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真是不喜欢她求人的态度,还有我错了,我不知道李晓梅会长胡子的。”

         二春不好意思说自己忘了有副作用了,而且不就是长胡子吗?

         又不是好不了。

         李晓梅咋想的李晓西懒得管,可是这样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提醒道。

         “她那样的人把长相看得什么都重,你那丹药暂时还不是不要随便给人吃,医院的事不大不小,人数太多,只要没有人抓住把柄,可是有的事情,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你以后要是给谁吃了丹药,一样有这样的情况,别人就可能猜出来你跟医院发生的事有关系。”

         “好吧!”

         二春语气里面满是遗憾,没有人试,自己怎么知道效果,还有自己那小姑子承受力太差了,脸色惨白得好像鬼一样。

         她最近对于鬼打墙,狐狸精,黄大仙之类的有兴趣,可惜她发现只是有的动物只是机灵了一点,根本就不是什么成妖修,对于黄鼠狼的那味道,真是一言难尽啊啊!

         满满都是黑历史,她更是三更半夜不怕跑坟墓地,说好是见鬼呢?

         出了门,不少人都已经起床,有的准备下地了。

         “小西啊,带着你媳妇上山啊,怎么不见卫国,你这小子胆量行啊!不过别走太远,听说你家要养鸡,准备要多少,我家的鸡蛋都是不错,要不要?”

         “等孵小鸡出来,你跟后娘说去,她说行就行,我家后山的山头很多年,还有鱼塘都准备承包了,村长叔说等开会的时候说。”

         这又不是秘密,李晓西就说了。

         都是卫国要弄的,还准备养羊,不过都找个人帮忙看着,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被二春说动了,那些丹药除了人吃的,还有动物也有专门的丹药,加上小天娇喜欢小动物,这母女两个,一个是为了吃,一个是为了玩。

         而且想着天天上山,不是个事,还不如养着方便。

         谁让家里面养了个胃口大的饭桶。

         夫妻两个上山弄了一条大蛇烤着吃,又去抓了几只野兔,家里面多了个人,不好去弄大的猎物回家。

         商量着,家里面不好多住个人,看见了什么,不好解释。

         “她愿意走吗?”

         二春可不相信李晓梅是那种老老实实走的人,回了家,看见后娘在后面带着小孩在摘菜,而李晓梅在吃着鸟粥,看见人回来,也不打个招呼。

         倒是家里面还多了个陌生的老头,眼睛盯着那野兔,目不转睛的。

         “娘!”

         小天娇跑了过来。

         二春笑眯眯把自家崽子抱了起来,这孩子见风长啊,想想自己刚成原主的时候,现在都让后娘喂得就跟只小猪一样,“有没有乖乖的。”

         后娘钱小月看见人回来了,就跟着过来,“回了,这孩子就是人来疯,刚还想跟那些男孩子玩。”她那能同意啊,那些破孩子不是上树就是下河,教坏了她的小天娇可怎么办!

         “这就是卫国吧,我是你徐伯,小时候你可喜欢跟我家小兰玩了,想来你还没有看见过小兰吧,改天我带过来让你见见,女大十八变,长得可好了,你爹活着的时候,跟我可是拜把子,小时候你还说我兰儿是你媳妇,哈哈!”

         钱小月尴尬脸,可是这老徐说话速度太快了,阻止都来不及“老哥,认错了,我家那儿子还没有回,不知道跑去那了?这是二春她汉子,二春,小西,你们去吃早餐,是今天早上别人给的鱼,我特地煲了很多?”

         “这是我那没福气的男人,就是卫国他爹的兄弟,别介意,他人就这样,没什么坏心。”

         “哈哈,这是二春啊,我是卫国他爹的兄弟,坐坐坐,大家聊一下,这些年都没怎么过见面,我还以为是卫国,真是对不起后生,瞧我这嘴,该打!”

         徐伯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他是知道钱小月有个女儿的,是她那后夫留下来的,都是自己没有打听清楚,不知道人家还已经成家了。

         “想来也不是什么要好的兄弟,不然我后娘和卫国不可能这么多年没见过你,你也不会认不出来人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后娘,你可得小心了,还有这是徐家,我是徐家的当家人,老伯是有什么事情,我不介意聊天的。”

         二春翻白眼,真的是什么重要的兄弟,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一点来往都没有,后娘要不是没有办法,怎么可能带着孩子改嫁.

