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2章
        一大早的,天色都还没有亮,徐家就被人狂拍门,卫国一边去骂着,一边起床开门。

         “谁啊,大清早的,你不睡,别人还要睡!操,那来的神经病,我说你是怎么一回事,神经病啊,大热天的,穿这么厚,还蒙着脸蒙头的。”

         他差一点以为是冬天了。

         “是我,李晓梅,我三哥呢?”

         李晓梅满是哭音地跑进房间,不过她是第一次过来,不知道她三哥住,只能抓住卫国问。

         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不这样的话,自己怎么出门,家里面有本事的人靠得上就这个三哥,她不敢想去李晓西不帮自己的话,她可怎么办啊!

         不会的,自己是三哥的妹妹,唯一的妹妹,三哥一定要帮自己。

         她那个憋气,没地方撒气,知道在那个家落不得好,爹不待见她,娘只想有个人干活,小哥嫂子对她在家的情况视而不见,她长这么大,就是出嫁以后,日子只有更好,没更差的。

         就联系了她以前的朋友,一心准备好好打扮自己,去见乔有为。

         是的,她后悔了,认为其他男的都是骗子,只有乔有为不会这样对她的,可惜没等付出行动,就发现自己脸上长满了胡子,也不敢让朋友看见,就急急忙忙跑来徐家村了。

         “大呼小叫什么,我姐夫听到了,你等着吧。”

         卫国对李家的事情也是关注着的,谁让那是自己姐姐的婆家,本来还是郁闷姐夫为什么托人找房,还不要好的,他的脑子从来都不笨,听姐夫这么说是给他爹娘住的,,他就知道这里面有事,后面他就知道了,啧啧,看不出来啊!

         一个个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看见钱跟流水一样花出去,偏生李晓北这个嫌弃工资低,那个怕辛苦,好高骛远,能安安分分找活干,稳定下来就奇怪了。

         那个陈丽娜还有一点成算,怪不得二春斗不过,可惜啊!

         对于这个李晓梅,他是最看不过去的,白长了一副聪明相,却是个没脑子的。

         姐夫要是在意这个妹子,是知道跑了的时候,还不去找人,那还能坐得住。

         李晓西的确是起了,后面还跟着二春,“要上山了吗?”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二春眼精好着,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李晓梅,你长胡子了啊!”

         卫国楞了一下,赶紧看热闹地望过去,这可是稀奇事啊!

         还是发生在眼皮底下的。

         “三哥,你帮帮我,给我钱去看病,不然我给你跪下了!二春,过去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一回,除了你们,我实实在在是找不到其他人可以帮忙的了。”

         李晓梅都快崩溃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起床就成这样了,自己还怎么见人啊!

         二春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惜她修为不在,而且药效弱了,李晓梅吃了丹药以后,一直到现在才出现副作用,还好自己没给家人吃。

         还得多找几个试验品。

         至于医院那帮人,天南地北的,自己上那找去,有什么副作用,只要过一段时间就自然而然好了,当然,有丹药解开的话,就更速度了。

         可她凭什么要帮李晓梅,折腾得她多一段时间也是好的啊!

         李晓西皱着眉头,“进房间说。”

         李晓梅露出得救了的脸色,迫不及待跟着三哥走了。

         二春一把抓住卫国,“想干什么?”

         “看热闹啊,那个李晓梅长胡子,女人长胡子,你不好奇吗?你说李晓梅是得罪了那路神明。”

         卫国心里痒得就跟猫一样,恨不得一睹为快。

         “有什么好看的,你去打听打听,医院之前那些病人?”

         二春一开口,卫国就知道这事跟二春脱离不了关系,“咳咳,以后没是别拿出来让人看见了,不过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啊!都是永远就这样的了吗?”

         男人还好,女人长了满脸胡子,那还算女人啊!

         心里暗搓搓地想,是不是二春嫉妒别人长得好,下手的,毕竟长相放在那,从小到大,二吃没少让人说长得就跟个汉子一样。

         “让你去就去,就是暂时性的,胡子那是意外,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换了你,你是要命还是短时间内有一点小毛病?”

