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老头子,你是怎么意思,分家,我还没有死呢?好啊,一个个都想飞了,老大,老二,你们也想分,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不许去,今天出了这个门,就别认我这个娘了。”

         许小花狠狠地看着这个吃里扒外的三儿子,眼滑过厉色,她只有小儿子了,看见陈丽娜这个儿媳妇,又是心塞,读书人又怎么样,还不是生不出儿子来。

         就没一样自己顺心的。

         说到这,所有人都默声不语,卢美美和付小芳倒希望自己男人硬气一回,别的不说,分家了,以后就可以自己当家做主,赚多少都是自己的,不需要上交,想回一次娘家都得看婆婆的脸色。

         李晓西根本就没看许小花,而是盯着李大根,“爹,你是一家之主,你做个决定吧。娘,你是担心没有人养老,那成,你跟小弟住,我每个月都给你口粮,生病什么的都跟小弟平均花费,爹的话,我们四兄弟一起平均。”

         李大根心里也起了怒,但却不好发作,想了想,可是看见大的两个儿子,再看看大孙子,也不知道是气三儿子,还是气老婆子,更是气自己不中用,“还楞着干什么,去喊人,今天就把家给你们分了,满意了,高兴了。”

         许小花更是在喊自己心口疼,可惜一个比一个跑得快,不知道是谁去喊了李大根第一个老婆的娘家人过来,李大根和许小花脸色更是难看。

         明面上的房子,地,还有盖的房子,还有家里面养的,粮食,一分为四,当然,不是给李晓西的,而是许小花说担心老了看人脸色,打算留一份是算给她和老头子,别人还能说什么。

         李晓东和李晓南这分就本来就是言外之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大嫂二嫂是儿媳妇,没有说话的余地。

         就是李大根和许小花这些年赚下来的家底有没有,许小花一口咬定都全部拿出来盖房子了,一分钱都没了。

         总的来说,分家,还算是平平静静。

         转过头,李晓西却告诉两个哥哥,“别的不说了,分家以后还是一家人,可是大哥二哥家的孩子都大了,有心的就都送去上学,盖房子不一定要盖在一块,人工费,我全部出了,剩下的就是材料什么的,如果不够的,都可以跟我借。”

         “李晓西,你今天是专门回家气我这个老太婆的吗?”

         许小花忍不住了,一想到分家了,以后没了老大老二那一份收入,而且小儿子那是她的骄傲,怎么可以下地干活的,她还指望这个儿子出人头地,最好是以后想办法进城。

         “娘,你怎么会这么想的,还不是娘喊我们回家的,早知道娘不欢迎我们,绝不过来,免得气着了娘,这罪名就大了。分一个也是分,我们分家以后这日子就越来越红红火火,想来大家都是一样的,我当家的说了,这盖房子的钱就让我们夫妻出了,多孝顺的儿子啊!”

         二春这话一说,许小花就喊头晕眼花。

         “娘,我有药,快吃。”

         “你这是想害死我啊!”

         许小花气得发抖。

         “娘是冤枉我了,我一心都向着娘,我当家的那来的钱,还不是想帮衬家里面几个兄弟,都跟我家卫国打了欠条,谁想背债,我们这心里就盼着爹和娘长命百岁,只不过是我们夫妻都是害羞的人,肉麻的话说不出,心都是好的。”

         二春学着村里那些女人的话,反正娘说不孝,等自己把李晓西帮忙家里面盖房子,都借钱了,有这样的儿子,这样的儿子都不好,那什么样才叫好。

         李晓西拉一拉二春,哭笑不得地低声道,“娘年纪大了,受不了气。”

         二春无辜的望回去,明明是你气的,“我有药啊!”气坏了,还可以吃丹药,药到病除,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婆婆,可以继续折腾人。

         “小弟,弟妹,你们赶紧去陪娘说话。”

         “哦,好,娘,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李晓北虽然不满意李晓西不帮自己,可是三哥保证他和爹娘的房子就是在县里面,是直接买好的,说是他给爹娘养老,以后这房子就是他的了。

         三哥有本事,说不定自己以后还需要麻烦到,他暂时还不想惹火了,就拉着娘进屋去说。

         陈丽娜看见婆婆正气着,自己不过去受气,李晓北是婆婆的亲儿,不需要担心挨骂,“安娜好像有一点小感冒,我去陪孩子。”

