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九】
    张亮麻辣烫里,林晓兮闺蜜喝了一口芬达,含糊不清道:“乔安是谁?”看到她手里两张艺术团下发的优质票产生的疑问,就在前两天,她还一直抱怨校艺术团的票得一张简直都难于上青天。

     “我们学校绝对的风云人物,人漂亮,和气,还特别厉害。之前我住的那个房子里两个主卧不是还空着一个,她搬进来了,简直是我的天使。”

     “诶,你上次不是说,你们学校风云人物一般都拿鼻孔看人,一脸我是老大你就得听我的感慨吗?”闺蜜噙着筷子,一脸疑问道。

     “乔安才不会,她是那种为数不多的既在学校有影响力,又不骄矜,还待人特别好那种。再说,我之前说的不是她啦。”林晓兮一脸看到彩虹的幸福感,闺蜜看了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极度的有种脱了单的赶脚。”

     “啥啊,只不过偶尔对美女犯个花痴,放心,本人绝对性别女,爱好男,”一边说,一边伸出指头起誓。

     闺蜜在对面捂着嘴笑说:“指头伸错了吧。”林晓兮笑骂:“你不用这么认真吧。”

     “那你说的美女,究竟是哪种美女啊?”

     “特别美,人瘦瘦的……”还没说完就被闺蜜打断,“瘦就是美啊,你看那电视上的XX,我真心觉得她稍微胖一点比现在这种皮包骨好看多了,反正我是不相信你的审美观,你看个比你瘦的就说好看,上次你说的那个帅哥,叫什么……什么周昀的,哪儿帅了,真是!”

     “诶诶诶,你别打岔啊,人家是瘦,但瘦的很好看。”林晓兮突然想起第一次见乔安的情景,她上身穿白色手绘蝶舞桃花T-shirt,下着蓝色百褶裙,斜跨乳白色藤编小圆包,白色帆布鞋是极纯的颜色,鞋带亦打理的一尘不染,周身遍布克里斯汀奥DIOR真我花香,脸上粉尘不染。她的气质非常好,有点清纯,有点倔强,有点懵懂,又有点成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却又有满满的烟火气,整个人像是一幅水墨画,着笔虽淡却又说不尽的韵味。

     “我已经不再相信你了,自从你让我看了周昀的照片开始。”倏忽给不相信加了期限。

     “我也没说周昀帅的石破天惊啊,只是性格比较好嘛,对女生比较体贴啦。我们的校草另有其人,那才是帅啊,主持节目很有一套,嗯,这次艺术团你就能看见了,而且,人家不仅自己帅,身边的人也都是帅哥,哈哈,不过也就只能欣赏欣赏了,据说校草早就已经和乔安是一对儿了。”林晓兮自顾自的说,对付着手下的麻辣烫。

     吃完了两个人都撑得很,鉴于自己不胖不瘦的身材,林晓兮开口道:“那个什么,嫣然,咱们去逛逛街吧,不然就要撑死了。”

     嫣然同意,于是两人慢悠悠的朝CBD过去。走至中心热闹地带时看到一辆吉利自由光驶过,是很亮眼的黑色,周身一尘不染,两人心里一起嘀咕道:哇塞,看到豪(好?)车了。

     车就停在她们前面不远处,最先下车的人是后面的人,吵吵闹闹的朝前面走去,然后下车的男生身影有点熟悉,转过来时看到天光在他的背后重叠成背景,嫣然伏在林晓兮耳边轻声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男生下车,到车右边将车门打开,又将手撑在车门上方等着女生下车,下车的女生背影很是隽秀,举止优雅美好,一袭白色无袖收腰连衣裙,腰带是绣了兰花的丝绸,同色高跟鞋,如瀑长发顺着肩膀垂下好看的弧度,从她们这个角度看不到脸,倒是林晓兮愣了愣道:“周昀?”

     “诶?”嫣然看过去到,“本尊看起来还不错啊,你是从哪儿弄到的那么丑的照片?”

     林晓兮回头道:“那个女生就是乔安。”

     “看着背影是很好看,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啊,”嫣然泄气道。

     “乔安!”林晓兮朝着乔安挥手,女生缓慢转过身来,白裙在动作中恰巧扬起了微微弧度,那是一种是很清淡很清淡的味道,五官单单拿出来,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偏就是拼在一起,凑了一张绝美的靥,再配上白色衣裙与孱弱身形,让人不禁想到古代浣纱与莞尔的美人。两人站在一起,倒是先出现的男生略略逊色些。

     乔安看到这边的林晓兮,挥手致意并展颜一笑,继而指指边上的“圣贤居”,示意自己要进去,林晓兮点点头,摆了摆手。

     晓兮闺蜜望过去,直直瞧了半天,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圣贤居的门口,方才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友人,开口道:“这就是真正的乔安和周昀?”

     林晓兮哈哈笑起来,道:“是不是很好看很帅。”

     嫣然点点头,楞到。

     “哈哈哈,我告诉你,这你才见了乔安和周昀,什么时候等你见了程晏和乔安,你才知道什么是天造地设,天赐良缘,天生一对,天意如此,天道不公啊。”

     嫣然哭笑不得,“你这成语是体育老师教的?”

     “对,我的语文,数学,英语,政史地理化生,全是体育老师教的,我们体育老师超全才。”

     嫣然愣了一秒后“咯咯咯”的笑了出来,惹得旁边路人骤然看过来,这才敛了笑意,扯了扯林晓兮的袖子,道:“行了,你没看大家都在看我们呢。”

     林晓兮看两人被围观也是囧得很,急忙拉了嫣然道,走我们去逛服装店去,嫣然看了晓兮道:“你说的那个什么程晏,我好像知道,不过不晓得是不是一个人,之前我们学校校花的男朋友好像是他,不过后来把我们校花给甩了。”

     “那不可能吧,我听说程晏心里除了乔安谁都没有,然而乔安一直不愠不火的,他也没放弃,怎么可能发展到城东和城西。”

     “也是,要真是那就是异地,何必跑的这么远啊。”

     “嗯啊,我们乔安可是十项全能兼才貌双全兼琴棋书画兼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啊。真不晓得什么样的男生,哦不,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嫣然莫名看着一脸中了彩票表情的林晓兮,有点莫名其妙。按理说,她与那个什么乔安不太可能有很多的时间接触,怎么乔安在她这里就成了不可侵犯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