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美梦被扰的无奈
        “爷爷……”她,也有亲人了。

         “乖……”粗糙的手擦去眼角的泪水,管家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小沐儿,爷爷先出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在这里先睡会儿,好好休息。”说着,管家直接起身离开了。

         没了墨骐轩在身边,再加上管家无微不至的悉心照顾,沐伊雪很快就有了精神。不过,她也没出过房间,一直在床上躺着。

         可是,美好的时光好像总是那样的短暂。天,黑了亮了又黑了。

         身子疲惫的沐伊雪躺在房间里边看了会电视剧后,很快就睡下了,一觉睡得很舒服,很安心,把所有的烦心事都通通跑到了脑后……

         午夜12点,黑洞洞的别墅外,吱的一声,一辆黑色轿车猛然间停下来,在地上划出了长长一道。

         路灯照耀下,一身黑色意大利手工西装,黑色衬衫,黑色皮鞋的墨骐轩出现了。只见他迈开修长的腿,一步步的向着别墅走去。轻轻转动,大门开了。

         一眼看去,一片漆黑。但漆黑的只有些许月光的大厅并没有让墨骐轩止住脚步,相反,一双深邃的眸装着与世界不符的冰冷,全身散发着帝王般的霸气与尊贵,不断向楼上走去……

         安静的空气里,一声碰的开门声显得异常明显。墨骐轩大步迈入房间,傲然站在床前,看着月光照耀下睡得异常香甜的沐伊雪,冷冷一哼。

         没想到在他不在的日子,她适应的到挺快的,也挺会享受的嘛。他可没忘记管家忙前忙后的伺候床上这位‘老佛爷’。

         欺骗了他还想这样悠闲的睡觉?墨骐轩一双深色的眸子里瞬间散发出冷意的鄙视。“起来。”一声低吼,墨骐轩迈开修长的腿,直接一脚踢在了裹着被子睡觉的沐伊雪身上。

         碰,重物砸在地上发生巨大响声。与此同时,一声“啊……”的惨叫从沐伊雪的嘴里发出。

         身体的疼痛让沐伊雪皱着眉头,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睡在地上,沐伊雪好奇了。“怎么回事啊?”她一向睡觉都比较安稳,怎么会掉在地上呢。“好痛啊!”揉揉摔痛的屁股,沐伊雪嘀咕了一句,“最近得罪李华扁三剑客之一了?怎么总是受伤啊。”

         沐伊雪挠挠脑袋,慢慢的起身,手趴在床边借力站起身上床。

         “还想睡?”

         “嗯,好瞌睡啊。”脑袋迷糊的沐伊雪脱口而出。几秒后,透过缝看见床对面傲然站着的墨骐轩时,身体猛的颤抖了下,瞳孔瞬间放大,“你,你怎么会在这?”瞌睡虫瞬间消失了。

         看着质问自己的沐伊雪,墨骐轩眉头微皱,身上的冷气已慢慢散发开来,不再去看凌乱的沐伊雪,墨骐轩转身直接向门外走去。

         就在沐伊雪以为他要离开,而她要睡觉的时候,一个地狱般的声音传了过来,“过来。”就两个字,沐伊雪上床的动作立马僵住了,一条腿弯曲地站在地上,一条腿搭在床上,半个身子躺在床沿,动作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眼睛咕噜噜一转,看着敞开的大门,沐伊雪瘪瘪嘴,很不情愿又害怕的向墨骐轩离开的方向走去。

         他不在的时间里,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最后总结出,面对这个冷酷的人,她只有顺应他的意思,乖乖听他的话,她才会健康一点,她的命才会长久一点。谁让她自己没权没势还没身手呢。

         “蹬蹬蹬。”沐伊雪敲了三下门,站在门口等待主人的召唤。可是,一分钟后,没有人说话,沐伊雪鼓起勇气,看看黑乎乎的房间,再次敲门,“蹬蹬蹬。”

         声音刚落下,房间里瞬间传出了极不爽的声音,“你是僵尸吗?还不滚进来。”

