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柯北一:我好痒
        宋池越想越好笑,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死面瘫还会吹牛,没想到那么正经的一人吃起牛皮来脸不红心不跳,怕是他隐藏起来的等级和艾迪都是怕他嘲笑他吧。

         终于笑的直起了腰,抹去了笑出的泪珠,看着手上的草药已经抓不下,准备回到篝火处看看有什么草药能派上用处。

         “要不我们先回去?”

         “嗯。”

         皎月朦胧,云雾染上了黑飘散在月亮四周,正是月黑风高之夜,杀人祭祀之时。

         半带着调侃和调笑道,“柯北一,你说这月黑风高之夜会不会突然冲出个野兽杀手啥的送我们嗝屁?”

         柯北一仔细思量,这的确有可能发生,现下自己病疾缠身,行动不便不说,光是身上散着的痒意就能分去大半注意力。

         “嗷——”一声兽鸣不偏不倚的打断了柯北一的思绪。

         宋池惊了一跳瞳孔剧缩,马上捂住自己的嘴。

         哎呦我去......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么。

         “雾草,柯北一你说这......这野兽会不会就在我们附近啊?”

         宋池十分自觉的躲在了柯北一身后,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他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

         “估计不......”会。

         柯北一话未说完,一股强烈的血腥气渐渐逼进,气味越来越恶臭甚至都能听见野兽的鼻息。

         宋池在心底暗暗的给自己抽了个巴掌,他说什么不好!偏偏什么都说中了,早知道今天先去买个彩票瞅瞅运气了。

         “呆在我背后。”一道刺眼的银光出现了剑的雏形,不知何时腰间突然多了一把卷着冷气的剑。

         “呃......好。”

         剑鞘已出,白龙貔貅细致的黑金花纹攀岩在银刀之上,柯北一挥动几下,剑气逼人杀意四起。

         宋池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柯北一很强的样子,也许刚才的那番话不是骗他?

         宋池老实的蹲在一旁的草丛里躲着,眼神注视着柯北一久久未离。

         剑刚拔出,野兽也现了身,本该说这深夜里只要不进入野兽的领地,一般不会被他们盯上,想必是刚才那头羊的血腥气味把这只......黑熊引来。

         黑熊有足足两米高,猩红的眸子,沾满血块的绒毛,宋池一眼就看出这只熊......有好几天没洗澡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现在当然不能闲着,虽然自己战五渣但是加油什么的他还是会的。

         “柯北一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去吧,皮卡丘!

         “......”

         柯北一手中的千机剑握紧了几分,手中青茎暴起,这只熊并非那么简单,明明是九十级的怪物为什么会跑到幽冥谷底?

         若是平时没被负面状态影响,这种熊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斩一双,但是现下身上的过敏让他失了力道,此行危险......

         “你在后面好好呆着,若是见情况不妙便往后跑。”

         “嗷——”

         又是一声兽鸣,黑熊身后竟跟着一头棕熊,嘹人的目光骇人心神。

         “柯北一你一个人真的没事么?”

         柯北一不语,也没时间跟宋池搭话,千机剑在夜幕中划出一道银光快的不见了踪影,柯北一似隐去了自己霎时像是消失在黑夜中,等宋池从微楞中回神,千机剑的剑尖已刺入黑熊的腹中。

         拔出剑韧,血珠在空中四撒,黑熊哪会因为一点刺伤而倒下,柯北一的做法无非是在激怒他们,气红了眼的两只熊不要命的挥舞这自己的爪子。

         柯北一轻哼,果然是九十级的怪物。虽说杀掉他们有些艰难,但做到全身而退他还是可以的。

         千机剑顿时发出暗红的纹路。

         影子在黑暗中猎杀......

         霎时黑熊倒地,血如喷涌般冒出,只有困兽般的哀鸣在嘶嘶响起,棕熊不知何时不见,柯北一等到回眸才看到棕熊的利爪与宋池的脖颈只差分毫。

         “快跑!”似是一口警钟在耳边敲响。

         他还不想失去这个人,哪怕在游戏里,哪怕是回到新手村......他只要这个人一直在他眼前。

         棕熊的压迫感对于等级低的玩家来说就相当于禁锢,站在熊的面前就等着被熊活生生的咬死,不是宋池不想跑,而是双脚似被固定在原地移动不得。

         “救我——!”

         慌乱的看着向他赶来的柯北一,他不是要嗝屁了吧......听说被砍死一下就要会新手村重造了啊,他还想靠着高等级娶妹子回家啊......

         不是宋池他自己怂,而是对于一个一直处于安伏状态的厨子来说,表示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

         浓烈的血腥味伴着动物的恶臭钻进宋池的鼻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神是多么的近。

         “跑!”

         剑□□血肉之中,鲜血四溅。千机剑半进棕熊的后背,柯北一顿时松了口气,棕熊因疼痛停下了动作,愤怒的嗷呜了两声。

         宋池见况,身上的威压已失了大半,拔腿就跑,也不知自己往哪个方向跑卯足了劲就只管往前冲,眼前的景象被虚化,只有晚风在耳边刮过。

         柯北一身上的小红点一个个的又冒了出来,痒不能耐也激起了柯北一的怒意,予了棕熊最后一击,才得以喘息,沾着血的双手握起千机剑,孜然的收回。

         这种在刀尖上过日子的常态他已经习惯了,寻了块手帕抹去了血色,身上的不适越来越明显,柯北一凝目冷清的神色没有因为痒意改变,用着轻功站在树冠之上看清楚了宋池的去向。

         脚下见风,只是一瞬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宋池在远处就听见那只棕熊的哀鸣,想必是没事了。手中的草药在路上颠簸已经丢了大半,柯北一身上的过敏才是正事。

         靠在一旁树根处休息的宋池眼神一瞟,这一瞟,瞟不了吃亏,瞟不了上当,这一瞟就能值回票价!

         就因为这么一瞟,宋池准确无误的看见在月光下吸收天地之精华的马齿苋,本就长的跟朵花似的辨认起来也很容易。

         这马齿苋还是成堆的长,宋池马上丢掉手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杂草,对着马齿苋就是一顿猛拔。

         “足足三大把的量够柯北一喝一壶了。”宋池一抬头就见柯北一在自己远处十米不到的地方盯着自己,马上改了口,“咳......够吃好久了。”

         将马齿苋放进锦囊里宋池屁颠屁颠的奔向坐在树枝上打坐的柯北一。

         柯北一一睁眼就见宋池跑来暗道不妙,眼神中忧光炸闪。

         “别过来!”

         “啥——你说啥?”

         宋池急着奔过来哪还听得见柯北一的话,喜滋滋的准备向柯北一邀功。

         “柯北一,你看我......啊!”

         紧接着一声惨叫和物体落地的声响,柯北一第一次无奈的扶着额,拿开捂着伤口的手帕蜻蜓点水般站在宋池跌落的坑里。

         “这是猎人常用的兽坑,你等着我把你拉上来。”

         还好不是脸朝地,宋池也才算松了口气,他还打算靠脸吃饭啥的。揉了揉发疼的屁股,甩了甩满是土的小脸,十分憋屈的看着柯北一。视线往上瞟就见柯北一的腰腹处一道深可见肉的伤口。

         “喂,你......没事吧?”

         “有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