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0831
        宋昊辰之所以会逗留在国外一天,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度假,不想把时间赶得太紧张。

         二个是,养了一只土包子狗,第一次出国,应该带狗去看看什么叫做国外。

         好让他知道,其实国外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好稀奇,以后也别想着到处乱跑。

         于是今天上午,柯基被迫带上一副墨镜,cos黑帮狗,雄赳赳气昂昂地被带出门。

         所谓的出门就是宋昊辰抱着他,从头到尾没有落地撒欢。

         每到一个好玩的地方,柯基很想下地,但是总裁的理由永远只有一个:底下脏。

         “嗷呜。”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当然这是开玩笑,能够出来到处看看,柯基就很开心了。而且被抱在总裁的怀里,视野更广,看得更远。

         自己在地上走的弊端很明显,能看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柯基是个诚实的柯基,他一早就知道自己腿短。

         “嗷呜!”看到吃的当然要来一发。

         “烤香肠?”好的吧,总裁给他买一个,一小节。

         “嗷呜。”好好吃,就是少了点。

         柯基看着卖烤香肠的小店铺,眼珠子滴溜溜地打转,一点都不舍得离开。

         总裁肯定不会再给他买,他哀怨地嗷呜一声,给了旁边一嘴巴,泄愤。

         “……”这是总裁第一次被狗咬。

         当然一点都不疼,柯基根本没用力,就是象征性地啃一嘴。

         不知道为什么,被泄愤的总裁竟然没有感到生气,连教育柯基的念头都没有。可能是因为那一嘴太过温柔?

         宋昊辰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也是疯了。

         被狗咬了还觉得对方咬得太轻,这种明显有毛病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下次不准再咬我,否则后果自负。”总裁逼迫自己严肃起来,言辞告诫柯基。

         “嗷呜。”柯基敷衍地叫了一声,顺不讨好地舔舔对方被咬过的脖子:“嗷呜呜……”他突然发现总裁很好骗,挡在墨镜后面的小眼神窃喜中。

         总裁果然什么都不知道,轻易就原谅他:“还要吃小香肠吗?”掏出钱包再买一个。

         “嗷呜呜!”你真是太好人了,柯基喜欢你。

         原来舔脖子有这样的效果,何妨多舔两下。

         “够了。”总裁用手推开热情的小狗,他知道柯基才不是喜欢自己,只是喜欢小香肠。

         其实宋昊辰冤枉柯基了,他真的喜欢宋昊辰。

         只不过表达方式比较含蓄,而且有点持宠而娇,见风使舵。

         比如说以前地位不稳的时候,他会按摩送报纸拿拖鞋,那叫一个殷勤,简直不是一只狗。

         渐渐地位稳了以后,知道自己在家中是大王,汪一不二,那不得了,享受起来了。

         轮到总裁天天累成狗一样伺候他。

         持宠而娇的柯基就这样被惯坏了,他已经不是一只小棉袄汪,他是一只小公举汪。

         家中的大王?

         汪一不二?

         “今天就玩到这了,明天回国以后,把心收一收,继续努力学习。”回到酒店以后,总裁害怕这只汪玩野了心思,不爱学习,于是把他抓到跟前,对着眼睛语重心长。

         “汪呜……”我闻到了一种名叫开学的味道。

         “有问题吗?”总裁眼神犀利居高临下地问。

         “汪呜……”家中大王,汪一不二的柯基表示问题不大。

         就是有点蔫。

         下午五点多,柯基和总裁出去吃饭回来,他蹲在床头柜的一个闹钟下面,一动不动地待着。

         总裁走过路过,觉得很好奇。

         “你在干什么?”他终于忍不住问狗。

         “嗷呜。”柯基盯着闹钟,突然时针指向六点,他马上变身,变身之后不是先穿衣服,而是跑到宋昊辰面前伸出手:“钻石。”

         “……”总裁第一次经历被人要债的体验。

         他视线从柯基的脸上,慢慢往下移动,开启薄唇:“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柯基眨眨眼:“我比较想先要钻石。”脸上写着‘不行吗’三个字。

         总裁凝视了他十秒钟:“你等等。”找出昨天放好的盒子,取出戒指。

         柯基的手指马上伸过来,宋昊辰只好拿起这只狗爪子,给他戴上。

         “真漂亮。”戴好戒指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柯基吭哧吭哧地去穿衣服,然后穿到一半停了下来,他回头对宋昊辰聪明地说:“不如我先去洗澡?”那样就不用多穿一个衣服了。

