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绝色美人】
    刘妈知道这丹药是有效果的,但并不抱有太大希望。

     能医好她相信,可怎么也得百八十颗吧?就一颗,而且还说立马见效。

     这就有点悬了,简直不可能。

     不过看在女儿份上,她还是决定试一试,正要吃下去时,王松平突然开口了,沉声道:“杨书梅。”

     杨书梅就是刘妈的本名,刘爸心头不由一跳,看来接下来的话要严肃了,果然听到:

     “我可要说清楚了,之前我说过药物不可能根治,要是你服用这药,那就是质疑我,这手术也不必安排了。”

     王叔叔要是不给安排手术,那自己的心思岂不是白费了?

     念起此处,徐鑫涛顿时就急了,向刘雪道:“小雪,还不快给王医生赔罪,他是专家,说的话能有错。你还相信真有神药不成?就算有,也不可能在墨胖子身上啊!”

     他极其埋怨地看着赫尔墨,暗道你这小子净捣乱,回到学校有你好看的。

     刘妈正拿着药伸到嘴边,吃也不是,不吃这不是,张大嘴巴愣在那里。

     这时赫尔墨突然站了起来,一手将药推了进去,刘爸刘雪一惊。

     而刘妈更是怒了,哪有这么没礼貌的小孩?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霍然在轮椅上站了起来,抬手就要打这死胖子。

     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僵在那里,两行泪水流下来。

     “嘎!”

     王松平和徐鑫涛张大嘴巴,下巴几乎掉到地上去。

     尤其王松平,只感觉世界观都要崩溃了。他本就是学医的,而且是市第一私人医院的外科一把手,刚才也检查过刘妈的双.腿了,骨头粉碎,并且时间已久,要想医好不动手术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这……这一颗药就让她站起来,并且是立马见效!

     这可谓是医学奇迹!

     “杨……杨书梅,你试试能不能走?”他说话都哆嗦了。

     刘妈点点头,先是小心走了几步,然后忽地跳了起来,刘雪父女俩也上前去,三人抱作一团,激动得痛哭流涕。

     王松平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望向赫尔墨苦笑道:“是我王松平有眼无珠了,不知道这丹药是哪位高人炼制?这个,赫先生能不能帮忙引见?”

     他医道之心几乎被摧毁,此时可以说是恭恭敬敬,不敢持有一丝傲慢。

     “不用引见了,就是我炼制的。”

     赫尔墨淡淡道,这丹药是用剩下的噬灵花炼制的,名为生机丹,治疗隐疾就不用说了,更有脱胎换骨、延年益寿之能,珍贵无比,是他打算自己用的,却给了刘妈,可笑的是她刚刚还不敢吃。

     “墨胖子,你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王叔叔,别被他骗了,怎么可能是他炼制的。”

     旁边的徐鑫涛万万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心里憋了一股子气,见赫尔墨淡定从容,一派高人的姿态,很是火大。

     “鑫涛,不得无礼!”

     王松平呵斥道,他也不相信是赫尔墨炼制的,可是能拿出这种丹药送礼的,岂是平庸之辈?他的背后一定有练药宗师级别的高人,说不定还是这位高人的弟子。

     这样的人,讨好还来不及,哪能得罪?

     徐鑫涛的脸像是被腌过的茄子,难看至极。

     “赫尔墨,谢谢你。”

     此时家主三人激动完了,刘雪跑来赫尔墨旁边道谢,那是真正的感激。

     “没事,举手之劳罢了。”

     赫尔墨笑道,借机摸了摸刘雪的头发,徐鑫涛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刘雪,你和尔墨在家等着啊,我和你爸去买菜,弄个大餐庆祝庆祝,一定要等着啊。那个……”

     刘妈激动地说着,对赫尔墨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亲切的一声“尔墨”让刘雪小.脸都有些红。

     刘妈像是想起了什么,才看向王松平道:“王医生,你也吃完饭再走啊!”

     她话是这么说,可还对刚才王松平的威胁耿耿于怀呢。

     现在好了,手术都不用动了,生生省了十万块。

     刘妈现在觉得十万也是挺多的,她就是这样,谁给她的好处多,她就偏谁,赫尔墨一分不用就能让她站起来,连那么危险的手术都省了。

     自然,她现在更是倾向于赫尔墨。

     “这就不了,我们还有事,这就告辞吧。”

     王松平很识趣,起身要告退了。

     “可是……”徐鑫涛却是有些不甘,来得时候如天龙下凡,去的得时候如蚂蚁升天,这其中的差别都是因为这个赫尔墨!

     他狠狠地盯着这个胖子。

     见他这样看着自己一家的恩人,刘雪的情绪也暴露了,撅着嘴道:“徐同学,麻烦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再被打。”

     “什么?小雪你被打就是因为他?”

     刘爸刘妈的眼神顿时不善了起来,吓得徐鑫涛赶紧溜了。

     他越想越不甘心,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打了个电话。

     “陈伟啊,帮我叫上几个兄弟来天韵咖啡厅,我要教训个人。”

     电话那头道:“没问题涛.哥,你要教训谁?”

     “墨胖子!”

     “78班的新班霸墨胖子?”

     “没错,这小子最近很凶猛,听说把张扬打了,你多带几个人。”

     “没问题。”

     “嗯,就这样……嘟嘟!”

