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7章 街坊邻居
    赵姐正嘻嘻哈哈和三位老人闲扯蛋,见有客人上门走过来招呼他们。

     “两位大兄弟,来了,要看看什么?”

     如果是熟人赵姐一般不会这样,最多点点头笑一笑,张杨心中凄凉,这应该又是一个不认识他的老熟人。

     赵姐这家彩票点卖的彩票品种有很多,如,大乐透、七乐彩、七星彩、排列三、排列五等等……,还有一些如刮刮乐之类的即开型彩票,当然还有双色球。

     “给我打5注今天的双色球,机选。”

     那个青年也不费话,直接把进来的目的说了。

     “好勒,大兄弟稍等。”

     赵姐进了柜台,操作放在里面的一台福彩出票机,她家共有两台机器,另一台是体彩的,都放在一米二高的柜台后面,里面还有收钱的匣子,赵姐轻易不让人进去,即使判给他前夫的女儿来了,她也禁止女儿进里面玩。

     听青年如此说,张杨的小心脏一阵狂跳,看来今天真的是双色球的开奖日,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期双色球是不是他昨天看到了结果的那期。

     很快一张彩票打了出来,青年交了钱,接过彩票,回身时,正看到瞪着眼睛、张着嘴,表情愣怔的张杨,他又向张杨撇了撇嘴,很不屑地从张杨身边走了过去,转眼间出了门。

     张杨根本没注意他的表情,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紧迫事,他没钱!买不起彩票。他兜里只有1.5元中华人民银行发行的钞票,想买一注都不够,那五十元“假币”他可不敢用,这屋里的人都是老邻居、老街坊,如果让赵姐发现他使用“假币”,他今后还怎么在这片混。

     赵姐在柜台里站了一会,看张杨没有立即买的意思就从里面走出来,回到三位老人的身边又和他们聊了起来,话题是张杨所住那栋楼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张杨以前见过,很高冷的一个女人,今年应该大三十了。

     “……她对象黄了有段时间了,我开始还寻思把她介绍给他宋婶家的儿子,又怕小艺这丫头不愿意,宋婶的儿子不是离婚的吗。”

     郑大娘说道,她似乎也感觉自己乱点鸳鸯谱不太靠谱,说完自己先笑了。

     “我看够呛,小艺那孩子眼界高着呢。”

     秦大妈也很不看好这一对。

     “郑大娘,我看你还是别忙活了,他们不可能,头两天我还看到宋婶的儿子带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回家,说不定现在人家已经有对象了。”

     赵姐说道。

     “真的,我怎么没看到。”

     郑大娘满是遗憾地表情。

     “我骗你干嘛。”

     赵姐说着眼睛瞟了一眼张杨,两人的目光正碰在一起,张杨问道:

     “今天是双色球?。”

     “对,双色球,9点半开。”她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还有一个小时就封盘了。大兄弟有自己的号码?”

     “还没有,我再研究研究。”张杨掩饰地说道。

     其实号码早就有了,就是昨天他看到的那组开奖号码,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钱,他想过和赵姐赊几注,可他又不想赊的太少,今天对他来说也许是今生唯一一次发财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再没这个店了。

     张杨昨天买彩票的时候就知道这期的一等奖是1000万,奖池里有3亿8千多万的沉淀,如果加上这期的投注额,他估计最少要50注才可以保证清空奖池,那么他现在最少需要100元钱。

     这期的彩票他必须买,还要买够50注,这是张杨刚刚给自己定的目标。

     赵姐听了张杨的话,不再接言。但两人的对话却吸引了三个老人,郑大娘盯着张杨上下看了看,道:

     “这小伙子是哪家的?”

     这一片哪家有大小子、小姑娘,郑大娘心中基本都有数,而且她也愿意打听这些事,现在见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小伙子精精神神的,她哪有不打听打听之理。

     赵姐对郑大娘摇头,刚刚进来这两个年轻人她也是第一次见,时间到了这个点,还有其他地方的人到这条小巷子里买彩票这种情况还真不常见,平常这时候过来的都是一左一右的老少爷们。

     郑大娘这一搭话,张杨倒是心中一动,有了,这事八成能成!

