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4章
        李晓梅一脸懵逼站在那,就这样走了,就这样直接问出口。

         “难道还留下来吃饭啊!”

         二春没好气地说。

         “你这是骗人,是不对的,三哥,你怎么就由她胡说八道啊!”

         李晓梅生气都站起来。

         “这是我家,李晓梅,用不用你脑子想一想,现在还有人愿意收留你,就是有,你有胆子让别人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吗?想通了没有,想留下来,那嘴巴就给我注意一点了,你当我是稀罕你,我都是看在三哥面上了。”

         不然二春就是把李晓梅丢出去,也不会有人说的。

         “小妹,你三哥都是跟着你嫂子住娘家,这个家,就是看你嫂子的意思。”

         李晓西言外之意,是不会帮她的。

         李晓梅摸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想着自己那些认识的人,还有亲人,的确是不会有合适,而且愿意留她在家住着的人,没想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得看起这个三嫂的脸色,可是她现在那都不敢去了。

         她摸自己那胡子,咬牙切齿地想着,等自己身体好了,就是想留,自己也不会留的。

         什么东西啊!

         可惜李家不再是许小花的一言堂了,而且她几个嫂子有那个傻的,都嫌弃有个离过婚的小姑子。

         大嫂和二嫂跟自己就是面和心不合,看在娘的面子上,对自己还算上心,现在有求于人的是自己,过去的话,不折腾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过去自己唯一看得上的四嫂,更是面子情而已,只说虚伪的安慰话,一点都不会帮自己的。

         “你没事别出门了,我收拾一间房出来,你这个病去医院是没有用的,我抓一点草药给你喝,放心,很快就好的。”

         李晓西脸色越来越黑,李晓梅还是早一点离开好。

         “后娘给你摘菜去,人总不能一点青菜都不吃的,放心我青菜都是放肉炒的,你多少吃一点。”

         钱小月心情低落了一下,然后又打起精神,她都快忘记过去的事情了,毕竟那男人都没了这么多年,可是跟他有联系的人,还时不时冒出来一个,提醒着自己。

         “后娘,我还有事情,就不回来吃饭了,你忙着,至于李晓梅,你就不用客气了,她就是麻烦精。”

         二春苦着脸,自己永远都不习惯吃青菜,为什么人就不能光是吃肉啊,她觉得身体很好啊,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惜后娘天天盯着,恨不得把她喂成吃素的兔子,在后娘的虎视眈眈下,还不能浪费,简直是食不下咽。

         “你能有什么事情,每次一说要让你吃一点青菜,就跟逼着你似的,我小时候那一会,有的地方,树皮都没得吃,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咋不问徐伯的事啊,那人是真的跟我头个男人是兄弟,估计是现在日子不好过了,就想赖上卫国,我又不傻。”

         钱小月想着,自己应该就快有儿媳妇了,想想上次儿子说,还有人故意在他面前跳河的,还不是逼着他救人,出去那些兄弟家吃饭,莫名其妙就多了个姐姐妹妹一起出现,都把他当香饽饽看了。

         想起来之前那些日子,过得那是想置一件衣服都挺为难的,还得计算着吃,得等到下一次收成,家里面的粮食都是有数的。

         卫国为了给家里面添一点肉,更是冒着危险跟人进山,她每每提心吊胆,进山没了命的,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没想转眼间,二春不仇视自己了,更是带着女婿过来帮衬着,现在卫国都看不上打猎那一点收获了,一心想着怎么赚钱,而且越来越有话语权,自己家在村里翻身了,说起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一切都是二春带来的。

         她一个老太太,是想不明白其中的事,可是儿子和女婿每次都是神神秘秘出门去,回来以后,不是带着东西就是带着钱。

         “都是老黄历了,二春你上次不是觉得蜂蜜好吗?卫国说,今后我们家除了包山头,自己养一些东西,谁抓住了野物什么的,我们家也收,卫国啥都不跟我商量,你和女婿觉得可行吗?”