         总裁没有已经,转身进浴室给他放洗澡水。

         柯基喜欢泡浴缸,每次都要泡个十来二十分钟才起来。但是这次有点急,十分钟不到就从浴室出来了。

         他虽然穿好了睡衣,但是双手提着裤子走路姿势奇怪。

         “昊辰……”带着紧张的声音来了,钻进被窝里把总裁的手掌拉过来,塞进自己裤裆里。

         “……”总裁一开始是拒绝的,他才是那个说一不二的人,上次明明在床上跟柯基说过,只教他做一次。

         要是在公司里,下属犯这样的错误,总裁马上二话不说把人开了。

         但是这只狗笨,先天不足,可以理解。

         触摸到熟悉的硬热之物,宋昊辰没有松开手,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柯基背对着自己,然后从后面伸手过来,用温柔缓和的动作帮柯基纾解。

         “唔……”细微的声音从柯基嘴里溢出来,他连忙闭上自己的嘴巴。

         虽然以前不懂这些事情,但是也有羞耻心。

         刚才一时不知所措,下意识地穿上衣服就出来找宋昊辰。说明他对宋昊辰的依赖性很强,而且完全没有防备。

         在柯基心里,这种自己做太羞耻了。

         但是宋昊辰帮他做,他反而不觉得羞耻,只是觉得感谢。

         “好了吗?”这次时间有点久,总裁手腕泛酸,于是问问被自己抚弄的人,感觉如何?

         “没……”柯基摇摇头,虽然很舒服,但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既然这样,总裁再次调整姿势,换了一只手。

         两只手轮番上阵,但是柯基就是不出来。

         整个部分硬得可怕,尖端也不断冒出透明液体,但就是没有释放的预兆。

         总裁不得不把他翻过来躺平,自己跪在旁边两只手一起招呼,而且用了蛮力。

         “啊……”柯基叫得更激动了点,皱着眉头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脸颊也潮红暧昧。

         “快射。”总裁鞭策道,已经有些撸不下去了,手腕很酸。

         “……”柯基可怜兮兮地抬头看,自己还是那个状态,而且宋昊辰被自己累得不轻,愧疚的感觉丝丝袭来。

         他拨开总裁的手说:“要不别管了。”应该自己会消下去,越拔只会越来劲,哼。

         总裁犹豫片刻,严肃地说:“那我先休息一下。”甩甩手腕,起身去喝杯水。

         “……”柯基觉得难受,躺在床上细细喘气,忍不住自己用手去碰。

         总裁端着水杯回头,就看见小狗在自己拔萝卜。

         这画面虽然很污,但是宋昊辰并不觉得反感,他感受不到柯基的猥琐,以前说柯基色也只是气话。

         他喝完水之后,过去把拔萝卜的活接手过来。

         顺便一边用手机上网百度查询:公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射|精?

         已有的答案五花八门,有说几个小时的,也有说三天三夜的……

         宋昊辰皱着眉头,这个说三天三夜的他认为是胡扯。如果真的会做三天三夜,有哪只母狗受得了?

         不过也确实见过路边□□的狗狗,做完之后连在一起很久都分不开。

         因为狗狗的生官与人不同,狗狗射|精的时候会出现一个结,用于卡住母狗阴|道,以便增加受精几率。

         宋昊辰不由仔细摸摸柯基的性|器,好像在根部往前一点的地方摸到了异物,但并不是非常明显。

         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结的位置,也不确定人形还会不会出现结。

         上次帮柯基撸的时候太快了,没有注意这个细节。

         不过很快宋昊辰就知道了,因为柯基有射|精的预兆,而且有个地方突然大了一圈,感觉很硬很像突然长出来的倒刺。只不过比倒刺圆润点,并不尖锐。

         可以想象这只妖精做|爱的时候,绝对会把女方的下面给卡住,因为结是倒着长的,进去可能容易,但是要出来难。

         只有等他消退才能顺利出来。

         而结消退的时间,总裁大概注意了一下,竟然需要十多分钟。

         也就是说柯基陆陆续续射|精,射了十多分钟。每次一点点,十多分钟里面加起来就有很多,费了老大一卷纸巾。

         终于完事以后,柯基脸色发红发烫,带着满身的湿意,躺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是因为他第一次经历真正的成年期发情,上次只是前兆,不算真正地发情。

         宋昊辰看了他一眼,先下床去把手洗干净,以及纸巾处理掉。

         第一次养宠物,还是这样的宠物,他什么经验都没有,全靠自己摸索。

         有时候也会担心养不好,把这只妖精养死了怎么办……

         不过总裁是个自信的人,他喜欢掌握一切,包括自家狗狗发情后的叽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