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顾诉沐听曾经的恋情
        指着站在眼前的顾芸菡,沐伊雪嘟起嘴巴,一双眼再次眨啊眨,很是无辜的说道,“你是来找轩的对不对,可是,很不巧,他刚走,去上班了呢。”

         看着眼前孩子般的沐伊雪,顾芸菡微微一笑,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昨天就来了。”

         “昨天?”不可置信的重复,沐伊雪一双手瞬间捂住嘴巴,双眼瞪得大大的,仿佛听见了多么恐怖的一件事?身子踉跄的竟后退了一步。

         看着无法相信的沐伊雪,顾芸菡立马上前,一只手轻碰沐伊雪的肩膀,皱着眉头担心的问道,“那个,你没事吧?”

         “不可能,这不可能……”手刚碰上肩膀,沐伊雪躲开顾芸菡,摇晃着身子再次向后倒退,一颗头不停地摇晃,始终无法相信,“这不可能,不可能……”

         自己的话被人质疑了,顾芸菡放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放在胸前,很是纠结。同时,一颗头埋得低低的,视线落在脚尖,微微说道,“我没有骗你,真的,我从来都不说谎的。”

         “我不相信,不相信……”疯狂的摇着头,沐伊雪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突然,身子碰到秋千,一个踉跄,沐伊雪坐在了秋千上,一只手紧紧的抓着绳子。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小树林,背后,是清澈的湖水。

         抬着步子慢慢走到沐伊雪面前,顾芸菡一只手在沐伊雪眼前晃晃,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有说话,沐伊雪依旧呆呆的望着前方。

         看着呆滞的沐伊雪,顾芸菡眉头皱皱,转个身子一同坐到秋千上,一只手握住沐伊雪垂放在腿上紧紧握成拳的手,另一只手抓住了秋千的另一条绳子。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秋千上,同时看着眼前的小树林。

         感觉到沐伊雪慢慢恢复正常了,顾芸菡轻声说道,“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你和轩是怎么认识的吗?”刚说完,顾芸菡立马转头,手放开绳子,放在胸前摆摆,紧张的补充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的故事而已。”

         僵硬的转过头,两眼无光的看着顾芸菡,沐伊雪要确定她说的真实性。

         “你放心,我是不会和你抢他的。当初,是我先离开的,而且,这么长时间了,他已经爱上你,并娶你为妻了,而我,也遇见了我一生中必须珍视的人,所以,我们只会是曾经,没有未来的。”握住沐伊雪拳头的手微微用力,仿佛在安慰沐伊雪那颗不安的心。

         盯着顾芸菡看了半天,渐渐确定了她眼里的真诚,沐伊雪一双眼慢慢恢复了光亮,握着的拳头也慢慢舒展开来了。微启红唇,沐伊雪担忧的问道,“你真的不会和我抢轩吗?”像小孩一样,仿佛要被人抢走心爱的东西,沐伊雪紧张又害怕的看着顾芸菡。

         “放心吧,我没有骗你。轩不是最讨厌人骗他吗,我也是。”闭着眼点点头,顾芸菡再次真诚的说道。

         得到保证,沐伊雪一颗心渐渐放下来了。朝着顾芸菡微微一笑,沐伊雪轻声问道,“你昨晚怎么会出现我家啊,我昨晚不在家,所以不太清楚。”说道“我家”的时候,沐伊雪还有意识无意识的加重了语气,自然的语气中,隐隐带着幸福的笑容。

         看着沐伊雪幸福的笑容,仿佛已经看见了他们之前幸福的生活,无数尖锐的针瞬间刺向了心脏。平淡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变化,顾芸菡指指自己,轻声问道,“我吗?”

