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商量
    李家一大家子,李爷爷最得意的就是他的大儿子李爱国,脑瓜子聪明不说,还有本事,端的又是公家的铁饭碗,让他在村里人面前特别有面子。

     二儿子李爱党虽在国营饭店上班,油水是厚,但靠的是老丈人家的势,始终让他觉得矮了亲家公一截。

     三儿子李爱民,老实巴交,不提也罢。至于女儿们,那都是别人家的人了。

     李家三个儿子到现在都没分家,表面上是老两口舍不得儿子们,实际上是李奶奶舍不得管家的好处。

     李家一大家子都住在一个院子里(类似四合院的格局),可住的房子也是有差别的。李爷爷和李奶奶住的是正房,正房有三间屋子,正中间一间用作堂屋,用来待客、吃饭,堂屋左边的房屋是老两口的房屋(卧室),另一间用作灶屋(厨房)。大伯李爱国一家住的是东厢房,二伯李爱党/一家住的是西厢房,轮到李明月他们家,住的是阴暗的倒座房。

     东厢房和西厢房好歹都有两间宽敞的屋子,大人一间,孩子们一间也够他们住的。

     李明月家的房子却又小又暗,她都不知道自己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别看一家子人都是交钱交粮吃饭的,吃到嘴里的东西可大不一样。饭桌上,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什么荤腥,就算有,也从来都是留给家里男人们的。

     女人们吃饭是不允许上桌的,想吃肉,得看你在这个家的地位。很显然,从李明月一家蜡黄的脸色上看,这肉跟她们无关。

     李明月对自己不能吃肉并没有什么不甘,毕竟她从心底里没把自己当成是李家人,可坐在她一旁的两个姐姐也是这个待遇,她心里就有些憋闷了,该死的重男轻女!

     李爱民和周永红夫妻俩平时忙着挣工分,没时间管她,李明月能长这么大基本都是靠这两姐妹的照顾。

     李家其他人对李明月感情平淡,但李明敏和李明秀两姐妹却对她很好,平时两人得到点儿啥好东西,都是先紧着她这个妹妹来,李明月也从来不吃独食,有好东西都和姐姐们分享,也因此,姐妹仨感情深厚。

     李家其他的兄弟姐妹,感情却没这么好,不是争这个,就是抢那个,经常斗的跟公鸡似的。

     李明月知道在这个家里,他们一家子是别想得到什么好东西,这不,她脑子正想着该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自家人补补。

     李家一家子还没吃完饭,二婶杨玉华就急急忙忙地从灶屋里出来,站在堂屋门边儿给李爱党使眼色。

     李爱党看是看见了她媳妇儿的暗示,可是不明白啥意思,杨玉华的眼睛都快抽风了,他都恁是没弄明白咋回事儿。

     杨玉华只好小步挪到男人们吃饭的桌子边,挨着李爱党,手在桌子下掐了李爱党一把,又用眼睛瞪了他一眼,才转过头笑眯眯的对李爷爷说:“爹,等会儿吃完饭能不能留下来,我们家爱党有事儿跟大家商量。”

     李爷爷嘴里“吧唧”了好几下,才砸吧完一块油汪汪的大肥肉,又端起酒盅子咪了口酒,才道:“成。”

     此时,李爱国的脑子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弯儿,琢磨着老二两口子到底又有什么大事儿。

     李爱党还是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样子,而李爱民则是目不斜视,一直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饭(这里的饭不是大米,而是玉米面)。

     杨玉华得到李爷爷的答复,便笑容欢畅的回了灶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给李奶奶夹了两筷子没啥油水的青菜,笑眯眯的说:“娘,等会儿吃完饭大家留下来一下,我们爱党有事儿要说,爹他们都答应了”。

     李奶奶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二儿媳妇儿,李奶奶最是不喜,家境好不说,还有工作,平时表面上看起来笑眯眯的,实际上鬼心眼儿多的很,滑不留手,她拿捏不住。

     杨玉华说完,也不管李奶奶和其他人的反应,自顾自的继续吃饭,那速度丝毫不差。

     大伯娘钟翠花本想问些什么,见到二伯娘吃饭的速度,便按捺住内心的疑问,快速吃起饭来。

     待到大家伙儿都吃完饭并收拾妥当,屋子里已挤满了人,闹哄哄的。

     李爷爷和李奶奶坐在主位上,李爱国、李爱党分别坐在李爷爷李奶奶下首左右两侧的椅子上,李爱民则坐在李爱国下首,其他人则站在自己丈夫(父亲)的身后。

     李爷爷见众人都到齐了,便咳嗽了一声,中气十足地说:“你们都安静一下,老二有事儿要和大家商量。”

     李爷爷说完用眼神示意李爱党来说,可是李爱党根本不知道要说些啥,只好回头看了看他媳妇儿。

     杨玉华看见李爱党啥都不知道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昨天在杨家,杨玉华的大哥给他们说了个消息,镇上有一户王姓人家,家里就老两口住着,就一个儿子,还在市里工作,这次王家儿子单位给他分到了一处不错的房子,他就想着把老两口接到市里去住。

     这年头,大家都觉得城里好,镇上比村里强,市里当然比镇上好啦。这不,老两口就准备把这房子卖出去,拿着钱去投奔儿子。

     一开始听到这消息杨玉华还没什么想法,可是架不住杨老爹他们的劝说啊。

     当时,杨老爹就问:“爱国,玉华,这可是个好消息。你们想不想到镇上来住?”

     李爱国和杨玉华当然想,这年头,谁不想住城里,城里人才有商品粮吃,城里人才能有各种票。

     在农村饿肚子倒是不会,可怎么也比不上城里人过的好。

     李爱国点了点头,心里却想,他是想到镇上住,这样上班也方便,可他没钱买房啊,就算他有钱买,人家还不一定有人卖呢!

     杨玉华脑子转的比较快,想的也比李爱国多。她笑眯眯的看着杨老爹问:“爹,你有什么办法么?”

     杨老爹看了眼杨玉华,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打什么鬼主意,笑着说:“还能有什么办法,你哥之前不是说了么,现在王家老两口要卖房子,你们想来镇上住,正好可以把这房子买咯。”

     李爱党一听买房,瞬间就精神了,最都有点哆嗦的说:“爹,真让我们在镇上买房啊?可我们没钱呐。”

     杨老爹一见李爱国那点儿出息,一说在镇上买个房,说话都不掳不清了,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看上这个人给他做女婿的。

     还好自己女儿过的不错,要不然他非得悔的肠子都青了。

     杨老爹对着儿女们说道:“不就买个房子么?先让你大哥去王家打听打听价钱,你们再回家找家里要,你们结婚这么多年,工资都是上交给家里的,你们要买房子,李家怎么说也得给你们凑一些吧。”说完还不忘瞥了李爱国一眼。

     杨老爹本来还想说,要是实在凑不齐,他再补贴他们一些,可眼下家里儿子儿媳都在,他可不能说这话。

     一来,他说了这话未免让儿子儿媳心里不舒服,二来又怕他这样一说,李爱国就不回家要足够的钱。

     杨老爹终是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