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关系破裂
        听到耳边key的好心提醒,回过神来的沐伊雪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对着墨灏韩笑笑,“爸爸好,我是沐伊雪,轩的老婆,刚才没睡醒,还请你自动忽略那一幕,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扫了眼面前的沐伊雪,墨灏韩皱着眉说道,“没教养。”一张脸上全是不满。

         “身为一个女人,你妈没教你最基本的常识吗?身为墨家媳妇,你看看你,披头散发,衣服褶皱,还光着脚,东西随意的放在办公室,这是你应有的素质吗?”

         面对墨灏韩的大声呵斥,沐伊雪郁闷了。“轩虽然脾气不好,但至少比较冷静,生气的时候只会一个劲的盯着你,身为血缘关系的爸爸的他,为嘛这么火爆啊,难道和key一样,更年期了?”强压下心里的委屈,沐伊雪水汪汪的大眼里渐渐出现了晶莹的泪水。

         她都不记得她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些亲人了,他现在还在这说风凉话,要不是现在是演戏pk阶段,她早就一脚踢上去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我们墨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还有脸哭?”墨灏韩继续冷声说道。

         说一两句就哭,要不是好兄弟程德求他,他才不会承认她呢,就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他墨家的媳妇。

         “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过来是想要我过去吗?”

         沐伊雪抽抽鼻子,泪眼婆娑的像蜗牛爬行一样走到墨灏韩面前,头低的低低的,整个一做错事的孩子。不过心里却开始大骂了,“哼,要不是看在你是轩爸爸的份上,我才不会让你这么说呢,老男人。”

         “虽然你嫁给了墨骐轩,但是不代表你就是墨家少奶奶,既然顶着墨家少奶奶的头衔,就做些该做的事,不要丢了我们墨家的脸。”墨灏韩皱着眉看着沐伊雪,一脸的不满意。

         “我会改的。”异常委屈的沐伊雪头低的低低的,哽咽着轻声回答,乖乖站在原地听家长训话。

         “那还站在那什么,还不赶快把东西收拾收拾。”越看沐伊雪的委屈样,墨灏韩就越加不满意,索性直接撇过头去不再看她。

         沐伊雪缓缓转身,还没走路,就直直的撞在了key的身上。“啊……”滚烫的咖啡直直的洒在了沐伊雪身上,染色了衣服,烫伤了胳膊。

         “对不起,对不起,总裁夫人,您没事吧。”key抱歉的看着沐伊雪,赶快拿过纸想要帮忙,就听见墨灏韩的声音再次响起。

         “慌慌张张的,就那么一丁点事,有什么可叫唤的,小题大做。还不赶快整理。”闻言key站在原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而沐伊雪看着烧红的胳膊,委屈的泪水越加汹涌,慢慢走到沙发边,开始叠凌乱的毛毯。同时心里再次开始嘀咕,“整理就整理,只是,哎,好麻烦啊,这泪水也是要耗费精力的好不好!真希望墨骐轩赶快回来。”

         会议室,正开会的墨骐轩,在看到直接推门而入的新来秘书后,眉头微微一皱。

         众多目光齐聚在身上,小秘书顶着压力战战兢兢走到墨骐轩面前,胆战心惊的刚说完话,便被其身上的冷气冻僵了。

         而众多开会的高层,在看到自己总裁那毫无表情的脸,感受到周围那直线下降的温度后,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个眼神将自己凌迟处死。

         而庆幸的是,他们的总裁听到后,虽然生气了,但也快速就消失了。

         匆匆忙忙赶到办公室的墨骐轩,当看到里面的场景时,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大步走到沙发前,拉住沐伊雪的胳膊,低声喝斥,“你在干什么?”

         看到她做这样的事,他就不由的来气,可是当视线落到那张缓缓抬头的梨花带雨的脸上时,怒气瞬间消了不少。他的人也敢欺负?

         “轩,好痛。”沐伊雪皱眉说道。他抓她的力道很大很大,而且刚好碰到了她被烫伤的地方,原本就疼痛的胳膊愈加疼痛了。

         看着沐伊雪扭曲痛苦的脸,墨骐轩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力气大了,随即放开手,可是低头看见那通红的一片时,担忧的问道,“很疼吗?”

