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幸福代嫁新娘
        黑夜,海边别墅的新房里,正上演着一幕幕令人娇羞的画面。

         只是细看画面中的男女,着实不让人诧异。女子满脸娇羞的躺在男子身下,性感诱惑的身材与娇媚的嗓音,处处散发着让人着迷的味道,任任一个男子看到都会忍不住吧!可就是这样魅惑的女子,对正抚摸她的男子而言,仿佛失去了魅力的光环。

         看着身下享受的女子,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眸里划过一丝不屑,愈发加大力道,像是在发泄着什么,又像是在宣告些什么……

         而与新房的春光明媚相比,隔壁的黑暗房间里,娇小的沐伊雪,这个今天刚参加了结婚典礼的新娘,此时正紧紧蜷缩着身子,两只手用力捂住耳朵,不去听那隐隐约约传来的放荡呻吟声和粗重喘气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因为她说谎欺骗了他吗?沐伊雪用力咬住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一滴泪顺着脸颊慢慢低落,凉透了心。

         “你会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想起他的冷酷和残忍,沐伊雪就感觉浑身发抖,她遇上了一个恶魔,不,是比恶魔还可怕的黑暗帝煞。

         沐伊雪将头紧紧埋在双腿间,不愿去想自己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可是,耳边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和脑海里不断冒出的画面,却时时刻刻刺激着她,那些残忍的画面逼得她无处可藏。

         ……时光流转到亮丽的白天……

         炎热的中午,安宁国际大酒店里,一场豪华的盛世婚礼正在举行……

         “墨骐轩,你是否愿意身边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穿着黑色长袍的神父站在主婚台前,向下面的新郎询问。

         与众多婚礼一样,在神父的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新郎墨骐轩一声坚定有力的“我愿意。”瞬间响彻了整个婚礼殿堂。闻声,台下坐着的几位中年人满脸笑意的点点头,众位宾客们亦露出了羡慕和祝福的笑容,但其中也不乏嫉妒之光。

         背对众人而站的新郎,一头桀骜不驯的短发,刘海肆意的挡在额前,露出浓黑的眉毛,一双深邃看不透的双眸,挺而有型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和那棱角分明的脸颊,构成了一幅万年难成的妖孽面容,只是这如雕刻般的面容上此刻却找不到丝毫的喜悦和幸福之意。

         “程清苓,你是否……”神父对着新娘说出同样的话后,已经开始准备之后要说的话了。不是他紧张,而是那答案肯定和新郎一样,瞬间便会说一声“我愿意。”

         今天这场豪华盛大的婚礼,谁都知道两人的父亲是至交,结婚是必然的结果。而最最重要的则是,两人的结婚,标志着F市两大顶尖企业的联姻,这无疑让这场结婚典礼成了最轰动整个F市的大事。

         门外,等待大家的便是无数的闪光灯和摄像。而下边坐着的,哪个不是F市顶尖人物。这场婚礼,不容出任何的差错。

         安静的礼堂,指针一分一秒的走动,声音清脆,严肃。久久听不到回答的大厅渐渐出现了杂乱的声音,且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而众人的焦点——新娘——程清苓,此时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深深低着头,因头戴面纱而看不清她的表情。

         看着台下越来越慌乱的场面,神父心里瞬间疑惑了,“这新娘是怎么回事?”嫁给MS国际总裁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这新娘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压抑住心中的好奇,神父深呼吸一口,提高声音再次提问,“程清苓,你是否……”

         而不变的,新娘依旧保持沉默是金的原则,静静地站在台上,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安静的教堂里慌乱越来越大,坐在下边的程清苓父亲——程德焦急了,“清儿,清儿,快回答啊。”

         看着身边老朋友,也是亲家的那黑到极点的脸,听着身后那些琐碎的低声探讨声,程德只感觉自己丢人丢到家了,只能一遍遍的催促着这个从小就听话的乖女儿,别无他法。

         不过好在他叫了几声之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了,随后便是不断的掌声和祝福。只有不远处的桌子上,几个美男不停地摇头叹息。

         热闹的婚礼上,双方家长忙碌的招呼亲朋好友,不,更准确的说是商业伙伴,而最重要的新郎和新娘却在典礼之后立即消失不见了。

         “程清苓呢?”突然,离婚礼大厅不远处的楼梯间,传出了一句冰冷到极致的质问。而说话的人正是刚才那个回答相当利索的新郎,墨骐轩。

         原来,刚才新娘不回答是因为,是因为新娘根本就不是程清苓,而是她在一场车祸中救出来的沐伊雪,非亲妹妹但胜似亲妹妹的沐伊雪。那么,新娘程清苓呢?

         面对墨骐轩太过强大的气场,沐伊雪无意识的退到了墙角。那种无形的压力逼迫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可背后传来的冰冷触感却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不能说。

         不敢去看那双深邃的仿佛能看清人的眸子,沐伊雪一双眼直直的盯着脚上的水晶鞋,红唇微启,“我不知道。”

         “哦,是吗?你好像很怕我?”冰冷的脸慢慢靠近,直至在离那张有点婴儿肥的脸还有几厘米的地方,静静地停了下来。

         “没有。”沐伊雪语气很是平静,看上去也异常淡定,如果忽略了那几乎穿透衣服的指甲和那双躲闪的眼神。

         “哦?是吗?”修长的手指从脸颊轻轻滑过,轻轻地描摹尖尖的下巴,如此温柔如水的动作,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猛然加大力道,强迫沐伊雪直视自己。

         墨骐轩一双豹子眼审视着眼前平静又陌生的脸,足足两分钟后,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喜欢说谎的人。”

         幼年的记忆和年少的无知,让他对爱情,婚姻,亲情,没有丝毫的感觉,亦没有任何的幻想。之所以选择和只在照片上见过的人结婚,也只不过是他的伪装和无所谓而已。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忍受新娘被替换。因为他这一生中,最痛恨的事就是欺骗。

         “我,我没有说谎。”水灵灵的大眼一眨一眨的,很真诚。而身下,沐伊雪指甲已嵌入了手心,是的,只有痛才能让她有勇气面对这个气场强大的,陌生人丈夫。

         ------题外话------

         ps:看文的亲们还请有点耐心哦,后面的故事会更精彩的。到了二十几张文文才开始真正有意思,所以,一定要有耐心哦。

         还有就是,此文文结局美好,不会弃炕,所以大家可以放心的阅读,喜欢的话还请一定要抱走哦!如果有任何的意见,还请在留言板留言,墨雪会认真回复的。哦了,不打扰大家看文文了,祝看文文的亲们看文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