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不速之客】
        “就这个药?”刘爸看着这药的形状,显然不太相信。

         效果这么厉害,应该是包装得非常高贵,市场上都买不到的那种啊,怎么就像身上的泥垢一样的东西,而且就放在刘雪口袋,根本没有包装!

         “恩,妈,你吃一颗试试,见效很快的。”

         刘雪把药拿给刘妈,倒了一杯水,她知道其实不用水,只是做给他们看罢了。

         刘妈接过来,看向刘爸,她由于长期坐在轮椅上,拥有各种疾病,可以说只要是补药她都需要,只是这个玩意,一时不敢下嘴。

         “吃吧,女儿不会害你的。”刘爸打算一试。

         刘妈瞪着他哼的一声,看来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可是吃个药也要看老公眼色是几个意思?

         刘雪心里暗想,老妈也真是个极品,不愧当初闻名一时的清溪小学校花。

         老校花还是在父女俩的期待中吃了下去,和刘雪的感觉的一样,一股气流向着四肢百脉汇了过去,几年没有过感觉的小.腿竟然动了动。

         刘妈脸色一亮,那是真正的一亮,和刘雪的脸一样白.嫩不少。

         “怎么样?”父女赶紧问道。

         “神药啊!”

         刘妈这一声极为响亮,把父女两人都吓了一跳。

         实在是她太激动了,她知道这个药非常有用,几年没有过感觉的小.腿竟然在吃这药不到一分钟后动了,这是什么概念?

         刘妈激动得无以复加,赶紧问道:“小雪,这药是谁给你的?”

         “一个同学。”

         看到妈妈如饿狼看羊一样盯着自己,刘雪不由恐惧,她是不知道一个双.腿残疾的人对于站起来的渴望有多么强烈,即使平时不说,这心还是会有。

         “你的同学还有没有这种药?”

         “应该有吧。”

         “他是男的女的?”

         “男的。”

         “他家是不是开药品公司的,爸爸身价过亿?”

         “不是,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家。”

         面对妈妈的猛烈发问,刘雪回答得应接不暇,而下一句差点让她直接晕倒:

         “不管了,我要把你嫁给他!”

         母上,你这是要卖女儿啊!

         旁边的刘爸看不下去了,打住道:“得了得了,你别太激动。小雪,你问你同学一下,如果还有药,我们倾家荡产也要买。”

         此话一出,刘妈感动得痛哭流涕,抱住刘老头抽.搐着:“我没看错人,一直以来你都不曾嫌弃我。呜呜,还是你对我最好。”

         “老妈,我对你也很好啊。”刘雪心里说着,暗暗点头,这药能有效果她也高兴,赫尔墨总不会把她坑得倾家荡产吧。

         看来得求求他了。

         要不发起美人攻势?

         “小雪,你脸怎么红了?”刘爸刘妈奇怪地看着她。

         “没事,我上学去了!”

         刘雪一溜烟跑掉了,后面还传来话声:

         “记得要跟你的同学说啊,请他来家里吃饭,就说我妈很欣赏你!”

         你都没见到过人,欣赏个鬼!

         然而接连两天都没见到赫尔墨,这让刘雪愁白了头,从来没想过等一个人出现是多么难熬。

         赫尔墨的身影一直在她脑中转悠,简直挥之不去,导致她对黄班长都懊恼了起来,干嘛让他请假嘛!

         而刘雪的态度,也让黄晓博对赫尔墨的怨念更深,他以为是从被打的那一回开始,让刘雪看不起自己了,敢直接摆脸色。

         直到周末,赫尔墨才出现,而且是直接出现在她家门口。

         在此之前,刘雪家就已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一开门就惊喜道:“赫尔墨,你怎么来了?”

         “找你有事。”

         赫尔墨笑说,看到刘雪像是得到圣诞礼物一样表情心中一暖,终于要逐了墨胖子谈个恋爱的心愿了。

         “小雪,是谁啊?”

         刘雪身后突然走来一名穿着一身名牌休闲服的男生,赫尔墨皱了皱眉,这男生他认识,号称高一年级的第一小鲜肉的徐鑫涛。

         刘雪被顾姝倩欺凌的导火线就是他了,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这里。

         “原来是墨胖子啊,找我家小雪干什么?”徐鑫涛看到来人,脸上的不屑丝毫没有掩饰。

         “你家小雪?”

         赫尔墨闻言凝视刘雪,眼中有了火气。

         堂堂十二神之一的神使吃醋了,这可不得了。

         刘雪也受不了他的眼神攻势,赶紧道:“徐同学乱说的,你先进来吧。”

         走进去的那一刻,赫尔墨被徐鑫涛故意推了一下,这让他再次火起,猛的一动,顿时将徐鑫涛推倒在地。

         刘雪回过头诧异道:“徐同学,你怎么了?”

         “没事!”