         那通红的皮肤与旁边的白皙形成鲜明的对比,看着看着,墨骐轩心竟瞬间揪了下,虽是短暂的一刹那。

         “不是很痛。”沐伊雪扯扯嘴角,强迫自己笑一笑。

         “都这样了,怎么会不痛。”张口吹吹那烧红的部分。

         “总裁,上点药吧。”kris拿来医药箱,递到墨骐轩面前。

         从那天墨骐轩将她带到他们面前时,就意味着她以后就是他们的大嫂。而他的表现,亦说明了他将她视为珍宝。试问,珍宝被欺负,他会罢休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墨骐轩拉着沐伊雪坐下,自己单膝跪地,打开医药箱,开始仔细的帮沐伊雪上药,同时用嘴轻轻吹动。动作甚是温柔,好像她就是玻璃,一不小心就会碎掉,好像她就是他的宝贝,她受伤他比她更心疼。

         看着低头给自己上药的墨骐轩,沐伊雪豆大的泪珠越加哗哗的往下流。这样才能显示她的委屈,不是吗?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温柔细心的男人,一颗心仿佛慢慢失去了以往的平静。

         苦涩慢慢充斥了整个心房。她羡慕姐姐程清苓与姚恺的爱情,她也期待拥有那样一份爱情。而如今,他们是这么的幸福,深深地爱着对方,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都是假象。

         可是,怎么办,她想让它变成事实的心越来越强烈了。虽然,她很清楚的明白,这样的机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旁若无人的两人在上完药后,墨骐轩直接打横抱起沐伊雪就往休息室走去。将沐伊雪放在床上,墨骐轩为其盖好被子,轻声哄到,“乖,在这呆一会,我一会儿就回来。”

         “轩……”拉住欲要离开的墨骐轩的胳膊,沐伊雪一双眼紧紧地盯着他。她不想让他走。这一刻,不知为什么,她好想他陪在身边。

         看到沐伊雪委屈的模样,墨骐轩竟也有那么一点不想走,可是,有些事需要他处理,而且,他的人被欺了,他怎么可以不管。

         “乖,我马上就回来。”放开了沐伊雪的手,墨骐轩直接朝休息室外走去,离开时紧紧的关上门,屏蔽外边的一切声音。

         墨骐轩走到墨灏韩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亲,不悦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你的家教跑到哪里去了?”墨灏韩抬起头,看着目前自家唯一的儿子,异常的不满。

         “呵呵。”墨骐轩不禁冷笑两声,“我的家不是在很久前就被你毁了吗?没了家哪来的家教啊。”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墨骐轩依旧面无表情,甚至一双深邃的眸里满是厌恶。

         “你……”这个不孝子,真是要将他气死。墨灏韩深呼吸一口,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

         “以后不要打她的注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哼,现在翅膀硬了想造反了是不?

         “你可以试试。”双眸瞬间冷却,“收起你的自以为是,她,你惹不起。”

         “你……”墨灏韩瞬间怒气冲天,直接站起身,扬起巴掌就要扇下去。

         “现在还不走吗?你的墨家老宅是不想回去了?还是说没那功能了?”墨骐轩手轻轻一拧,骨头断裂声瞬间响彻这个办公室。

         还以为自己年轻呢,以前在自己面前嚣张,懒得理会,现在竟然欺负的他的人,简直是找死。

         “啊……,你……”握着几乎要断了的手腕,墨灏韩扭曲的脸时满是怒意。

         “是不想出办公室了吗?”蔑视的看了眼墨灏韩,墨骐轩坐到沙发上,双腿交叉,宛若古代的皇上,周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寒气。

         “董事长,您请。”站在一旁的kris绅士一般做了个请的姿势。

         看了眼沙发上的墨骐轩,墨灏韩冷冷一哼,狼狈的向门外走去。

         “墨骐轩,你这样对我,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像笃定了什么一样,墨灏韩一副势在必得样,可惜没有人看见,包括墨骐轩。

         墨灏韩送走了,办公室瞬间安静了许多,只是空气依旧那么的冰冷压抑,“key,我说过什么。”

         “不让任何人进办公室。”key低声说道。

         “那你这是干什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一句话猛然间从嗓子里吼出来,顿时吓了key一跳,身子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就连一旁的kris都拍拍胸膛,古怪的看着墨骐轩。多少年了,上一次见他这样好像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对不起,总裁。”

         “我不希望再出现这种情况。”墨骐轩摆摆手,“出去吧。”

         “是,总裁。”

         还剩最后一个,墨骐轩冷眼看着站在一边的自己的特助kris。

         “老大,你这样看我很吓人呢。”kris直接在墨骐轩身旁坐下,抓住墨骐轩的手就往胸前摸,“人家的小心脏受伤了,你听听。看来我得找二哥看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