可能成为木叶村未来重要的新星人才!”

         “嘿嘿嘿嘿,三代,你真的相信日向一族编出来的这么一套鬼话吗?”

         三代火影的话音刚落,志村团藏便不由的一阵冷笑,同时,目光一抬,已经明晃晃的盯在了旗木卡卡西的脸上:“旗木卡卡西,以你这个年纪,就能当上暗部分队长,三代可真是对你器重有加呀,哼,不如你来告诉我们真相吧,因为你可是当时第一个赶到现场之人,我相信你一定看到了什么!”

         “不,团藏大人,日向一族所说与我所见完全一致,我没有看到其他任何的东西!”

         “什么?旗木卡卡西,你……”

         志村团藏听到卡卡西这么一说,不由的立刻眉头一皱:“罢了,罢了,嘿嘿,既然现在我们木叶村也没有任何损失,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志村团藏说到这时,明知此事有诈,但三代和他的得意门徒卡卡西却都装瞎,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吞下一口口水,不再去深究此事,毕竟,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他更在乎的则是两天之后的这一批见习下忍之中的数名天才,尤其是夕日天这个让他和三代火影都同时不可思议的少年天才的最终归属问题!

         夕日一族的遗孤幼子,让他都不禁对对方的能力感到震惊不已,这个天才中的天才少年夕日天,他志村团藏以及木叶根部都将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