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章【摘叶杀人,百步夺命!】
        不过跟着赫尔墨这厚脸皮逛了一会就渐渐放开了,里面并不只卖女人的东西,还有男装。

         一家名为JAGDPMD的店铺中,一套穿在塑料男模身上的西装引起了刘雪的注意,西装低调却奢华,笔直而挺拔。

         “这件衣服好漂亮!”

         她赞叹一声,不由走了进去。

         而赫尔墨笑着说:“你是说这件瘦瘦的西装吗?我终有一天会穿上这种衣服,那时你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赫尔墨不单单是为了却墨胖子谈恋爱的心愿了,而是渐渐喜欢上了刘雪这个女孩。

         他赫尔墨斯喜欢的女孩,许她一世承诺又如何?

         “尔墨,你的意思是说要减肥吗?”

         刘雪把他最后一句忽略了,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她不奢望,只要是幸福的女人就知足了。

         “当然,否则怎么会配得上你呢?”

         赫尔墨低头看到隆.起的肚子,这身材怎么能和十二神之一的身份搭上边?

         于是刘雪眼珠子上下滑动,审视着眼前的人体肉.球,最后视线固定在那张脸上。

         “没错,自己选择的是一支潜力股!”

         刘雪在心里狠狠掐着脸颊,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在乱想什么?

         可说出的话却是:

         “你说什么呢?我又不会嫌弃你。”

         “再说了,我们还……没怎么样……呢。”声音越来越低。

         “这套西装全店仅此一件,打完折18.8万,先生您是要付现金还是刷卡?”

         这时听到他们说话的店员走了过来,也许是看到他们学生模样,没有什么消费能力,在这里打情骂俏怕影响生意。

         刘雪顿时就哑巴了,而赫尔墨还是那句话:“以后再买!”

         刘雪晕。

         每次她一看中什么的时候,赫尔墨都是这一句“以后再买”,最后见到她似乎看中整个商场,竟然说“以后我买下这商场送给你。”

         “吹牛不打草稿!”刘雪心想。

         本还以为他是个隐形富豪,结果是个吹牛大王。

         她哪知道赫尔墨一学期的生活费都花在修炼上了,身上的钱不过百块。

         不过修行者的财富岂是能用金钱衡量的,他只是还没去挣罢了。

         随便一挣,就能给刘雪买世界上能用金钱买的所有东西。

         不过还是接受现实好了,他赫尔墨现在还真是没钱,他不认为看了就要买,以后再买也是一样的。

         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到,刘雪面红耳赤的,虽然那些店员毕恭毕敬,但她还是看得出她们眼中的鄙视。

         就他们这种作风,刘雪得出一句话:

         “脸皮厚则无敌!”

         平时哪敢进来这里面,想想亲密接触了这么多昂贵的衣服就很爽,估计模到的东西都有千万了吧,也只有跟赫尔墨才敢做出这么大胆的事了。

         “我们还是去另外的地方逛好了。”

         出了绝色美人的刘雪说道,然后在不注意间赫尔墨又拦了出租车,她只好告知了熟悉的地方——步行街。

         “我去,这丫装.逼来着,赶紧跟上!”外头的徐鑫涛等人看到他们两手空空,不由一阵鄙视。

         步行街道路两旁都是摆摊的,这里三四十一件的女装多如牛毛,刘雪简直是如鱼得水,开心坏了,不多时赫尔墨手上已有了两件衣服,一件20元一件25元,俱都是最低价。

         不得不说刘雪的砍价那是相当高超,都是跟菜市场的大叔大妈长年累月练出来的,这里的小商贩根本不是对手。

         女人逛街是不会累的,赫尔墨又是修行者,没有一点累感,不过这就苦了后边跟着的徐鑫涛等人,他们早已累的晕头转向,可惜这里都是人多的地方,没机会下手。

         这时也已近黄昏了,赫尔墨开始要办正事。

         他拦车去了靠近郊区的山路,下车时,还有零零散散的骑行者。

         “涛.哥,就在这里动手吧?”陈伟问道。

         “不用急!”

