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8章 张扬的机智
    张杨下了火车,打了个车直奔淮阳路,现在他手里有钱,打车已经不成?32??负担了,到了淮阳路上的七天酒店,张扬开了一个房间,把拉杆箱扔在房间里,就急忙忙去了黄姨家所在的那栋楼。

     很幸运,黄姨今天没去彩票站,说心里话,张扬中了1注一等奖和49注3等奖后,他从心里打怵去哪个地方,每个彩票站出一等奖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打死张扬他也不会相信赵姐认不出来他,如果他在那里出现,一定会引起轰动。

     那样会很麻烦!所以那个彩票站能不去还是不去为好,虽然张扬中一等奖时打心眼儿里感激赵姐和李哥,但那时候不是激动的吗,现在他的心情早就平静了,嗨,嗨,张扬可不是食言而肥呀,今后如果赶上机会能帮到赵姐或者李哥他一定会帮的。

     “小伙子有什么事?”

     开门的是黄姨,她满脸疑惑地看着穿戴整齐的张扬。

     “黄姨你老好,郑大娘告诉我你有一间房子要出租,我是想和你谈谈房子的事。”

     黄姨一脸恍然的样子。

     “哎哟哟,快请进、快请进,她郑大娘可真是个热心肠,你是她的亲戚?哎,他郑大爷真是可惜了,还不到七十就这么走了。”

     张扬心中一惊,怪不得那天看到郑依依时她显得那么的颓废和疲惫。

     “我不是她亲属,我是听她在彩票站说的。”

     张扬心中堵得慌,却不好在这件事上说什么,黄姨见表错了情,也不再多说,带着张杨进了里屋。

     黄姨家里还有一对中年男女,两人看起来都不到四十岁,张杨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对男女,但他估计,他们是黄姨的女儿和女婿。

     张扬和他们点头致意算是打招呼了,四个人坐下后张扬也没绕圈子,直接提出来要买下那套房子。

     “小伙子,我没卖房子的打算呀!这事怎么说的?”

     黄姨感觉很蹊跷,她的回答算是直接拒绝了。

     那位中年妇女接话道:“那套房子是我的,我并没有卖房子的打算,如果你要租呢,我们还可以聊一聊,如果是要买房的话,请恕我们不接待了。”

     这个女人的话更是绝绝,直接送客。

     张扬没有因为她拒绝的话而失望,反而感觉今天真是太幸运了,今天能见到房子的正主就省得再折腾一遍了,如果黄姨一个人在家,她还真不一定能拿主意,怎么也要和女儿女婿商量一下吧。而且他有信心说服她们母女俩人,他对这一片很熟悉,嘿嘿。

     “大姐,我在来之前在附近打听了一下,你家楼下就有一套房子要出售,……”

     “这和我们没有关系吧!”

     女人直接打断张扬的话,而且要从沙发上站起来,这是撵人的节奏,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捅了他一下:“爱云,听人家小伙子说完。”

     女人瞪了男人一眼,却也没再说话,抬起的屁股又落下了。

     此时黄姨却说道:“那是老刘家的房子,儿子要结婚,想把这套房子卖了付首付买新房,他们家的房子便宜只要36万。”

     黄姨家所在的楼层是三楼,他所说的老刘家是在二楼,黄姨家是1号,而老刘家是3号,如果是在同一楼层那就是对门。而黄姨家在隔壁单元的那套出租房恰恰也是二楼3号,房子的大小、格局和老刘家是一样的。

     “他们卖房子确实和大姐、黄姨没有什么关系,但我是这么想的,我可以出四十万买下你家的那套房子,如果你家还想留房子的话,可以花36万买下楼下的那一套,这样两套房子离的更近你们也方便,而且还可以剩下四万,不知我说的这些你们感不感兴趣。”

     楼下老刘家的房子在中介已经挂了二个月了,根本无人问津,中介劝刘家人降降价格,他们没听,实质上那套房子也就值30万多一点。

     张扬的一番话让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张杨给的价格远高于这片的平均房价,三个人不动心是不可能的,黄姨满脸惊喜,男人却若有所思,女人则蛮是怀疑地说道:

     “你这么做是什么目的?为什么不直接买下楼下的房子?”

     黄姨和那个男人也盯着张扬要听他怎么说。

     张扬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笑容一闪而逝,此时,他已经认为今天的事儿十拿九稳了。

     “黄姨,这事如果我说了你们别往心里去,也别向外传,如果传出去这事儿就不好听了,说不定楼上楼下的人都得跑光了。”

     张杨的话让三个人都郑重起来。

     “没事儿,你说吧!我们不会传出去的。”黄姨道。

     “那好,我可说了,不瞒你们说,隔壁那个单元的位子是我们家祖坟的位子,解放前打土豪分田地时我们家的祖坟被平了,你们别不信,我之所以确定是这个位置,是根据我家的家谱和路北面的那座古塔测出来的,不会出错,所以我要在那个位置上买一套房子,以供奉我家的祖先。”

     张扬这番话说完,黄姨和那个女人的脸以经变得刷白刷白的,她们的心情立马就不好了,黄姨嘴里呢喃地道:“怪不得,怪不得老头子得了那么奇怪的病,怎么治也治不好,原来是这样!”

     黄家老爷子是因为红斑狼疮去世的。

     “小伙子你别胡说。那么久的事,你怎么可能记清楚。”

     男人呵斥张扬道。

     张扬微微一笑,也不反驳他,他说那番话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说,现在是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意识的时候了,他打开放在茶几上的手包,从里面拿出四沓厚厚的人民币,把它们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4万元定金,如果你们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协议,房价就按我刚才说的40万,如果我反悔,这4万就是你们的了。”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回答张扬的话。

     冷场了。

     张扬又是一笑,他把4万块钱又收到手包里,开口道:

     “不如这样,我出去十分钟,你们商量一下,放心我不会一走了之,这是我的手机,先放在这里,十分钟后我上来取。”

     三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从沙发上站起来,夹着他的手包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张扬在楼下吸了一支烟,再上楼时刚敲了一下门,房门就打开了,三个人热情地招呼张杨进屋。

     半个小时候,张扬的手包里多了一份协议少了四沓人民币,至于黄姨一家卖掉了这套房子是否会买楼下老刘家的房子张杨就不得而知了。

     张扬并没有回宾馆,而是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然后又转回来进了那间出租屋的单元,到了四楼郑大娘的家张扬轻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少妇郑依依,她美丽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憔悴。

     “你找谁?”

     郑依依显然没见过张杨,而在另一个世界他们是见过面的。

     “我是来看郑大娘的。”张扬道。

     这时郑大娘正好从里屋走出来,她热情地招呼张杨。

     “小伙子是你啊,快进来坐吧。”

     郑依依见妈认识张杨,侧身让开了通道。

     张杨进屋后没提郑大爷的事,而是和郑大娘唠了一会儿家长,临走的时候把一沓钱放在了茶几上,名义上是还钱,其实这沓钱也没有多少,两千块,冲郑大娘的热心肠,张杨本来想多给些,可是如果拿多了他怕她老人家心里有负担。

     而即使这样,郑大娘还是让郑依依拿着钱追了出来,两个人在走廊上拉扯推却了一会,张扬的胳膊结结实实地碰到了郑依依鼓鼓的胸部,张扬是故意的。

     郑依依脸色微红,放弃了拉扯,张扬潇洒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