         县里面那一套房子,其实也是老房子,不过说出去气派,正好可以拿来安抚他娘这样爱面子的人,今天都把家分完了,大哥二哥以后就可以轻松不少。

         只不过他那个弟妹的日子不一定好过,四个儿媳妇,就小儿媳妇在身边,而且跟小弟还感情好,娘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对陈丽娜的,不过陈丽娜消停日子过了这么久,也知道让她知道当人儿媳妇是怎么过的了。

         二春在娘那边是什么待遇,他心知肚明。

         看着是他吃了大亏,可是实际上,跟爹娘距离远了,他心里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其次是没了娘的折腾,两个哥哥可以安心给他们的日子去了,还有没了其他儿子碍眼,小弟怎么可能不冒出来的,就他那光说不做的假把式,嘴巴甜而已,真让他做什么事情,他就不相信了。

         县里面住可是样样都得花钱了。

         李晓梅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离婚了,拿着离婚证,她就急匆匆跑去白老师那边,前夫那边的房,她是不敢去的,那些三姑六婆还不知道怎么指指点点的,她没那个脸。

         还不如去白老师那边老房子。

         她以为这个时间,人应该在学校的,没想居然有人在家,白老师可是自己一个人住,就没客气推开门,走了进去,差一点没吓死,她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白老师,怎么鼻青眼肿地躺在床上。

         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自己自由了,两个人之间没有阻碍了,看见自己,白老师不应该是转过身,惊喜地叫了一声:“晓梅?你怎么过来了!”

         “白老师,谁欺负你了!”

         李晓梅心疼得掉眼泪,扑进白老师的怀抱里面,一瞬间,全部都是药味,打破了她满脑子的浪漫。

         “你是谁啊!白宇,她是谁,你给我解释清楚了,我们两个刚刚确定关系,我才过来照顾你的,这那跑出来的女人,你们两个还搂搂抱抱的,你对得起我吗?”

         拿着药的陌生女人走了出来,气呼呼地说。

         “白老师,她是谁?”

         “你是谁,这是我未婚夫家里面,我们是见过家长的,没多久,我们就摆酒席了,这话是我应该问你才对吧。你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跑进别人家,还抱着别人的未婚夫,太不要脸还不放开手,别人我饶不了你。”

         “白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这都不是真的,我们才是最有默契,你对我说的那些话,你全部都忘记了吗?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我自由了,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李晓梅泪流满面,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为什么白老师会这样,说好等她一辈子的,无论如何都喜欢自己。

         可是现在,一个女人,一个说是他未婚妻的女人,忍不住崩溃了,攥着拳头捶打着白老师。

         白老师那可以说话啊,他那天被打得疼得咬住了舌头,躺都不能躺着,怎么是李晓梅这个女人,那天的人明显就是她认识的人,不然为什么追问那些问题,现在还有脸跑过来问自己,过去在自己看来惹人怜爱的样子,变得面目全非了。

         自己真是瞎了眼,他想骂李晓梅出去,没想到人家哭着哭着就开始打起来自己,他没受伤的话,一个大男人才不在意这一点小力道,问题是他全身现在那都疼,哎呀哎呀直叫着。

         “你这个疯婆子,你想干什么,你分开白宇,我警告你,不然我去喊警察抓你了啊!让你放开他,你凭什么打我男人,让开,我跟你拼了。”

         两个气疯了的女人就扭打起来。

         最后说得越是多越是逼问白老师,可怜的白老师只能摇摇头,点点头,解释不了,而且两个女人都气得打成疯婆了,骂得越是多越是感觉不对劲。

         “白宇,老娘跟你没完,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当老师的,我告诉我爸去。”

         “白老师,你……”李晓梅上前打了白老师一巴掌,“你这个骗子,都是你害我了。”

         白老师激动地啊啊叫出来,想喊住他未婚妻,这姑娘可是他同事家的女儿,看见他还没成家,特地介绍的,可不能让人走了,没想迎面而来一巴掌,然后,李晓梅哭哭啼啼跑了,跑了,只能是眼睁睁看着。

         到底是谁害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