         徐鑫涛皱了皱眉,看见他们进了森林的小道,那里除了单车和摩托,汽车进不去

         “绿湖畔?”

         绿湖畔处于森林中间,景色优美,不过现在已是黄昏,行人没有多少了。

         刘雪当初是被直接拉上车的,而墨胖子可算是这里的常客,他一个资深宅男,周末除了沉溺网络和独自观山赏水外还能干啥?

         “他们来这里干嘛?”

         徐鑫涛有点疑惑,突然眼神一凝。

         “难道是来打野.战?”

         想到这里,他心里愤愤不平:

         “刘雪啊刘雪,你宁愿跟一个穷鬼也不和我在一起,你的初.夜怎么也得在星级酒店啊!”

         他根据多种理论,断定刘雪还没经过人事,这也是她的珍贵之处。而顾姝倩早已不知被多少个男人知道过深浅了。

         要不是刘雪有那层薄膜,他又怎会煞费苦心请动王松平这种父辈?

         “等下给你们录个视屏,到时候有刘雪你求我的!”

         怀揣着这种想法,徐鑫涛偷偷摸.摸带人跟了上去。

         来到目的时候他就傻眼了。

         王刚、徐烁两人哪个不是学校的狠人?就更别说杨飞那十几个纹着花臂豹虎的社会混混了,甚至连顾姝倩和方蕾那几个女人都是横行校园的小太妹。

         这么多不良份子聚集在这里,仅有的几个游客已经跑光了。

         这阵势,顿时吓傻了徐鑫涛几个人。

         “难道是知道我们跟踪,故意叫人等在这里?”

         想到这里,徐鑫涛更是脸色煞白,而陈伟等人都想跑了。

         不过杨飞的开场白却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躲在树丛偷偷观望起来。

         杨飞道:“看来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这胖子还没死,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叫我带人来,你却带着小女朋友只身前往,是要我道歉呢?还是你要道歉呢?”

         看到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杨飞是彻底懵了,他带来的不仅有在场的人,有两个通向这里的路口停着几辆机车,只要一个电话,立马三分钟内援兵来到。

         “道歉?已经没用了。”赫尔墨背负双手,神情淡然。

         “你也知道道歉没用了,但我们可不能白来吧,要不你让你女朋友给我们轮个遍,等哥几个心情好了,就放过你。”

         杨飞旁边一个穿着背心,肩膀纹着虎头的扳寸头青年色.眯.眯地盯着刘雪,嬉笑地说道。

         “明哥说得对,给咱好好享受一回!”

         这叫明哥的扳寸头是杨飞喊来帮手的,地位和杨飞不相上下。

         随着他的开口,有些人开始起哄。

         “要说这妞长还真清纯啊。”

         “看这双.腿的缝隙,估计还是个雏吧?”

         刘雪身体一颤,他不知道赫尔墨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本还以为他是来游玩,却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等着。

         前不久的事还记忆犹新,她此时脸色煞白,紧紧挽着赫尔墨的胳膊,双眼恐惧地看着眼前这群嬉笑的混混。

         后边的徐鑫涛恨得牙痒痒,这赫尔墨竟然惹上这些黑道份子,拿刘雪来赔罪。

         刘雪若落他们手中,必被摧残得体无完肤。

         “刘雪啊刘雪,你真是傻啊你,居然用清白来换你.妈的双.腿。”

         徐鑫涛现在认为刘雪是为了那神药才跟赫尔墨来的,他无奈地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了。

         若被那么多男人捅着了,我还要你何用?

         “聒噪!”

         突然一声轻斥声响起。

         只见赫尔墨摘下.身旁的树叶,随手一甩,那树叶竟直直飞了过去,穿透说话的明哥三人大.腿,他们发出痛苦的惨叫栽倒在地。

         诸人脸色大变。

         有两人下意识地要上前阻止,又飞来两片叶子将他们击倒。

         终于没人再敢乱动,他们意识到一个问题,要是那叶子直取脖子而来,那自己还能活吗?

         摘叶杀人,百步夺命!

         所有人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如武林高手一样的赫尔墨,刘雪更是张大嘴巴,站到一旁端详着淡然处之的他,仿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