         转过头不再看沐伊雪,顾芸菡视线落在了某颗大树上,“你能理解被一个人狠狠恨的滋味吗?”苦苦一笑,顾芸菡自言自语,“应该没有吧,你这么可爱,身边的人都很喜欢你吧。”

         “芸菡……”突然悲伤的气氛,沐伊雪忍不住叫出了声。

         没有听见般,顾芸菡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沙哑的嗓音继续说道,“当时的我们,就像大家眼里的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一样,过着幸福的童话生活。分开,从来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牵着手奔跑,一起在午夜12点坐着摩天轮,一起站在山顶发誓,一起为对方努力实现想要实现的愿望……”仿佛所有的美好都在眼前,顾芸菡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

         而一直盯着顾芸菡的沐伊雪,听着这些话,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无力的扯扯嘴角,沐伊雪轻声说道,“你们当时真的很幸福呢。”

         “我也觉得。”扭头看了眼沐伊雪,顾芸菡视线又落到了某颗特定的树上,“可是谁能想到,一次意外,他受伤了,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流血,根本就无法上前,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曾经太过惨烈,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我们分开了,谁都羡慕的我们,分开了。无法在回到他的身边,我每天都过着煎熬的日子,我不想要他恨我,我想要他原谅,你懂吗……”扭头看向沐伊雪,顾芸菡哽咽着说道。

         泪流满面,脸色已经苍白的顾芸菡,沐伊雪一把将其抱住,纤细的手微拍背部,轻声安慰,“我懂,我懂……”

         “不,你不懂的。”一把推开沐伊雪的怀抱,顾芸菡拼命的摇头,“你不懂的,你怎么会懂呢。你不知道见不到心爱的人的滋味,你不知道被心爱的人恨着的滋味有多么的痛苦。无数的背影擦肩而过,你想要搜索,却又害怕,期待他的出现,又害怕他的出现。无数次的挣扎,内心的煎熬永远都是残忍的。”

         说道最后,已经泣不成声的顾芸菡,半弯下腰,胳膊肘撑在腿上,一双手将满是泪水的脸捂得紧紧地。

         颤抖的身子,秋千开始微微摇晃。沐伊雪一只手抓着绳子,一只手温柔的在顾芸菡的背上轻拍,“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所有的伤痛,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烟消云散。如果依旧痛苦,那只是时间不够,或者你不忍心放手而已。

         在这个世上,永恒的伤痛是不存在的。孤单的来,孤独的走,留下的,只是自认为回忆的东西。生带来的是空白,死留下的也只能是空荡。空空如也,一切皆不存在。沐伊雪这样认为。

         温暖的阳光照射,金色的晕圈将两人紧紧环在一起,微风吹过,发丝浮动,带走一丝伤感。

         渐渐地,颤抖的身子不再颤抖,悲伤的哭泣慢慢消失,轻拍的小手收回,两人平静的同坐在秋千上。

         抬起头,简单的整理了下狼狈的自己,顾芸菡扯扯嘴角,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让你失笑了。”

         “没有。”摇摇头,沐伊雪轻声说道。

         “这么长时间来,从没有想别人说过这些,突然说出来,心里瞬间舒服多了。”深呼口气,整个人瞬间轻松了很多。握住沐伊雪的手,顾芸菡真诚的说道,“雪儿,谢谢你。”

         摇摇头,沐伊雪抓着绳子的手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没有。”

         “真的,谢谢你。”顾芸菡再次感谢。

         沐伊雪没有说话,再次不好意思的笑笑。

         片刻后,顾芸菡轻咬下唇,声音低低的,几乎快要听不见了,“我现在只是想要得到他的原谅,你能帮我吗?”

         “我……”看着顾芸菡,沐伊雪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挺可怜的,就刚才的那些话。可是,她也是他老公的前女友,不是吗?

         知道沐伊雪在犹豫,顾芸菡立马说道,“雪儿,我真的只是想要得到他的原谅,只是想让我的心好受一点,你放心,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的。”

         “我知道。”她的确是这么对她说的,而且一再的在做保证。

         “那你就帮帮我好不好,雪儿?”顾芸菡双手握住沐伊雪的手,眼里满是乞求。

         “帮是可以帮,只不过……”皱皱眉头,沐伊雪轻声说道。

         突然跪在地上,顾芸菡抬头看着上方的沐伊雪,激动的说道,“只要你肯帮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看着紧握的手,沐伊雪站起身想要将顾芸菡拉起来,同时不满的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了,她有那么恶毒吗?