         听着从嗓子吼出来的声音,沐伊雪不由得再次哆嗦。心里不满的嘀咕,她怎么可能是僵尸,僵尸有这么好看的吗?她敲门是有礼貌好不好,没感情,没风度的冷血生物。挺起胸膛抬起头,蔑视一般的看着黑乎乎的房间,沐伊雪不爽的低声说道,“滚,你倒是给我滚一个给我看看啊。没风度的臭男人,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怕你吗,哼。”

         就在沐伊雪发泄一句,踏入房间的刹那间,蹭,房间瞬间变亮了。眼睛被光线刺得在原地眯了一会后,沐伊雪开始好奇的观望这个陌生的房间,“怎么全是黑色啊?”真不像人住的地方。

         沐伊雪莫名的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仿佛进了神话中的地狱般。

         “过来。”看着在自己房间到处张望乱晃的沐伊雪,墨骐轩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她那样,他有一种被人审视的感觉,而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突然地怒吼声,沐伊雪瞬间回过神来了。停下张望的脚步,乖乖地朝着墨骐轩所在的浴室走去。

         “啊……,你,你……”沐伊雪猛的转过身,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他,他怎么可以不穿衣服啊,虽然他们是夫妻,而且也发生那啥事了。

         可是,她还是第一次见男人的身体呢,而且还是*的。

         “服侍洗澡。”墨骐轩闭着眼睛不去听那鬼吼的叫声,宛若古代的皇帝,静静等待妃子上前伺候。

         不去理会慢半拍的人,冷彦希纳闷了。真不知道为啥,一见到她那傻不拉几的样子,他的火气就莫名的直线上升。平时的他可是很少发怒的。

         犹犹豫豫半天,宛儿轻声问道,“那个,你可不可以自己洗啊。”说道后边,声音几乎消失了。显然,她自己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你说什么?”墨骐轩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得,悉听尊便。沐伊雪慢慢放下双手,而后闭着眼转身,眼皮微微睁开,露出一点点缝隙。

         没办法的沐伊雪,蜗牛般的走到浴盆前,上边唯一的按钮处按了下。还是让他先泡在水里比较好,省的他这么暴露。沐伊雪在心里说道。

         弯下身按钮刚按下,身子就被一脚踹了出去。“啊……”的一声尖叫,沐伊雪很狼狈的坐在了地上,而小小的脑袋,则撞在了硬邦邦的墙上。

         面对某人突来的一脚,宛儿瞬间火了,也忘记了之前的害怕,直接朝着浴缸里的人吼道,“我给你放水,你踢我干嘛。”真是的,莫名其妙,他是更年期了还是月经失调了啊。沐伊雪一双眼狠狠地瞪着罪魁祸首。

         墨骐轩看着那一脸无辜又怒的沐伊雪,深深吸口气,按下另一个按钮,温水从身子底下慢慢冒出,就像按摩一样。“还不过来。”墨骐轩低声吼道,他就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

         看着墨骐轩那双近乎要杀了自己的眼睛,沐伊雪火气渐渐灭了,“哦。”艰难的起身,再次走到墨骐轩身边。

         “搓背。”吐字如金的墨骐轩再次闭上了双眼。

         沐伊雪慢慢蹲下身,膝盖跪在地上,拿过旁边的澡巾开始搓。

         “你是死人吗?用力。”搓上去向抚摸似的,没有一丁点力道。

         她不够用力?沐伊雪疑惑了。不过他说用力就用力吧。只要自己不被踢出去就好。

         随后,沐伊雪使出吃奶的劲,涂上沐浴液,死命的搓搓搓。

         “你不会轻点啊,想谋杀?”

         “你让我用力的,现在又怪我,什么人嘛,难伺候死了。”沐伊雪不爽的低声嘟囔。

         “你说什么?”墨骐轩扭头看向身后。

         “我有说什么吗?你幻听。”沐伊雪甩甩手,异常的潇洒。心里却开始嘀咕,“你管我说什么呢,我就说你,怎么了,生出来不让人说那还活着干嘛,挖个坑自杀得了,少浪费粮食,也顺便给大地补充点能量。”

         片刻后,墨骐轩再次开口,“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