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套路与被套路
        死面瘫!他才不是关心他呢!今晚怎么倒霉事全撞他身上了?

         趁着柯北一去找绳子把他拉上来,宋池也好好的看了看这所谓的兽坑,也不知者猎户怎么想的这坑挖的极深,就算把四个宋池搭在一起也不一定能出去,想来要是动物一个不小心进了坑那也是很难出来。

         这坑里除了宋池他自己就只有泥土和草垛,抹了抹脸上的灰土,坐等又等一直不见柯北一回来。宋池晃了神,把玩着的杂草也扔在一旁。

         “柯北一......你在哪啊?你可别丢下我呀!”

         宋池试探性的喊了几句,淡淡的不安让柯北一回了眸。

         柯北一也没闲着,大半夜里扯了结实的杂草搓在一起准备做根绳扔下,听见宋池的呼喊没犹豫的飞了过去。

         手中的草绳还未做完,但已经有数米之长了,暂且可以一试。

         “宋池抓紧绳子。”

         柯北一伏在地上,扔下绳子,见宋池见到他眼神一闪,心中动容。原来他在宋池心里也不是不能缺少的么......但愿吧。

         “恩......我很重的,”

         宋池见柯北一没走心中多了分安慰,果然饭没白做,柯北一还是很靠谱的嘛。

         虽然口上是这么说的,但也十分自觉的扒上绳子。

         “抓紧了。”

         柯北一危险的眯着眼,手中发力,腰腹处的伤口似乎被撕扯到了,不可掩饰的皱眉暗示着疼痛的来袭。

         “宋池......你果然很重啊。”

         柯北一选的不是什么力量型的职业,让他个刺客拉人实在有些吃力,伤口和敏症更是拖了后腿。

         “你才重呢!你全家都重!虽然我那么说的,你怎么没发现我是客套啊!”宋池一脸变扭的大喊。

         宋池这么喊也就忘了自己在拽着绳子,左右摇晃一下,草绳不出意外的断裂,连着在上面用劲的柯北一连着一道摔下。

         “哎哟喂!”

         宋池吃痛,揉了揉再次遭殃的屁股,转头一看,柯北一完好的站在一旁,换上的白衣都不带一丝土灰。

         也不顾着狼狈的自己,宋池能很清楚的看见血色染红了柯北一的白衣,虽是浅浅零星但也可以从中看出伤势的深重。

         “你那真没事吧?”

         柯北一侧目,刚刚神奕的人顿时虚了几分。

         “怕是刚才的棕熊抓伤的。”柯北一轻吟了句,似做捂住伤口。

         宋池这就急了眼,虽然死面瘫平时没什么言语上的关心,但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有益于自己......就当是还给他些恩情吧。

         “你忍着点,我等会可会很用力的!”宋池说的认真,柯北一到是楞住了。

         虽然身体不适,但是对付两头熊也是绰绰有余,哪会受伤,只不过是他自己故意碰上去,不知为什么就是想看看宋池的反应。

         微微勾唇,不可察觉的笑意让柯北一的面容暖了几分。

         宋池脱下自己的外衣,身上还是上次容白给他的外袍。犹豫了片刻,靠着那点战五的力量撕出个布条。这料子是全棉虽然对于其他有属性值的衣物显得十分普通,但宋池还是有些不舍,毕竟日久生情。

         “.......你这是做何?”

         “脱!”

         混蛋没看出他要做什么吗?

         柯北一楞了会,在宋池如吃人般的目光下,难得温顺的脱下仅有的一件衣物,双方坦诚相见,宋池还是忍不住的脸红了下。

         “咳咳,忍着点痛,我控制不好力道。”

         柯北一倒是满眼的戏谑,第一次看见宋池这副模样也真是有趣。

         “无碍。”

         宋池从锦囊里掏出马齿苋放在口中努力的咀嚼,直至满嘴草汁酸涩的味道才吐了出来,这马齿苋还有个用处便是愈合伤口,但是效果没有那么显著,正好柯北一身上还过着敏,用了这草药到是正正好好。

         草绿的马齿苋揉成了一团,直直的往着柯北一的腰腹上贴了上去。

         “嘶——”

         突入袭来的湿意刺痛了还未愈合的伤口,夜雾渐起,柯北一看不清宋池的神情,但那双透亮清澈的眸子透着的是认真二字。

         “都让你忍着点!你,你别以为嘶了两下我就会轻点,大男人的怕什么疼!”

         话是这么说,但手上的力道的确小了不少。伤口被马齿苋大面积覆盖,宋池也不好意思继续用嚼的方式给柯北一敷药,只要马齿苋在掌间揉出了汁水就抹在柯北一背上。

         “多谢了。”

         柯北一闭目养神,感受着宋池的手在自己的后背涂抹,渐渐转到前胸。草药的味道并不好闻,但那双温热的手却有种让人着迷的感觉。

         宋池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双方穿回自己的衣物,暧昧的气息顿时消失不见,夜色也极黑,神经随着夜色松懈了下来,睡意如潮水般涌来,撑着最后点理智问道,“柯北一,咋们怎么上去啊......”

         宋池打着哈气,寻着个舒服的姿势迷迷糊糊的躺在草垫上,柯北一靠坐在一旁的土墙,良久未语。

         看着满夜星空,眸子带着自己都不知的柔情看着已经陷入梦乡的宋池。

         “会出去,但不是今晚。”

         他不会再否定自己的内心,至少不能错过他。

         薄雾弥漫的树林间,透着丝丝寒气。宋池缩了缩脖子,往着身旁的热源无意识的靠近了点。柯北一自然的将宋池圈在怀中,靠在树干旁轻抚着宋池柔顺的墨发。昨晚的那份心悸延续到现在,少有的迷茫从心底涌起。

         几十年来冰封住的心被宋池这谷莫名的清流渐渐融化,到底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况且宋池这小傻子喜欢的是女的吧。

         眼中的乱意消去,正了脸色隐藏了情绪。

         “柯北一......现在什么时辰?”宋池被冻醒刚刚苏醒的意识带着迷糊的味道,完全没在意自己躲在了柯北一的怀里。

         柯北一看了眼东方,鱼肚白的天空看不出太阳的日头。

         “怕是时间还早,再休息会如何?”

         宋池哪会再睡回笼觉,这次的目的是为了清心丹而来可拖不得,看了看四周,等等......他不是在土坑里么?

         “柯北一你伤没事了?你昨晚怎么把我拖上来的?”

         宋池也真是感到奇怪,明明昨天柯北一的腰腹上那么大一伤口使不上力道,这只是过了一晚恢复的会那么快么,这种事情连他这个新手都感觉到有些不真实。

         “无碍。”

         柯北一明显不想多言,因为等级的缘故,他受的伤恢复起来比其他玩家要快到许多,但对于过敏这种不流血不破皮的病这个能力就实在没有用处了。

         说来那晚的马齿见汁涂在身上效果甚佳,虽未痊愈但并不痒的致命。

         柯北一站起身来,拂了袖,淡淡的看了宋池一眼道,“既然如此,便再去寻清心胆吧。”

         现下正在幽冥山山底,寻到清心胆的概率就如大海捞针,二人都不知清心胆长为何物,但从木头的话语中可以知道,这清心胆并非凡品。

         宋池草草的应了声,收起之前吊儿郎当毫不在乎的样子。看着柯北一欲走欲远,眼神暗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