         钱小月不相信自己那跳脱的儿子,可对二春和女婿的话,那就是相信得不得了。

         李晓西点点头,“娘,你老人家放心,等村长叔开过会,我们就把那山承包了,除了自己养着的鸡啊什么的,还可以种树?不会亏,卫国年轻,有冲,劲就是做不成,我们输得起,还可以从头再来,再说了,还有二春在,你觉得就是不能卖了钱,就留着自家吃,都是合算的。”

         他不好意思去说卫国最近看上了一个小姑娘,天天去追着人家屁股后头,还名副其实是去学习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后娘和二春有多期待家里面多一口人,他还是知道的。

         不帮忙瞒着,要是这母女两个知道了,绝对干得出来直接上门去说亲的事来。

         “那些人怎么想啊,能行不?我们村还没有承包过什么的,这可是头一份,怪不得那些人都问我收多少鸡,不行,我得去找那些老头老婆子问问清楚。”

         这么一想,老太太就坐不住了,这可是家里面的大事啊!

         还得多问问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加上在家里憋的慌,坐不住,李晓梅那目光打量着家里面的东西,还问自己家里面那些事情,当自己不知道她那一点小心思,懒得理她,直接带着小天娇跟女婿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每次出门,她都喜欢带着孙女,主要这是家里面唯一的小孩子,加上她不放心二春带孩子,根本就不像个大人,还可以跟别人炫耀一下她的小孙女,让那些老头老婆子羡慕。

         一个个暗地里都说小天娇长得有几分像二春,以后的相貌就不可言喻了,那些人也只能拿这个说事了。

         谁不知道现在的二春力气大,干活一把手,家里面的砍柴,拉回家,只要上一声,一个上午的个过分,家里面的院子就放满了,还有自己家天天传出的肉香,隔三差五托人给家里面做衣服鞋子什么的。

         二春那已经开始盖的新房子。

         卫国要承包山头,鱼塘。

         那一样不说明徐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跟村里人拉开了距离。

         “奶,要去,要去!”

         听到要去玩,小天娇就从院子跑过来,小姑娘耳力可好了,特别对于玩,吃的字眼特别敏感。

         “二吃,你等我回来做饭,你别进厨房,还有多喝水,对皮肤好,别出门晒太阳,变黑了,就更不好看了。”

         后娘遗憾地想,二春那是样样都好,就是长得跟他一个样子出来的,没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样子,不提醒多一句,自己还不放心。

         李晓梅那个羡慕嫉妒恨,觉得这还是后娘,又不是亲的,偏钱小月对二春,那是亲娘都不过如此,想着娘这些日子以来的态度大变。

         心里已经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还是觉得难过,她娘的喜欢,不过建议在自己拿得出手,值得她炫耀,一旦有了污点,就成了弃子,什么都不是。

         见鬼的母女之情,“假惺惺的做给谁看啊!”

         李晓西目光扫过去,顿了一顿,想起来什么,“你已经不小了,小孩子还可以说童言无忌,小妹,二春是我媳妇,我们感情很好,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你这样说话,真是让我特别难受,你在需要我帮的时候,都这样对我媳妇,你再说一句话不中听的话,那你就走吧。”

         小时候那个聪明伶俐的小妹,长大了,却不再是他喜欢的那个小妹了。

         有的事情不是他去斤斤计较,而且是不能再提起一次,就让他难过一回,自己的家人,对自己的媳妇,那有把二春当一家人看吗?

         “三哥?”

         李晓梅不甘心地望着李晓西,她可是他的亲妹妹,唯一的妹妹。

         “你跟小香是怎么一回事,我后悔太相信你们,从来没想过,可是你们辜负我的信任,你和小弟都聪明,我承认,可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我就看起来好像个傻子吗?别招惹二春,我不介意翻旧账,你还想认我这个哥哥,就把二春当你嫂子看待,不然,我受不起你这样的妹妹。”

         李晓西认真地说道。

         “我不介意的,反正我一样没当她是我妹子看。”

         二春拉着李晓西那粗糙的大手,她一点都不在意李晓梅的态度,那不重要。

         李晓西反抓住二春的手,苦笑,真的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吗?二春的态度,习惯,做事风格等等,就跟换了个一样,原来的二春是怎么了,他已经不想去了,他就想抓主的是现在跟自己同床共枕的这个人,可是心里还是带着浓浓的愧疚,他没有办法再跟过去一样,对自己的亲人。

         谁无辜不无辜,二春做了多少错事,在这里面谁做了什么,越想明白越是不想去挑明。

         挑明了,二春还留在他身边吗?

         也许他是个没良心的,可是他就想抓住现在这个二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