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单手提人,力达千斤!】
        “我们走!”

         杨飞心中戚戚,决定离开了。

         “谁敢走?”

         又一片树叶飞来,杨飞旁边的一个光头青年栽倒在地。

         “你……你想怎么样?”杨飞说话都结巴了,如此恐怖,再多的人都不够他放倒的。

         他想到了一个词,武者!

         其他人不知道武者的存在,只有他知道武者才有这本领,其中有个跟着他堂.哥的就是一名武者。

         “怎么样?给我跪下!”

         赫尔墨冷笑着带刘雪走上来,顿时所有人都散开了,只有杨飞站在那。

         “别欺人太甚了,我自始至终没有动过你一根手指,为什么……”

         杨飞咬着牙,始终不甘心前几天还任打任捏的人会变得这么厉害。

         “废话,叫你跪就跪!”

         没动过我?那时是谁抱住刘雪让人脱衣服的?

         在场的,谁也逃不掉!

         赫尔墨一巴掌打倒,然后用脚狠狠踩他脸上,顿时杨飞鼻子都歪了,鲜血横流。

         这一幕,让那些腿受伤的明哥几个人都不敢乱喊了,咬着牙忍着疼痛。

         “我跪!我跪!”

         杨飞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哆嗦着跪在地上。

         “自己掌嘴。”

         这一下杨飞不在迟疑,“啪的”一把掌打自己脸上。

         响亮的一巴掌,仿佛打在所有人心上。

         然而还不够,只听赫尔墨淡淡道:“用力点,别停。”

         杨飞微微一愣,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却又不敢不听,“啪啪”的猛抽自己,顿时鲜血和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当天在场的王刚和徐烁等人早已吓破了胆,面如土灰,而跟着顾姝倩的方蕾等女,有个女生已经婴婴抽泣起来。

         “所有人跪过来,加入节奏。”

         杨飞都乖乖地认命了,其他人哪敢不从?一个个排成一排跪下,“啪啪”地打脸。

         “你不用了。”

         顾姝倩正要加入退伍,赫尔墨阻止了,小白已经够她受,只要还像现在一样好好听话就行。

         “用力点!”

         有个被树叶伤腿的混混打得不是那么用力,打算混蒙过关,赫尔墨直接提起他,扔到了十米开外的绿湖畔中去。

         单手提人,力达千斤!

         顿时每个人都打得更用力了,那几个女生也不敢再哭,打得整张脸高高肿起。

         赫尔墨带着刘雪坐在石椅上,眼前是啪啪打脸的二十多号人。

         他翘.起二郎腿,看着对面的树丛。

         “出来吧,别让我动手。”

         躲在树丛的徐鑫涛几人早就惊呆了,连号称头号打手的郑刚都只差尿裤子。

         赫尔墨此话一出,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沉。

         “咻咻!”

         两片树叶穿树而过,有人啊的叫了一声。

         陈伟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他连滚带爬地扒.开树枝,匍匐在地道:

         “高手,高手!饶了我吧,这都是徐鑫涛的主意,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这下树丛里的人全都出来了。

         “徐鑫涛?”刘雪微感诧异。

         “废话,自己掌嘴。”

         赫尔墨轻喝一声,看着徐鑫涛等人道:“你们也要我说吗?”

         “赫尔墨,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家有什么手腕关系,我爸可是警所副所长,你敢让我给你跪下打脸?”

         徐鑫涛恨恨地道,他爸是警所副所长,管你什么高手,在法制面前还是得忌惮。

         杨飞暗暗摇头,这些学生低估了武者的能耐,连正局长都不敢叫板的老虎手下也只有一名武者罢了。

         摘叶杀人,百步夺命!

         惹上这样的人,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般只要不出人命,武者的事警局是不会管的,更别提区区的教训人了。

         杨飞边打脸,边偷偷用手机按下几行字。

         “哥,我在绿湖畔被打了,对方是个是十六七岁的武者,我不知道他厉害还是水哥更厉害,总之,你看能不能马上赶过来。急!!!”

         收信人正是他的堂.哥老虎。

         “尔墨,要不我们到此为止吧?”

         刘雪拉着赫尔墨的手臂,惹上这么多人,她担心被报复。

         “没事,要的就是把他们打服了,否则以后还是纠缠不断。”

         赫尔墨安慰了小雪一句,然后看向徐鑫涛道:

         “叫你跪就跪!”

         顺手抄起一块木板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徐鑫涛飞出十米之外,晕了过去。

         “卟咚”一声,壮如山岳的郑刚当先跪下,抬手就狠抽自己,心里暗自懊恼。

         “还特么头号打手,现在自己打自己了吧?看看人家打架杀人都不用动手的,一甩一飞就行,这才是强者啊!”