         “对不起,对不起……”一看到沐伊雪有点不高兴了,顾芸菡立马道歉。

         “先起来吧,地上刚下过雨,很潮湿呢。”说着,已经拉起顾芸菡起来,再次坐在了秋千上。

         “雪儿……”看着沐伊雪要走,顾芸菡立马拉住沐伊雪。她不答应她吗?难道她说的话,她还是不相信吗?担忧的望着沐伊雪,顾芸菡满脸的紧张。

         放开顾芸菡的手,沐伊雪说道,“我去叫人,你的腿受伤了。”说完,沐伊雪便朝着小树林里走去。

         坐在秋千上,看着走的有点急的沐伊雪,顾芸菡笑笑,“好单纯啊。”她的几句话,几滴眼泪,她就心软了。面对老公的前女友,她是大度呢,还是真傻啊!好笑的摇摇头,俯下身,掀开已经被染红且有点湿漉漉的裙子,露出了白皙的长腿。

         只是,那伤口处,不断流出的鲜血,让顾芸菡皱了皱眉。昨天刚受枪伤,今天是不能下床的,可是,她还是执意下床了,且还走了这么长的距离。其实,她刚到这的时候,她都已经感觉到伤口已经出血了。只是纱布包裹着,没有沾染因风飘逸的白色长裙。

         刚才突然跪到草地上,伤口本身受到压迫就在出血,湿漉漉的地面,湿气的原因,伤口大概已经发炎了吧。

         小心翼翼的解开纱布,当看到伤口时,顾芸菡闭了闭眼,这伤口,真的有点狼狈呢。

         很快,前方传来脚步声,顾芸菡抬起头,当看到匆匆赶来的管家和沐伊雪时,笑了笑。“你们来了。”

         “管家爷爷,你赶快帮她看看,她的腿流了好多血,而且伤口好像发炎了呢。”刚走到顾芸菡面前,看着腿上的伤口,沐伊雪立马说道。

         “有点严重呢。”眼光扫了扫地上已经被染红的纱布,管家拿过药箱,开始给顾芸菡处理伤口。

         “管家爷爷,你轻点,她会疼的。”皱着眉头,沐伊雪蹲下身,看着管家处理伤口。

         “少奶奶,你放心,我会轻点的。”她家小沐儿就是这么好心。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大概早把眼前这女子给扔出去了吧。不过小沐儿叫惯了,这少奶奶还真有点绕口呢。但是,在这个女子面前,他怎么可能让他家小沐儿输了气势呢。管家一个人在心里如是想到。

         “我能忍得住,雪儿,别担心。”伸手碰碰沐伊雪的肩膀,顾芸菡咬牙说道。

         抬头看了眼顾芸菡,沐伊雪嘟着嘴说道,“忍是忍得住,可还是会疼啊!”

         看着伤口即将快要处理好,沐伊雪站起身,看着脸色已经苍白的顾芸菡,伸手帮她擦掉脸上因疼痛而冒出的汗水,不满的说道,“这是谁伤的你啊,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难道不知道会痛吗?要是被我抓住了,小心我告诉轩,让轩狠狠的揍他。”

         听到沐伊雪的话,尤其是那恶狠狠的眼神,顾芸菡不禁打了个冷颤,随即立马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她怎么可能告诉她,这是她自己开枪打的,而且主要目的是想要使用苦肉计,然后让轩心疼,而后原谅自己。

         “怎么不严重,小心我画个圈圈诅咒他,哼。”说着,沐伊雪还扭头,45度直直的看向了被叶子划分成碎片的天空。

         “少奶奶,伤口处理好了,放心吧。”收拾好东西,管家站起身,拍拍沐伊雪的肩膀,以让其放心。

         “哦。”依旧处于生气状态的沐伊雪,拉长声音不满的说道。

         “小姐,要不要我让人送你回卧室,这里比较潮湿,对伤口不好。”看着坐在秋千上的顾芸菡,管家问道。

         “我……”

         不等顾芸菡说完,沐伊雪直接打断她的话,转头朝着管家说道,“管家爷爷,你赶快叫人把芸菡送进房间吧,伤口再发炎可就不好了。”

         “是,少奶奶。”

         ------题外话------

         今天看到有人订阅章节,墨雪真的很开心呢,墨雪一定会加油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