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章【黄金筑体决】
        赫尔墨布的是聚灵阵,顾名思义,就是聚集灵气。

         何为灵气?也可以说是日月精华。何为日月精华?也可以说是星辰之力。

         灵气非凡胎肉.眼能视,每颗星辰都有,而太阳月亮就是灵气最多的星球,经过和地球的持续运转,形成了可以吸纳的灵气。

         灵气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但城市中肯定没有,多半是在偏僻的深山里才能聚集修炼。

         “还算不错。”

         随着聚灵阵最后一道步骤完成,整个西宝山的灵气都向此处聚集,盘腿坐在中间的赫尔墨暗暗点头。

         他选择了一套简单且快速的修炼法决,黄金筑体决,是黄金时代末的修行者们最常用的,这套法决出现不久黄金时代就被灭绝了。

         “嘿,效果挺大的!”

         赫尔墨斯作为主神宙斯和神女迈亚之子,一出生就拥有神力,用不着修炼,此时对这些修行者的东西不由称赞起来。

         当下慢慢摸索,静心修炼着。

         时间很快过去,期间,也依据黄金时代的方法炼了几枚丹药,成功率竟然出奇的高。

         要知道药材有些只是代替的,效果赫尔墨也试了,非常不错。

         转眼就是三天后,凌晨时分,赫尔墨趁夜翻进校园,摸进宿舍。

         他不想打扰舍友,所以没有开灯,而且修炼过后目如鹰眼,能看得一清二楚,拿着换洗衣物开始冲凉起来。

         众神的神使向来是非常注重仪表的神,呆在深山老林三天,出来就直接去见人可不太行。

         他冲完凉时,有个上铺的舍友借助月光看到他,叫骂道:“墨胖子,大半夜的不睡觉,你他吗活得不耐烦了?”

         说话的是舍霸张扬,舍霸是按武力值决定的,连舍长都要忌惮三分。

         “你再说一遍。”赫尔墨冷冷道。

         他们张扬、刘兵、李明亮几个网瘾少年跑去上网半夜回来的时候何曾想过其他人感受?以前墨胖子和两个舍友受不了说了一次,反而被张扬带头爆打一顿,而且只打他一个,这一招杀鸡儆猴,从此以后再没人敢说他们了。

         墨胖子学习成绩不好的原因有一半就是因为张扬他们,他睡觉时很敏感,天天顶着个熊猫眼去上课,成绩能好才怪了。

         “就说你玛的了,怎么滴?”

         张扬眯着一只眼,墨胖子在他眼里就如垃圾废物一般,任打任捏,此刻抬起手就要往那张胖嘟嘟的脸上抽过去。

         话刚说完,“吧拉”一声,他被赫尔墨提起衣领拉了下来,额头磕到下铺床沿,疼得眼冒金星,几乎晕过去,接着又被两脚踹到床底。

         这下惊动了全宿舍,有人打开灯,看到了赫尔墨扬长而去的背影。

         他们面面相觑,眼神复杂,谁都知道这胖子可能再也欺负不了了。

         ......

         前往田西一中的路线中,刘雪独自走在街上,不时引起路人侧目。

         她身材高挑,容貌清秀,尤其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最为动人,只是脸上的伤痕让人不由起怒,究竟是谁殴打如此美丽的姑娘?

         顾姝倩在很多人心里不知被扒了多少层皮。

         “这赫尔墨怎么搞的,三天都没来学校了!”

         “今天再没见到人,我就要报警了。”

         美丽的姑娘想着心事,面有忧愁。

         “刘雪!”

         突然巷子里传来话声,刘雪看过去,只见赫尔墨穿着白衬衫黑裤子,双手插兜地靠在墙上,还把一只脚抵着墙,摆出酷酷的姿势,只是那隆.起的肚子完全打破了酷感。

         其实不是赫尔墨故意这样摆酷,实在是等得太久了,随意摆出最为舒适的姿势。

         众神的使者也爱出风头,但并不想让自己的肚子抢尽风头。

         他终归有减肥成功的一天!

