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宝西山】
        黄晓博说着就要走出去,这时顾姝倩突然开口道:“等等!黄晓博,墨哥是你能惹的?还告诉班主任,找死么?”

         “你什么意思?”黄晓博疑惑道。

         “什么意思,要是你爸下岗了,你觉得怎么样?”顾姝倩笑说道,讨好赫尔墨的机会来了,她怎会错过?

         黄晓博脸色大变,他爸在顾姝倩爸的手下打工,在这个拼爹的时代,他拼不过人家,只好悻悻地退了回来。

         “黄班长,墨哥让我替他请假,连同前几天的,直到他回来为止,你找个理由跟班主任说,听到了吗?”

         黄晓博丧气地点头,心里有苦说不出。

         顾姝倩这才跑来刘雪和赫尔墨旁边:“墨哥,请假的事,刚才我给刘雪姐送早餐,一时来不及说。”

         “恩。”

         赫尔墨淡淡点头,顾姝倩刚才表现不错,他没什么可说的。

         转回头,刘雪还是惊讶地看着他,而旁边的王小.美突然花痴样,那一脸的痘痘让他直起鸡皮疙瘩。

         班上的同学大部分还是回不过神来,看着赫尔墨的眼神复杂无比。

         “吊丝逆袭?废物崛起?”

         一个个词在他们脑中浮现。

         这一诡异现象,着实让所有人吃惊。

         “赫尔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雪是最不喜欢打架的,可看到赫尔墨打张扬和黄班长,居然有一种出气的快.感。

         她疑惑地摸了摸额头,没发烧呀!

         看来病得不轻,得去大医院。

         找什么医生好呢?心里医生差不多能解决。

         “毕业前顾姝倩就是你的仆人了。”

         赫尔墨淡淡一笑,没再多说,修行者之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天方夜谭,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说了也不会相信。

         “啊,这……”

         刘雪瞪大美眸,狐疑地看着他,而这时顾姝倩已经回去自己的座位了。

         赫尔墨解开顾姝倩带来的早餐,说道:“索性吃一点,吃不了就扔吧。”

         刘雪闻言瞪了瞪他,想她刘雪何时这么浪费过?于是让王小.美分给其他同学了。

         看到很多同学都要了,刘雪心里有种满足感。

         由于她长得太高,多数女生都不愿跟她走在一起,所以人缘并不怎么好,而她本身也是个穷鬼,女生爱好的东西几乎不碰,没什么话题。

         今天第一节课是语文,授课老师是一名年纪轻轻的女教师,她姓楚名欣莹,是实习老师,尚未转正,只教一年级的学生。

         楚老师长得非常漂亮,誉有田西最美老师之称,那些高年级学生一直羡慕高一的学生有这么个诱人的老师,常常跑到窗边偷看楚老师讲课。

         楚欣莹还是如往常一样穿着职业装,一头微卷的栗色秀发微微扬起,朝气蓬莱地走进教室。

         一看到教室的糟乱她立即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黄晓博,你的脸?”

         “楚老师,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黄晓博苦着脸回应道。

         这话说出来鬼才信,楚欣莹狐疑地打量他一眼,却没多问,这些学生十五六岁,她今年也才二十二,管不了他们的私事。

         不想说她也不愿再问,有班主任管着呢,这时打铃声响起,她却看到有人要走出去,蹙眉道:“赫尔墨,都打铃了,你出去干嘛?”

         “楚老师,其实我已经请假了,现在是来拿东西的,不信你问问黄班长?”

         赫尔墨回头看着楚欣莹,黑蓝色的职业装将她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要说墨胖子的梦中情人是谁,那就是这位美女老师了,他就喜欢这种轻熟美女。

         美女老师将视线收回,问道:“黄晓博,是这样吗?”

         黄班长只得乖乖应是,然后眼睁睁看着赫尔墨开溜,他却还没想好怎么跟班主任说。

         “我突然发现赫尔墨挺不错的,他选女朋友应该不挑吧,我想和他有进一步关系。刘雪,你好像和他挺熟的,帮帮我啊。”赫尔墨走后,王小.美突然低声向刘雪道。

         这丫头单身久了,终于想要主动出击。

         要是平时,她还真看不上墨胖子,可刚才的连秒两人,让她觉得帅呆了。

         而且让班里的大姐头顾姝倩俯首称臣,长相虽然不过关,却也挺威风啊!

         她一个痘妹,要求还挺高。

         在她王小.美看来,要追个胖子宅男,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赫尔墨人品不太好。”刘雪鬼迷心窍地口是心非,奇怪得是脸不红心不跳。

         刘雪啊刘雪,什么时候你撒谎也这么心安理得了?