         徐鑫涛站起来拍拍身,给了赫尔墨一个威胁的眼色。

         本以为这全校废物会吓的心惊胆战,没想到被完全无视,反而跑去与刘雪同行。

         徐鑫涛愣了愣,眼中闪过一道怒火,暗道:“刘雪啊刘雪,你.妈的伤只有我能帮忙,等着吧,你迟早是我床.上的玩物!”

         客厅里除了刘爸刘妈,还有一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带着眼镜,一副上.位者的派头,独自坐在一个沙发上,而刘爸刘妈在旁边唯唯诺诺,看起来对他恭敬至极。

         刘爸抬头道:“小雪啊,这位是?”

         “我说的那个同学,赫尔墨。”刘雪介绍的时候,徐鑫涛坐到了刚才的位置上。

         刘爸知道她说的是谁,热情地道:“快请坐,快请坐!”

         刘妈一直注意赫尔墨,穿着普普通通大腹便便,平淡无奇的一个高中胖子,所以也没有太大表情。

         而看向徐鑫涛时双眼亮闪闪的,那一身都是名牌啊,而且带来的是王松平这种闻名全市的外科医生。

         对比两人,以刘妈的择偶标准,自然更倾向徐鑫涛。

         这胖子终究是个家庭普通的孩子罢了,就算有神药,也不可能根治她的双.腿,这是王医生刚才说的。

         刘妈深信不疑,王医生可是出现在电视过的人物,权威性自不必多说,他说的话就如同下了判决书。

         而且在刘雪去开门的时候,王医生说可以给她安排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那些医药费什么的都不用担心,有了社保,加上他王医生的运作,用不了多少。

         要知道直接去医院请这种医生做手术,那费用高达百万,这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而现在刘医生说准备个十万左右就可以了。

         这些,完全是由于刘雪的同学徐鑫涛,刘妈看这孩子的眼神都是藏着笑的,开心不已。

         帅气多金不说,说话也是礼礼貌貌的,反观这胖子,一来就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多没礼貌啊。

         她不知道的是,十二神之一的赫尔墨斯用得着跟普通人讲礼貌?

         不过,跟丈母娘还是得讲讲礼的。

         “我来的急,没准备什么礼物,也不知道伯母有病在身,这里正好有颗丹药,可以治好您的病。”

         赫尔墨掏了掏口袋,拿出一颗药丸。

         “你说什么?”

         一直闭目养神的王松林闻言开口道,他来这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徐鑫涛。

         原来徐鑫涛和顾姝倩彻底完蛋后,他反而高兴不已。

         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刘雪了。

         堂堂的年级第一帅哥,要捕获一个平民女孩的芳心不是手到擒来吗?

         很可惜,在学校里一直有顾姝倩阻挡,甚至连放学也要守着刘雪回家,这让他无从下手。

         索性将刘雪调查全了,这才得知她妈妈由于车祸双.腿残疾,所以才带着王医生登门而访。

         刘爸刘妈一看到出现在电视的王医生登门,立刻好烟好茶伺候着,而刘雪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毕竟王松平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医生,甚至可能帮助妈妈,她能拒绝徐鑫涛,但不能拒绝王松平。

         此时,赫尔墨看了王松平一眼,淡淡道:“我说这药能治好伯母的病,你有意见?”

         他看出王松平眼中的不善,所以说话就很不客气。

         “意见?我肯定有意见了,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双.腿残疾,是一颗药能治好的?”

         王松平见一个小屁孩敢这样看着自己,顿时就怒了,刚才他还跟刘爸刘妈说药物不能根治,你现在拿出一颗药丸就说能治好,这不是打我脸么?

         旁边的徐鑫涛更是坐不住,王松平可是他父亲的老朋友,他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岂能让一个学生驳面?于是站起来呵斥道:

         “墨胖子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双.腿残疾,不是什么感冒发烧,是一颗包装都没有的药丸能治好的?”

         “治好与否,还需伯母服用才能知道。”赫尔墨淡淡说。

         “你是不是想让她吃下去,然后等我动完手术了,就说是吃你药好的?”

         王松平冷笑一声,要是吃药都能医好骨头粉碎,他何苦去学医,直接学练药好了。

         刘雪奇怪道:“什么手术?”

         “王医生说能给你.妈安排手术,能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至于手术费,有医生帮忙,只要十万左右,我们家还是能拿出来的。”

         刘爸滔滔不绝,收下了桌上那颗晶莹的丹药,这胖子毕竟医好过刘雪的伤,想给他一个台阶下。

         却不料他不但不领情,反而开口道:“伯父,真的不必动手术,你现在让伯母吃下去,立马见效。”

         除了刘雪,所有人都无语了,连一向理性的刘爸也有点生气,无可奈何地望向女儿道:

         “小雪,你这同学?”

         刘雪看着赫尔墨,对上他不容置疑的目光,虽然她也不相信能直接治好残疾,但还是鬼迷心窍的看向妈妈道:

         “妈,要不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