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1章 差点被坑
    听白发老人讲到这里,张杨才明白刚刚这些人议论的对象是他,他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老人右侧的中年女医生,也就是那位郑副主任。郑副主任脸色不红不白地向张杨点了点头,张杨向她翻了一个白眼,“吗的,这逼刚才是准备坑我来着。”张杨心道。

     而他对白发老人的说辞不置可否,没有表态。

     站在两人身后的刘医生听了于主任的话暗中松了一口气,心中对于主任的尊敬又加深了一层。

     她哪知道,此时于主任心里也苦,张杨虽然说是路过办公室,但谁又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老头不敢冒这个险,如果张杨一怒之下选择离开,他们的损失就大了,再出现下一例类似患者的时候,也许他已经在棺材里了。

     于主任继续和蔼可亲地说道:

     “小张,你吃过或者注射过什么其他药物吗?私下的,医院为你提供的不算。”

     张杨摇了摇头。

     “没有。”

     于主任又道:

     “那你说说手术后的感觉?”

     张杨这次没回答于主任的话而是反问道:

     “大夫,能不能先说说我现在的情况,我要听真实的。其他的我们过后再说。”

     他的表情很严肃。

     这工夫他把之前这些医生的话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又联系于主任的说法,他猛然觉醒,这些人是想把他当小白鼠研究啊。这不是扯蛋吗?他可没那工夫,而且即使有时间,也不可能浪费在他们身上,再说了,他是个黑人,和他们接触的时间越长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事想也别想。

     而做为老学究的于主任大脑比较简单,没有发现张杨异样。他回答张杨道:

     “从这张CT片上看,你的断骨愈合的很好,基本上和复位后一个月以上的病人没有区别,……”

     站在于主任身边的郑副主任急的不停向于主任使眼神,见于主任根本没看她,伸腿在于主任的脚上踢了一下,打断了于主任的话,于主任抬头看她,问:

     “有事?”

     郑副主任假装谨慎地说道:

     “主任,我看病人这种情况并不是乐观现象,片子上显示结痂,但并不能以此断定是骨质愈合的反应,说不定是病变的前兆,这种情况我在一本杂志上见过,我感觉应该再做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治疗。”

     这女人很精明,她在张杨的表情上看出了浓浓地不满,她也预计到了于主任告诉这小子实情后可能引发的后果,就是这小子一甩手走人,她这番话是要给张杨施加压力,让张杨不敢轻易决定离开医院。

     因为她早把张杨的心思猜透了。

     张杨抬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郑副主任。郑副主任看到张杨的眼神心中一凛,“完蛋了,这小子不是个善茬,这事要黄。”

     “什么乱七八糟的,无稽之谈。”

     于主任没听懂郑副主任话里的意思,反而认为她胡说八道,就斥责了一句。

     张杨收回目光,继续追问白发老人道:

     “大夫,你的意思是说,我的伤现在好了大半,对吧。”

     “没错。和手术后一个月的病人差不多。”

     于主任再次确认。

     张杨又道:

     “我听说手术后一个月就可以拆夹板了,那么我现在也可以拆了?”

     这时,郑副主任已经急得直跺脚,她已经可以肯定接下来张杨要做什么,而于主任愚钝,不懂人情世故,他根本没去想张杨话里是否有别的意思。

     他考虑了一下,点头道:

     “原则上可以,但是希望你再带一周,这样更保险一些。”

     张杨不为所动,继续自说自话。

     “那么,你能安排人给我拆一下吗?我试试活动活动,这样更能验证你的说法。”

     张杨的语气不容置疑,并带了些许对于主任的恭维。要说,患者有这个权力,只要他对自己的行为和要求负责就可以,而医生要尊重病人的选择,除了有违反法律的地方,比如安乐死等,其他的情况下只有劝导的义务。

     “这样不行,对你的病情没好处。我们要对你负责。”

     郑副主任急惶惶阻止。

     办公室里的医生也不做事了,都把目光看向这里,有的人心急,他们都比于主任更懂人情世故,张杨此时的心理,他们猜出了七七八八,有的人心喜,这人走了才好,自己得不到的,最好谁也得不到,有这个想法的人当然是绝不可能进课题组的人。

     张杨又向她翻了一个白眼,仍然不搭理那个老女人,继续对于主任道:

