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6章
        李晓梅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上辈子过得太平淡了,所以这辈子一上来就如此刺激。

         没错,李晓梅是重生了,她都没有办法想到自己还可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可惜的是她貌似是重生晚了,居然是在离婚以后,爹娘都不能指望,没个知心朋友。

         想着她一辈子有多后悔跟前夫离婚,就为了那么个东西,不过好像这一辈子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最明显的是自己现在居然没跟姓白的那个贱人在一起,而是在老家。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死去的三嫂还活着。

         大哥二哥居然分家了,还可以盖房子,娘那个人怎么可能同意的。

         还有自己打听到三哥才有本事,还有那个卫国,在自己记忆里面都是全无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她感觉自己比上一辈子的时候更漂亮了,根本就不像是个农村姑娘,那皮肤嫩得很,脸也是完美得很,全身上下找不出来一点不完美的地方,忍不住偷乐,就不相信凭自己这样这个样子,前夫居然还不回头。

         什么情情爱爱,都是不可靠的,只是她少女时代的幻想,如果不是那个姓白的,她就不会一心想脱离柴米油盐的日子,乔有为给自己留下的钱,都让姓白的和他那个老娘霍霍了,等她后悔的时候,狠心离开那个男人,反正还没有领结婚证。

         多亏是那老娘不喜欢她是二婚女,一直没同意两个人的事情,不然她都走不了。

         可惜她的运气到此为止。

         想起来李晓北和陈丽娜,如果不是这一对夫妻利欲熏心,心黑,为了钱把自己弄进山里给个老光棍当媳妇,动不动就是打骂,更是她只生了一个女儿以后,没了后,完完全全是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后面一个拐卖的女人跑了,警察过来了,可是太晚了,她都折腾都不成人样了,女儿也大了,爹去世了,娘不认自己,李晓北和陈丽娜拒不承认做过的那些事情。

         贫困潦倒,更是生病,是那个男人带着儿子出现,可惜儿子不认自己这个亲娘,那时候看着那个跟着一起过来打扮得精致的女人,对比她这个疯婆子,她有多自卑,就有多恨。

         可惜她完完全全不想起来为什么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乔有为,婆婆,三个大姑姐对自己的改观。

         难道三哥也是重生的吗?

         不然怎么解释为什么很多事情跟人,都跟记忆的不一样。

         徐二春这个人已经没了的,为什么还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李晓梅是看不起来这个胡作非为的嫂子,没读过什么书,最讨厌的是还喜欢赌,跟全家人都过不去,更想喜欢事事都跟自己比,可惜三哥不在,她没有办法确定是不是三哥重生了,只能是希望从徐二春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大嫂卢美美理都不理睬自己,只会对自己翻白眼。

         二嫂付小芳一样不喜欢自己,可是她为人喜欢八卦,只需要捧着她说话,就得到不少的消息,可惜她对年轻的时候那些事情,都记不清楚了,而且改变的地方还不少。

         “三嫂,你知道三哥去那了吗?”

         李晓梅想着这个三哥没对自己落井下石过,如果也是重生的,说不定兄妹两个还可以合作。

         二春正放着她弄来的蜂蜜,想着什么时候给娘家送过去,就听到李晓梅问自己,而且她发现这个李晓梅给自己的感觉奇奇怪怪的,不至于啊!

         为了防止李晓梅赖上自己,她就多喂了几颗丹药,反正吃不死人,其中就有一颗是养颜丹,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没看见李晓梅皮肤都白了很多,脸更好看了,整个人比之前亮眼了不少。

         如果说自己这个小姑子和隔壁那小青梅是村里的两朵花,平分秋色,现在就是李晓梅更胜一筹。

         可是她确定自己喂的丹药不是治脑子的啊!

         胡子是没了,可不会人也变聪明了吧。

         这客客气气的语气,跟之前那管不着嘴的人,是同一个人吗?

         或者是跟自己差不多,二春有亲身经历过,就忍不住脑洞大开,不过管她的,“当家的在外面赚钱去了,你知道在农村,是真的没有多少结婚,可以赚大钱的。”

         这是对外说的理睬。

         至于李晓西去了那,没有人知道。

         问二春在意吗?

         当然她是无所谓的,无关情爱,二春当年可是差一点成了别人的炉鼎,清白什么,真是不重意,这个汉子她看得顺眼,是自己稀罕的那种类型,其他的,重要吗?

         她已经开始修炼,修为高的人难以有孩子,刚刚好李晓西的态度变得奇怪,不喜欢她跟小天娇太亲近,她就有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崽子,不是不疼小天娇了,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经历过孕期生下的孩子,她就给李晓西喂了丹药,还服下了孕子丹。

         有崽就成,那还管提供精子的那个汉子啊!

         回到了老屋子住着,两个嫂子天天忙着,都不会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更不会有需要她解释说明,都是分开吃的,唯一不太好的就是男人呼噜声,她都是拍了隔音符,才可以睡得着。

         今天早早的起了床,进山去吃了一顿回来,惦记着小天娇喜欢甜的,看见有蜜蜂窝就弄了几个,才得了这么一点蜂蜜,没想就看见了李晓梅,还貌似是找自己的。

         “那三嫂是知道我哥去那了吗?我昨天晚上好像还是碰撞到了头,有一些事情记不清楚了,我就想找个人问问。”李晓梅忍下自己的不喜,勉强对徐二春一笑。

         爹跟娘都没有办法指望了,李晓北,自己这个从小到大一起玩到大的双胞胎哥哥,本应该是感情最好的人,可是现在她只剩下了厌恶,大嫂和二哥自己得罪狠了,只有三哥这个娘家人,勉强还可以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