     徐鑫涛挂了电话,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不一会陈伟就带人来了,总共有五个人,当间一个格外引人瞩目,只见他一米八五左右,占地极宽,长得如同山岳,肥胖至极。

     说他肥那是真的肥,足有三个下巴,眼小塌鼻,脸上的肉挤成一道道沟壑,虽然长相看着不过十八岁,但这模样一入咖啡厅,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

     这肥男名叫郑刚,高二学生,专替有钱的学生办事,给钱就行,绰号头号打手。

     “头号打手也来了,你们也太看得起墨胖子了。”

     徐鑫涛笑呵呵迎了上去。

     “墨胖子?”

     郑刚微微一愣,显然来时并不知道要打谁。

     “你说的一定是78班的墨胖子吧,这小子每次见我都刚哥刚哥的叫着,他那底细我知道,喊不到人啊,对付他也实在太容易了些。”

     郑刚觉得掉价了,这些人哪次请他去不是干群架的,现在去打个人还用自己出手?

     陈伟陪笑道:“老刚你可能不知道,墨胖子前不久把张扬扔出教室,还打了他们班长,有点崛起了,不再是以前的印象中的了。”

     “是啊,我们这不是为了留一手么,等下你你就在旁边看着,需要时出手就行。”徐鑫涛也说着。

     “原来是这样啊,行!你们放心,张扬虽然人高马大,但我一只手也能把他提起来,墨胖子就算有点能耐,也远远不是我对手。”郑刚恍然大悟。

     知情的陈伟没说出来,墨胖子何曾不也是一只手把张扬提起来?

     “就这么定了,我们赶紧去蹲点!”徐鑫涛前去结账,带他们走了。

     ......

     刘家门前,吃完午饭后,刘爸刘妈把刘雪和赫尔墨送出家门。

     “你们好好玩啊!”刘妈笑着偷偷塞给了刘雪两百块钱,赫尔墨是普通人家,要买什么都让他出钱,那就是小雪的不对了。

     刘妈虽然为人有点势利,但绝不干涉女儿的恋情,只要不让女儿伤心就行了,而赫尔墨长得老老实实,总不会花心吧。

     不过古板的刘爸可没这么想,她皱了皱眉道:“玩归玩,不过晚上八点必须回家。”

     老爸,现在是中午啊,你还以为我们要过夜吗?

     刘雪无奈扶额。

     刘妈道:“你啊,就是怕女儿丢了。回去打电话给小祥爸问问小雨小云是不是在他们家玩,这俩孩子一早上出去就没回来,然后打电话叫所有亲戚晚上过来吃饭,我再去买点菜。”

     刘妈刚刚站起来不久感觉双腿特有劲,一刻也不想闲,给了刘雪两人一个眼神就和唯唯诺诺的刘爸回去了。

     刘雪两人出了家门,早就蹲守的徐鑫涛等人赶紧跟了上去。

     这一手满不了赫尔墨,他嘴角扬起一道微笑,并没在意。

     “尔墨,我们要去哪啊?”出了家门,刘雪的心不由砰砰字跳,心想这就是约会了吧?

     没办法,她刘雪还是个纯情女孩,没经历过这些,有点想多了。

     她已经随刘妈叫他尔墨了,而赫尔墨也亲切地叫她“小雪”,这小雪和爸妈的总有点不同,老让她脸红。

     “你.妈妈不是说了么,当然是去好好去玩了。你先去公交站那里等着,我打个电话。”

     .......

     “喂,墨哥,有什么吩咐?”看到来电显示时顾姝倩不由吓了一跳,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你叫当天在场的所有人在绿湖畔等着,少了一个,你知道后果。”

     顾姝倩心中戚戚。

     绿湖畔就是殴打赫尔墨和刘雪的地方,她知道当天指的是哪天。

     “对了,让杨飞多叫点人。”

     “好的,墨哥。”

     挂了电话,顾姝倩立刻忙乎了起来,甚至害怕警察找上门而请长假在家的王刚和徐烁两人都派车去接了。

     赫尔墨打个电话后就出手阔绰地找了一辆出租车,刘雪问道:“我们到底要去哪啊?”

     “绝色美人,逛街。”

     跟女孩子逛街也是墨胖子的心愿之一。

     “这有公交站啊,干嘛坐出租车嘛,浪费钱!”刘雪埋怨地瞪了他一眼才坐上车去。

     赫尔墨笑而不语,赫尔墨斯的人生跟“浪费钱”三个字粘不上边。

     绝色美人并不是一间商店,而是一个购物天堂,里面商铺专买名牌,一件衣服千元起步,一瓶香水高达上万,很多人都说是女人的天堂男人的地狱,身上没个十万八万都不好意思进去。

     不过赫尔墨还是带刘雪进去了。

     “这家伙不会是什么隐形富二代吧?”刚从车上下来的陈伟有些忌惮。

     “我们就在外面等着。”

     徐鑫涛也有点起疑,毕竟是能拿出神药的人,打算守株待兔,要是他们带着一大堆商品出来,就打算放弃了。

     商场里面金碧辉煌,地上几乎没有一点灰尘,刘雪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地方,甚至都不敢幻想,很是拘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