         “这样啊!”王小.美一脸惋惜,她痘妹,不是,她王大美接受不了人品不好的人。

         奇怪,她爸妈怎么没给她取个王很美一类的名字呢?

         小.美?她觉得配不上!

         “各位同学,请认真听讲,不要开小差。”

         台上真正的大美女打断了王小.美的幻想,又听楚饮莹道:“黄晓博,你还是先去趟医务室吧,我看你在那龇牙咧嘴的很是揪心。”

         “那老师,我出去了。”

         黄班长漏气一样的说话,刚被打时还没觉得,现在越来越疼了。

         来到医务室,张扬已经在那了,看到他诧异道:“黄班长,你这是?”

         “别……丝……提了,和你一样……丝……被那胖子教训了,那狗.逼……丝……手劲大得惊人。”

         黄晓博一张嘴就痛得直漏气,话不成话。

         “唉!咱俩算是栽了,在阴沟里翻船。”张扬叹息着,对黄晓博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两人拿了药出来,回到黄晓博的宿舍商量着。

         张扬不甘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还能怎么样?有顾姝倩那女人盯着,我是不敢在老班面前给他穿小鞋了。”

         黄晓博的语气中很是沮丧,他自入学以来,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

         “班长,你有没有听说过老虎?”张扬神秘地道。

         “老虎?26年的校霸,你认识他?据说他还有个堂弟叫杨飞也挺厉害的,在三中是个风云人物,可惜辍学了。”黄晓博目光一亮。

         张扬说:“你误会了,我认识老虎的堂弟杨飞的手下,跟着杨飞混的,就是二年级的王刚和徐烁。”

         张扬越说黄晓博眼神越暗,连老虎的手下都不算,只是跟着杨飞混的,算个屁啊!

         可张扬还是郑重其事地道:“别小看他们,这两人一招手随便能喊来几十个社会上的混混,他墨胖子力气大,能打得过这么多人吗?”

         “听着,能成。”黄晓博双眼又发亮起来。

         张扬又说:“完事之后,我们一起出钱买两条好烟,请他们吃个烧烤就行。”

         “这……”

         张扬这话一出,黄晓博有些犹豫了。

         张扬正色道:“黄班长,难道你能咽得下这口气?这事传出去,以后还要不要在一中混了,比起这个……”

         他捅了捅自己的脸皮:“一点小钱算得了什么?”

         “好!听你的。”

         黄晓博被说得心动,立即决定了。

         他平时是极为吝啬的人物,花一块钱比铁公鸡拔毛还难,也只有对刘雪才舍得下血本,现在为了找回场子,再怎么心疼都不顾上了。

         想到了钱,他就咬牙道:“到时老子把尿淋他头上!”

         张扬则冷笑一声,他生性恨辣,一旦花钱,岂是凌辱那么简单,不把赫尔墨打得住院十天半个月是不会收手的。

         钱的事情谈妥后,他们又继续商量起来。

         “可是,也不需要几十个人吧?”

         “当然,你真以为他墨胖子是武林高手啊!十几个就够了,用不着那么多。”

         ......

         此时的赫尔墨,还是往宝西山而去。

         宝西山树木茂盛,荆棘纵横,是全国最古老的山头之一,平时人迹罕见,此刻,却有一男一女从走在山里。

         男的四十二三岁左右,剪着精短头发,双目时不时透露出精光。

         女的则是个少女,十七八岁,穿着一身休闲服,青春靓丽。

         这少女若在一中学生面前,一定会被认出来,她就是冠誉整个田西市高校的风云人物,一中名副其实的校花林静怡。

         林静怡旁边的男人是她叔叔林海,两人边聊边走着。

         林静怡道:“叔叔,你说山上真有千年灵芝那些药吗?”

         “宝西山非常古老,还有些地方没人踏足过,自然有古老的药材。你.爷爷身体越来越差了,我们也只是碰碰运气,得到的几率并不大。”

         林海一边用长刀开道一边说,只见他随便一甩,前面的灌木丛竟被斩出一个大口子,那力道震得灌木枝叶粉碎。

         “会有野人吗?”林静怡又好奇问道。

         “这可说不准,不过就算有,在我面前,也伤害不了你。”林海静静的说,语气中却是不容置疑。

         “那是,我叔叔可是一名武者,什么野人还不都被一拳打死!”林静怡得意地扬起头,她爸三兄弟均是习武之人,听说能以一打十,区区一个野人算的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