         那时候,这个兄弟在那?

         “我这就说了吧,我家小兰这么大年纪了,还在等着卫国,没有嫁人,你们说怎么办?”

         徐伯不太高兴了,心里却想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个女人真是多管闲事,不过看着那野兔,想着这卫国要是天天都有收获的话,这门亲事,还真的是不错。

         “我不同意!”

         二春不喜欢这老头儿,眼睛不安分,一直都在打量这个家,还有大家,有这样的亲家,那可不太好了。

         “弟妹,我跟卫国他爹可是说给孩子大了,就在一起的,这没了的人说的话,你就不认了吗?我当年还借过你们钱的,要不是我,卫国说不定就没了。”

         徐伯生气地拍着桌,然后忍不住吃疼,赶紧揉着手。

         “那只不过是醉话,谁都没有当真,你借钱让我给卫国看病,我感谢你,我在有钱的第一时间就还了,这样的话,你以后别说了,我不能拿孩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钱小月想起自己第一个男人,对自己不算好,可是对卫国这个儿子,那可真的是疼得很,有什么都留给儿子吃,可惜命短。

         那死鬼在醉了以后,说的胡话,那能当真,她也是想不到这人突然上门,还拿这事来说。

         救命之恩,更是无从说起,而且借钱的人,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自己好多年之前就已经还了。

         “你是想不认账啊!我那兄弟一走,这儿女亲事,你就不认了,那我家小兰可是等了卫国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说亲事,你要怎么赔偿?要我家孩子听到你们赖了这门亲事,有想不开的念头,我跟你们没完。”

         徐伯摆明了就是赖上了。

         要就是卫国娶他女儿,要不,就赔偿,不然没完。

         “没事,我家卫国最是喜欢招蜂引蝶,勾搭的姑娘没有几十,也有成百,你把你家那什么小兰送过来,谁给我们徐家生十个大孙子出来,我就卫国娶了她,生了女儿,或者没十个带把的,我可是不认的。看什么看,这是徐家,当然是我当家做主,我爹养卫国就是为了把我们徐家有人传下去,我还想找个我们村的姑娘,既然老头你说了,那把你家小兰儿送过来,就差一点伺候老人,做家务活,帮忙我看孩子的人了。”

         二春满嘴胡说八道,到时候人送过来,还不是她说了算,最多喂一颗丹药,让人家姑娘生个什么毛病,是个好的,自己就当认个妹子,徐家村多得是还没成家的小青年,不怕没有人要,是个不好的,最多就是坏了名声。

         李晓梅口呆目瞪,就这样看着二春这样胡说吗?

         三哥就没想收拾二春吗?

         二春直接从厨房里面连着锅子拿起来,当着徐伯的面前,大喝特喝,没一会,大半锅的鱼粥就不见了,要知道那是煲洗澡水的大锅子。

         抹了一把嘴角,嫌弃地说,“这太少了一点,后娘,明天多煲一些,不够我吃的,那个徐伯,你吃过了没有,没有的话,让我后娘再煲一次,你是不知道我家啊,就我一个人吃得多,我当家的和卫国真是没有用,赚的还不够我吃饱肚子,你那女儿能上山打猎不?我就想找个可以赚钱,或者会打猎的弟媳,我就靠她养了。”

         “她就一直吃这么多?”

         徐伯震撼了。

         “二春今天还是吃得少的,平时都饿肚子着,你知道是我改嫁,这后娘不好做,我儿子娶谁都好,肯定以后得帮忙一起养着二春的,你觉得怎么样?”

         钱小月认真地说。

         “那卫国怎么想?”

         徐伯还真不相信有这样的傻子。

         “我家养他大的,当然是得报答啊,你就是借钱而已,后娘和卫国可是吃住都是靠着我爹的,我爹死之前就想着让他照顾我一辈子,你没看见我那口子都住家里面了吗?对了,这还是我小姑子,最近也住家里面,你家那小兰花儿屁股大不大,能生不,我徐家还指望卫国传宗接代,发扬光大,老头,你就走了啊!”

         李晓西……

         媳妇,你这么胡说八道,卫国知道你把他当种猪了吗?

         还没有几十,也有成百,人家清清白白,连个姑娘的小手都没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