         “赫尔墨,你终于出现了,怎么都没去上课?”刘雪惊喜地叫道。

         “有点事要忙!”看着一脸关心的刘雪,赫尔墨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摸了摸裤兜说道:“有东西要给你。”

         “这是疗伤药,吃下去。”

         刘雪接过那三颗黑漆麻乎的药丸,轻.咬红唇,犹豫着没敢下嘴。

         “放心,不会害你的。”赫尔墨笑说道。

         见他真诚的笑容,刘雪终于下决心,先是拿起来闻了闻,竟然嗅到一股芳香,随后闭上眼睛,放入口中。

         赫尔墨暗暗摇头,这复元丹对修行者来说不算什么,但对普通人可是好东西,她却像吃毒蛇一样小心翼翼。

         刘雪本想吞下去,可这药丸入口即化,仿佛化为一股气流,向全身散去,精神为之一震。

         她感到惊奇,还想在吃一颗,却听赫尔墨说道:“可以了,这两颗以后有伤再吃,别浪费了。”

         你真以为是零食啊!

         这时候,“刺啦”一声,一辆红色踏板电动车停在车道旁,穿着改得不伦不类的校服的顾姝倩走下来。

         “墨胖子,原来你没死啊!怪不得没人找上学校呢。”

         她和那几个外校姐妹担惊受怕了几天,现在见到赫尔墨没事,放松下来,很是高兴。

         顾姝倩一副指点江山的派头,瞥了刘雪一眼,诧异道:“稀奇了,刘雪同学难得化妆一次。”

         她啧啧道:“这技术一流啊,那脸上的伤很都不见了。”

         刘雪冷下脸,不过没敢还口,没办法,这些小太妹她刘雪惹不起,只好躲得远远的。

         “刘雪,你先去上学。”赫尔墨说道,冷冷看着顾姝倩。

         “可是……”刘雪犹豫不决。

         “听话,我和她谈谈。”

         赫尔墨执意将刘雪推走,随后看向顾姝倩冷笑道:“本想容你快活几日,你却送上们来,正好。”

         顾姝倩左右看看,一个人都没有,笑了起来,说:“怎么,想打我?”

         “你敢吗?”她不相信这胖子有这个胆。

         然而事与愿违,赫尔墨一把掌呼到了她脸上:“你说对了!”

         顾姝倩捂着脸有些发蒙,并没注意到有一条白色的虫子在她耳朵内缩了缩脑袋,然后爬进去。

         她撕声竭底地叫了起来:“墨胖子,你敢打我!”

         “起!”

         赫尔墨轻轻吐出一声,然后顾姝倩就突然双手抱头,痛苦地痉.挛着。

         “停!”

         十几秒钟后,赫尔墨开口了,而顾姝倩喘着粗气道:

         “墨胖子,你到底对老娘做了什么?”

         这手段是修行者的小把戏,修行者随手可解,是用来控制普通人的。

         在地球上也不轻易用成,虫子是赫尔墨偶然在山上遇见的一条吸气吐纳的百年老虫,拿来炼制而成,所以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这一招对付人。

         “以后刘雪就是你生活的目标了,她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滚开,老娘要上车走人!”

         她想要推开赫尔墨,可突然倒地痉.挛,维持了三分钟,直到口吐白沫。

         赫尔墨暂时放过她后,顾不得狼狈,跪地求饶。

         “墨哥,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那种痛苦只有亲身体会才会明白,刚才顾姝倩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手段真真让人恐惧。

         赫尔墨背负双手道:“你听好了,你脑子里面的东西叫小白,我每次折磨你,都代表它在吃你脑浆,吃完了,你也就死了。”

         “是是,我知道了,墨哥有什么吩咐?”顾姝倩恐惧不已,他竟然还给那东西取名字。

         “你只要记住,刘雪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会好过,瘦了还是不开心了都不行。”

         “我知道了,保证刘雪姐吃好睡好,整天开开心心的。墨哥,我可以去上学了吗?”

         顾姝倩心里叫苦不迭,却丝毫不敢违抗,这在她眼里的老实胖子,如今变得无限恐惧,一刻也不想和他独自呆在一起。

         “行了,你走吧,对了!”

         走了几步的顾姝倩又得反了回来,陪着笑脸道:“墨哥,你说。”

         “替我向班主任请个假,连同几天前的,请到我回去的时候为止,办法你自己想。”赫尔墨说道。

         “保证没问题,我和班长很熟,这事好办。”

         顾姝倩赶紧保证起来,然后在赫尔墨的同意下,兔子似的开车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