         二春翻白眼,她压根儿就没想瞒着什么,而且她也是好心,李晓梅那是意外,不是每个人都有副作用的,只不过是她忘记了。

         “等着,我看你最近最好是那都别去了。”

         卫国兴冲冲走了。

         李晓西耳力不错,把那姐弟的谈话听到了,忍不住叹气,咋这么心大,李晓梅还在家里面,要是知道她遭罪是因为二春,那还得了。

         知道是暂时的,他就没那么上心了,听着李晓梅哭诉所有人的不是,她怎么受苦的,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你要是没寻死寻活要离婚,有个疼你的丈夫,有个可爱的儿子,爹娘捧着你,大家高看你一眼,都说过了,别后悔!”

         后悔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那时候怎么就不多想想你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

         “三哥,我都这么苦了,你居然还在说我。”

         李晓梅不敢相信这是她的三哥,他不是最疼自己的吗?

         肯定都是二春,想起娘抱怨的那些话。

         可惜现在有求于人,还在徐家的地盘上,她不敢骂人。

         “李晓梅,你真是脸大,以为你是谁,所有人都得让着你,帮你,围着你转,你才高兴,是吧。可惜了那小脸蛋,要不要让我帮忙看看啊,说不定我一个好心,就帮你了呢?”

         “你进来干什么?”

         李晓梅死死捂住脸上的头巾,就担心二春动手拉了去,她一点都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现在的脸。

         “这可是我房间,我家,你说我进来干什么?年纪轻轻的,记性真是差,眼泪鼻涕都在一起,你真的恶心。”二春眼睛便亮了起来,笑眯眯地说着,“真是可怜啊,我听说娘还想给你介绍个男的,让你重新过日子,怎么就跑了,你说,要是我把你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娘,有没有好处?”

         听说许小花是想赚一次彩礼,而李晓梅不见了,家里面没有人干活,更是彩礼钱飞了,心情就没有好过。

         而李晓北的心思更是好猜了,以为李晓梅跟人跑了,想抓住人,好敲竹杠,家里面两个女人那么折腾,都是为了钱钱钱,怎么可能不上心的。

         没看见李晓西的脸色更冷了吗?

         “你敢?”

         李晓梅还真担心二春告诉娘。

         “这是好事,娘看见你这样,就对你死心了,换不了钱。”

         二春觉得自己多好啊,这可是在帮李晓梅。

         “当家的~”二春朝李晓西靠了过去:“我真的是难得想的一次好人,可惜小姑子不明白我的心意。”二春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这个样子让李家人一看,还不得实实在在放弃李晓梅啊!

         李晓梅求自己的话,会不会帮忙呢?

         看心情。

         可惜李晓梅看来是不想让自己帮忙了。

         李晓梅僵在原地,脸色青白交错,后悔得不得了,怎么自己就没找个只有三哥在的场合,“嫂子,你就真的想看着我死吗?”

         “什么死不死的,就长那么一点胡子而已,不少人都有,你去刮掉,不就成了吗?当家的,我们可以上山了,李晓梅,你要不要跟着,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今天还可以看见野猪,我们这边的山也是有狼的,你没看见过,我们带你去开开眼界啊!”

         胡子刮了,只不过第二天肯定长得更多了。

         她坏心不想说出来。

         “咳咳,二春,你再说下去,小妹就要崩溃了。”李晓西头疼地拉着二春,不让说下去了,“山上没你想得那么可怕,很多人都上山的,看见个兔子野鸡就不错了。”

         “真的吗?那我们家厨房里面放的是可是什么肉?”

         二春才不怕李晓西,继续说。

         “走走走,我们上山!小妹,家里面的东西你千万不要动,不然你就自己走吧。”李晓西拉着二春就出来了,山里的确是有危险的,他们去的又不是附近的山头,而是深山老林,担心回来的时候,李晓梅还在,特别去厨房里面带了调味品,在山里面吃了再回家。

         “李晓梅,我觉得你不去,你以后肯定后悔的,再没有机会见识了,你知道平时那些男人都不会愿意带个拖后腿的进山的,你真的不去吗?”

         “走吧,走吧,我们在山上吃烧烤,你不是喜欢这个吗?”李晓西拖着二春,当然,如果二春不愿意,他是拖不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