     如果按另一个世界的说法,这个郑大娘和他是真正的邻居,他们住在一个单元里,张杨是二楼,郑大娘是四楼,张杨还记得有一次他下楼买菜忘了带钱包,到了菜市场后才想起来。巧得很,碰上了郑大娘,那时候郑大娘只是在楼道里见过张杨一两面,但郑大娘仍然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张杨窘迫地把忘带钱包的事告诉了郑大娘后,郑大娘毫不犹豫地借了他一张大票,可谓是古道热肠。

     就因为面对这么一个善良又热心肠的老人,张杨头脑一热说了一句错话,让他后怕了半天。

     “大娘,我是黄姨家的租客,我姓张。”

     这句话根本没经过他的大脑,仿佛是忽然间蹦出来的,也可以解释成记忆搭错了线,一瞬间搭在了另一条线路上了。其实这一天也是够难为张杨的了,两个世界的共同点太多,思想只有时刻保持清醒才能不把两个世界搞混淆了,这一疏忽就出错了。

     郑大娘听了张杨的话,又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眯着眼睛困惑地问身边的秦大妈。

     “黄家妹子的房子租出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秦大妈同样满脸问号。

     “不知道啊,她黄婶昨天不是还说没租出去吗,怎么今天就租出去了。”

     “对了,黄家妹子昨天晚上不是去她女儿家了吗?”

     老王头跟着说道,他看张杨的目光变得警惕起来。

     张杨心想坏了,这是要出事呀,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现在住在黄姨家的出租房里,还不得报警抓他呀。他下意思的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出租房钥匙,心里想着,晚上回出租屋一定要偷偷摸摸的,灯也别开了,摸黑睡吧,免得被邻居们看到,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私闯民宅,够扣留几天的了。

     张杨急中生智,找了个辙把话向回拉。

     “不是那回事,这不么,我听别人说黄姨有房子要租,就想找她租下来。可没找到她老人家,我以为她能来这呢,原来走亲戚去了,太遗憾了。她什么时候回来?”

     编了这一通瞎话,张杨脑瓜子上的汗都下来了,也亏了这屋里的人都是不喜欢用脑子的人,否则,这不合乎逻辑的解释早让人揭穿了。

     “去她女儿家了,说是下周一才回来,你要租房子,就下周一上这来,她一准在。”

     郑大娘说道。张杨的话她当真了。

     赵姐接话道:

     “你如果要她的电话,我可以给你。她那间房我去过,一室一厅,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开始我都想租了。”

     “黄家妹子就是勤快,没人住的房子还天天打扫干嘛,也不嫌累得荒。”

     老王头揶揄道。

     两个老太太一起向老王头翻白眼,她们了解他家的那个小媳妇,那是懒的可以,六十平米的房子搞的像猪圈似的。

     “你不是大港人?”郑大娘问道,“看着挺精神的,有对象了吗?”

     郑大娘的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张杨,她搜索记忆里的女孩子,和张杨做配对,很快一个女孩的形象出现在她的脑袋里,她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张杨看到郑大娘这个表情心中发怵,因为这情况他在另一个世界见过。……郑大娘给他介绍过一个对象,据说是她一个老姐妹的女儿,起初张杨根本不感兴趣,但架不住郑大娘三天两头敲他家的们,搞的张杨不胜其扰,没办法他和那个女孩见了一面。

     结果,没等张杨向郑大娘反馈意见,人家女孩先把信息反馈回来了,人家告诉郑大娘,张杨太胖了,她不喜欢。这事让张杨郁闷了好一阵子,要说那个女孩的长相只是普通,而且吨位还比张杨大一个数量级。

     为了这件事,这位郑大娘向他表示了好几次歉意,几乎见到他一次说一次,还再三地表示以后多给他介绍几个。这反而让张杨不好意思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张杨都怕见到她,看到她的身影就躲得远远的。

     想到那个女孩的形象,张杨眼睛里满是惊恐,如果再见一次那个女孩,他的小心灵将再一次受到严重伤害,能挺过去算自己心大,这可是要命的事,必须让郑大娘打消这个念头,否则,张杨如果还在黄姨家的房子里住,就躲不开郑大娘的穷追猛打。

     “大娘,我是奉京人,临时到大港工作,已经有对象了。她在奉京呢,我们准备过年结婚,如果有机会,我请你老参加我们的婚礼。”

     “那可真遗憾。”

     郑大娘意兴阑珊的说道,就如好大的乐趣忽然间让张杨给剥夺了。

     “小伙子过来坐,别在那站着,怪累的。”

     秦大妈拍了拍她旁边的空位。

     张杨也正有此意,他讪讪地走过去坐到秦大妈的身边,摆出了一副和他们聊天的架式,要说,张杨为了买那50注彩票,也是蛮拼的,为此,他准备用侍奉老妈的技巧和几个老人家套套近乎。

     能从老人家们手里借到钱是最好的,让赵姐赊彩票给他难度似乎有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