     “我会签字确认这一切是我自己要求的。”

     于主任略加思考点头同意了。

     “小刘,叫个护士过来,给他拆夹板。”

     郑副主任心中哀号,完蛋了,这小子拆完夹板一定要求出院。

     刘医生转身出了办公室去了护士站,不大工夫一个小护士推着小车跟刘医生走了进来。

     张杨在刘医生书写的病历上签字画押后,小护士开始为他小心翼翼地拆夹板,十几分钟后,夹板和石膏完全拆了下来,张杨在十几个医生的注目下先小幅度活动了几下左臂,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不适的感觉,然后他开始不断地加大活动的幅度,最后张杨把左臂快速地旋转了几个360度,而且还用足力气做了几个冲拳,就如拳击运动员打出的直拳,这么大的运动量和幅度,他的左肩仍然没有不适的感觉。

     张杨心里惊喜,热血沸腾,脸上抑制不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的伤情有多重他自己非常清楚,手术前,刘医生不仅给他讲了手术的必要性,而且给他看了CT片子,中间那块断掉的锁骨,错位最少有一厘米。

     而现在手术仅仅过了一天就完全愈合了。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原因?他从这些医生们的表情上看出来了,这跟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是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另一个福利呢?张杨越想越兴奋,把对医院的不满也暂时的放下了。

     张杨的动作把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惊住了,包括于主任和郑副主任,在张杨拆夹板前,他们只是以为张杨的断骨有明显愈合表现而已,并不是完全长好了。

     但是现在他们知道还是小瞧了张杨骨头愈合的能力,从张杨的动作上看,他的断骨不仅已经彻底愈合,而且一点也不影响手臂的功能,这种情况一般在病人手术后一年左右才会有的现象,这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对专业知识的认知,成为了一种灵异现象。

     刘医生更是眼睛瞪的有铜钱大小,四周的眼白全都露了出来,嘴张的能塞进一个核桃,很夸张的样子。

     “好了好了,快停下来,停下来,小张。”

     于主任震惊过后连忙阻止张杨的动作。

     张杨就势停了下来,他激动地对张着嘴瞪着眼睛的刘医生道:

     “谢谢刘姐。”

     刘医生含糊地道:

     “嗯、嗯,什么……”

     她没听到张杨说什么?

     郑副主任此时那个后悔呀,她后悔,他们就不应该在这里研究这个病历,如果找一个封闭的办公室,等研究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后再策略地和这个小子说,情况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现在怎么办?”

     她的脑子飞快的运转想着补救办法,这个人必须得留下来,即使给他再多的报酬也要把他留下来,这是个不可多得甚至再也难以发现的研究样本,如果错过了,将不只是他们个人的损失,也许是全世界骨折病人的损失,她的精神境界突然间高大了起来。

     “那个小张,于主任刚才跟你说的?……”

     “不好意思,刘姐,能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吗?”

     郑副主任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张扬打断了。

     “这个……”

     刘医生已经醒过神了,她彷徨地看向于主任。

     “小张你看,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你在医院再留一段时间,配合我们做几个化验,我们可以给你报酬。”

     郑副主任抢先说道。

     “给多少?”

     张扬心中欢喜已经忘记了刚刚的芥蒂,但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仍然不是很好,说话也就很不客气。

     “每天200怎么样?”

     “还是算了吧,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其实,他也就是随口问一下,他现在并不缺钱,然而如果一天给个三千八千的,他说不定还真会留下来,他也知道那不可能。说完他向房间内的十几个医生鞠了一躬,满脸带笑地向办公室外走去,

     “小张等等,”

     郑副主任在他身后喊道,

     张扬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说道,

     “麻烦你,刘姐,把我的出院手续办一下,我今天就走,有机会请你吃饭。

     办公室里的人全都傻了眼,郑副主任更是急得抓耳挠腮脸,可是她没办法,她明白这小伙子对她有意见,显然是听到了刚才她准备坑人的话。

     “主任,不能让他走。”

     她求救于于主任,见于主任并没有出声挽留的意思,又转头对刘医生道:

     “小刘,快去把她追回来,快点呀!”

     她说话的语气很重,明显带着斥责的成分,她是在怪刘医生不懂事没有眼力见。

     刘医生看向于主任,于主任无奈地摇了摇头道:

     “算了吧小刘,给他办出院手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