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什么?姐夫,你说要让天娇改姓,你怎么会突然这样说的,二春能同意,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卫国没想回家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李晓梅这个讨厌的人接下来要住家里面,时间还不知道是多久?

         而且姐夫还跟大家说,要让天娇姓徐。

         二春真的是不能生的话,姐夫可就一个孩子啊!

         李晓西不断告诉自己,他现在做的决定都是值得的,是对的,虽然没有人可以理解,“听我说,天娇身上流着徐家一半的血,卫国,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想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走走,还有,孩子就交给你跟娘了!”

         他对二春有了感觉,却没有办法跟二春过夫妻生活,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不对劲,其他人什么都不知道。

         二春现在看着是喜欢孩子的,对天娇很好,可是谁都不能保证以后。

         “姐夫,你疯了吗?”

         卫国上前抓住李晓西的衣领。

         心里那个气啊!

         最后还是没忍住跟李晓西打起来。

         谁不知道两个男的在想什么,突然打了起来,李晓西大有打不还手的样子,鼻青眼肿地出来,再把他的决定说了出来。

         二春无所谓地点点头。

         李晓西那种复杂的心理,还有挣扎。

         她是自私的,李晓西不问,就不会说出来,不让自己太亲近小天娇,就渐渐地把孩子什么都交给了后娘,不去说,不去管。

         李晓西说要离开,二春也是没有意见的。

         某人看着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可是晚上的时候。

         二春还是想着趁着修为低,赶紧再怀个崽,至于李晓西怎么想的,愿意不愿意,有什么关系,一颗丹药就搞定,她一点都没客气,为了防止动静大,还特地在后娘做好的饭菜加了一点料。

         其他人都是一夜好眠,就李晓西被彩补了的样子,脚虚,二春还生龙活虎地问,要不要吃个丹药。

         李晓西黑着脸。

         第二天,等二春醒来时,床上已不见李晓西的踪影。

         他是一句话都没交代,就这么直接走了个干脆,更可能是觉得没有办法面对二春。

         卫国生气地骂了起来。

         二春遗憾地说,“我还想跟村里的那些嫂子们打听打听,男人有什么东西吃着补一下身子。”

         卫国听着这话差一点没摔着自己。

         “走路不看路啊,我想搬回李家那老屋住着,到时候新屋好了,就搬过去,家里面老的,小的,就靠你了!还有之前给你们那些东西就是给你们了,不用老是想着给我留着,我可不缺那些,卫国,啥时候成家,我再过来住几天。”

         二春不是跟人商量,而是自己打定主意了。

         “你们两公婆都是商量好的吧,怎么当人爹娘的,就把孩子留给我们了。”

         卫国非常不满,还以为是姐夫跟二春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可是看着不像,而且对于姐夫的离开,二春居然一点都不在意,不觉得难过?

         “天娇跟着我才不好,我以前可不是个及格的娘,经常饿着她,而且她跟后娘更亲一些,这些日子跟着后娘睡,不是那种哭着要爹娘的孩子。你要是心疼后娘一个人照顾孩子,就快一点把人娶进门,就有人帮忙你照顾这个家了。”

         二春还在遗憾着小天娇不能跟着自己,自己带走孩子,李晓西就不放心了,有时间就过来看孩子。

         卫国都没有力气去说这对不负责任的夫妻了,怀疑是不是姐夫说了什么,好像二春也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而且二春之前干的都是什么事情,煮饭都不会,让她照顾孩子,那是真的不放心,别扭地问,“真的要走吗?”

         “嗯,老住娘家不好,而且等新房子盖好了,我一样是走的,只不过现在是提前了。等你娶了媳妇,巴不得我不住家里面,我这是给你腾地方,对了,别省着吃食,还有对人家闺女好一点,聘礼什么的,大方一点,我们家又不差这个。”

         二春拍一拍卫国的肩膀,然后就没心没肺地收拾她的衣服去了。

         离开的时候想着貌似某人特别喜欢人参,就留了三支人参出来,当然是避开李晓梅的,倒不是怕人看见,而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晓梅倒是不想回李家,可是三哥都走了,二春这个嫂子都说回去住,难道她还有理由留下来住,她把脸盖得严严实实的,绝对不能让人看见了。

         看着卫国去借了一辆木车,二春那些新做的衣服,鞋子,被子,她这一会也没心情嫌弃样式土里土气,人家一下子可以做这么多新的,说明人家是有那个底气。

         再想想自己,自己没个工作,就是手里面有钱,也不敢随便花的。

         李家门口前有一颗老榕树,这棵老榆树的年纪比李大根都老,一人合抱都抱不过来,枝繁叶茂的树冠遮的严严实实,阳光都不透,吃饭完以后,都喜欢在树下坐一下,感觉凉快一点,跟人唠嗑什么的。

         这还是二春喜欢打牌的地方之一,大中午的时候,喊上几个牌友,小赌一把。

         对于二春的回来,念着李晓西借的钱,大嫂二嫂态度非常热情,甚至喊她晚上过去吃饭的,一改以前的样子,大哥二哥都在干活着,家里面的几个孩子都送去上学了。

         对于李晓梅,那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反正婆婆不在,都不需要看婆婆的脸色过日子了,精神气大变,说话都大声了不少,就是喜欢偷懒的付小芳都勤快了不少,舍得买肉吃了,主要是家里面男人干的是辛苦活,而且小孩子去学校,也需要补脑子,以后赚多少都不需要交给婆婆手上,越想越有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