         徐鑫涛被顾姝倩一盘冷水浇在头上,落汤鸡似的醒了过来,看到头号打手也在打脸了,不用再说,乖乖跟着众人动起手来。

         赫尔墨让顾姝倩收了徐鑫涛和方蕾那些人的手机,不过明哥和杨飞等混混没收,量他们也不敢报警,至于找帮手么,由着你吧。

         有人偷偷给守住路口的援兵发了信息,在徐鑫涛等人加入打脸不久,他们也到了,毫无疑问也加入了打脸大队中。

         此时,郊区附近的一家KTV中,老虎正在和一帮兄弟吃吃喝喝,感觉到手机震动,掏出来一看,顿时脸色一变,甩开依偎着他的女郎站了起来。

         “TM的,一个十六七的武者也敢动我弟!”

         十六七岁的武者,就算从小习武,一般也刚刚到入武的境界,能以一打十个散打高手,要是对付杨飞那些小混混,打二三十个没问题。

         老虎几乎可以断定,不过他手下有不少是学散打的,还有当兵回来,甚至其中一个是打黑拳的,这样的人,仅需几个联手就可以击败入武的武者了。

         不过还是为了放心,他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道:

         “强子,给水哥一个电话,然后直接开车接他到绿湖畔,我先带点人过去。”

         这水哥正是老虎手下的武者,拥有内劲小成的境界,平时几乎不出动,被他当神一样供奉起来,也正是有这位内劲高手,同行的大佬才如此俱他。

         在这个管制抢支的社会,内劲武者可以以石为弹,不小心你就被石头打死了,这样一颗什么来历都没有的石头,要凭那些警察破案简直难如登天。

         老虎底下有这么一个人物,别的大佬说不怕那是假的。

         “我靠!什么情况?”

         老虎一到就震惊了,这四排三十多号人跪在地上,“啪啪”地抽着自个的脸,地上还有血迹。

         而石椅上的少年怡然自得地坐在那,无疑就是那个十六岁的武者了。

         “哥!”

         杨飞回过头苦逼地叫着,那张脸啊简直不能看了,鼻子歪斜,肿.胀得老虎都快认不出。

         老虎到来让他燃起了一股希望,却没看到水哥来到,不知道老虎能不能对付,所以手上动作没停,还在打脸。

         “都TM给我停手!”老虎爆喝一声,脖子上的金链子甩动着,看起来是怒了。

         没人敢停手,除非有人能把这变.态一样的武林高手赫尔墨打倒。

         “你是谁?”赫尔墨淡淡说着,都没有站起来,刘雪他已经让顾姝倩送回去了。

         “我是谁?我是老虎!杨飞的堂.哥!都停手,都停手!”

         见到没有人停手,老虎有些打悚,难道他很厉害,他们都被打怕了吗?

         “兄弟,我是统管西北区这块的大佬,给个面子,让他们都停手,这事就算了如何?”

         心里暗道:“等水哥来了再找回场子不迟。”

         “既然是杨飞叫来的,那就别废话了,都给我跪过来!”赫尔墨说着站了起来,在他的所知中,这些混混还没有过他现在的实力!

         他现在是凝气二层,摘叶杀人,百步夺命。单手提人,力达千斤。

         甚至还有术法在身,这些小鱼小虾,来再多的人,都不能撼动。

         “你说什么?!”

         老虎旁边一名肤色黝.黑的壮汉站出一步,他曾是打黑拳的,命丧其手的拳手不下五个,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在他们这些散打高手、武兵退役的人面前说话这么狂,居然叫他们跪下,按耐不住了。

         老虎也双目圆瞪,他一方大佬岂能给你跪下?

         招招手,决定让身后的人动手了。

         “咻咻!”

         打黑拳的壮汉和一名散打高手当先倒地,老虎脸色骇然大变。

         摘叶伤人!

         连水哥都不能这么做吧?

         叶子和石头一个软一个硬,一个轻一个重,石头本就可以伤人,但叶子伤不了。

         一颗大石头砸人肯定砸死,可一堆树叶打人脑袋上一点事也没有。

         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

         那是多么雄浑的真气才能将树叶变得这么硬,直接穿透人的身体?

         难道是已达内劲大成的高手?

         十六七岁的内劲大成武者!

         内劲大成的武者放眼整个田西市不出十人,而十六七的内劲大成武者可谓是妖孽中的妖孽,更别提他背后的势力了。

         就算不是内劲大成武者,这一手摘叶杀人的功法也实在恐怖。

         老虎面如土灰。

         “跪,还是不跪?”

         赫尔墨直视着这一区大佬。

         “我……我我。”老虎冷汗直流,杨飞心中凄然,堂.哥这样子,像是水哥到了也奈何不了赫尔墨。

         而徐鑫涛等人更是心都凉了,老虎什么人物,一方大佬都被压得死死的。

         徐鑫涛的爸只是警所副所长,又不是警局副局长,和老虎一个白一个黑,都是平起平坐,互相给三分面子。

         他爸都不敢这样动老虎,而赫尔墨居然叫其跪下。

         “老子毙了你!”

         有个武兵退役的壮年掏出了枪,还没掏到一半就被树叶穿过手腕发出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