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柯北一,你带盐了吗?
        又是熟悉的配方,又是熟悉的话语,这么似曾相识的场景,宋池憋屈的哼唧两声,敢情自己就是个长期饭票,还是个居家旅途便携式的饭票!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在面瘫的注目礼下,他只能认命的做起了自己原本的使命。

         掏出升级时得到的奖励,铁锅铁铲。想来这系统真是亲切啊,送啥不好偏偏送了个锅和铲,弄的宋池都没有理由推脱。

         又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出现了......吃啥呀?

         “喂!柯北一你吃啥啊!”

         “羊。”

         柯北一自是留恋那日在森林之中吃羊排,虽无繁多鲜香的调料,但那羊肉原汁原味的鲜美让啊毕生难忘。

         “可是没羊啊。”下午打的第一头羊给柯北一拿着,现在看看柯北一浑身上下根本没羊的影子,许是在半路上他嫌重丢在哪个角落里头了。

         柯北一从一个红袖锦囊里掏出一只羊角,竟掏出了一整只羊,宋池不得不在揉揉眼睛,原本只有拇指大的羊角渐渐变大,柯北一往地上一甩就是一整头羊,羊上还流着午时被击伤的血痕,新鲜的血珠染红了羊毛。

         “雾草......”

         心中的震惊感只能用这二字概括了,刚想问问柯北一这是什么神奇的技能,转念一想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背包了吧?

         宋池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果然多了个秀蓝的香囊,蓝色丝绸苏绣两面制,含苞待放的牡丹浅浅的印在香囊之上,看的出这个香囊的珍贵。

         伸出爪子掏进香囊内,发现自己根本触不到布袋,而是空荡荡的一片,刚刚系统说背包扩大20,难怪摸不到边。

         这么好用的东西他现在才知道,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

         换上了蓝枫匕首,却不知如何下手。

         柯北一说要吃羊肉,但羊肉的做法千奇百怪,不同部位口感,汁水,质量都不一样。柯北一淡淡扫目,以为宋池碰到难处不敢对今天撞他的羊下手,心中一颤,竟生出了要保护他一生的念头。

         千机剑出鞘,剑气杀意四起,风被剑气卷起剑浪。眨眼之间,眼前完整的山羊瞬间大分四块,连羊毛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还没反应过来的宋池,在柯北一如此简单粗暴的做法前惊目,良久回神才收回了自己的下巴。

         咽了口口水,看来以后他说话要注意了,要是有一天柯北一这面瘫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一刀嗝屁送回新手村回炉重造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故作淡定的蹲下挑选着羊肉,这仔细一看才发现柯北一的可怕。

         羊身上的任何一处经脉都未受损,甚至没流出一丝血,唯一出血口还是午时打下的血痕。

         这刀法堪称绝妙,连着羊各部位都分的清清楚楚。

         “那啥......你到底是什么啊?”

         “羊。”

         “......”

         问他也是白问,看着柯北一无意再搭理自己,悠闲的在灌木之上打坐着。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御食》呢。

         这么想着也从怀中掏出保存完好的《御食》,就算宋池在外也不会把师父给他的秘笈离身。

         翻开内页,除了前几页做过的吃食,还有几样宋池从未见过的菜名,他也摸不着头脑到底是什么食材做出。连带着一下升上十五级,《御食》的后几页有松动的现象,这可把宋池惊喜坏了。

         照着这个速度,探取食谱中的菜式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果不其然,松动的一页终于被宋池用着蛮力掀开,直接无视自己看不懂的几道菜,直奔有羊肉的主题。

         羊肉串这三个大字正和了宋池的心意,这羊肉串就算没有菜谱他都能略懂一二,在现实中每到夏日最大的乐趣就算喝着清啤撸着串,虽走过了长久的历史岁月,但这种吃法一直被保留到现在长久不衰。

         羊肉串定是要油脂丰厚的部位碳烤,油皮松脆。腹上的肉便是不二之选,宋池定了主意就将肉块切成小块,块块有致,每一块羊肉都带着白油,羊骚味飘入鼻中,宋池摒气皱眉的处理起肉块。

         叮——

         采集术已升级,目前等级二。

         什么鬼......他还什么都没干,这个采集术到是升级了。

         抛开杂念,心无旁骛的将肉块用布料包起。柯北一半眯着眼,见宋池竟不像上次那般先将羊肉腌制,疑问渐起。

         羊肉串,这串一定是要有的,秋日里的枯枝杂草当然是不会缺,更别说是这山谷当中,随手一拾便是一根树枝。

         “柯北一,你自己选的肉你总要想办法让自己能吃吧。”

         宋池瞟了两眼地上的树枝,传达给柯北一的就一层意思。

         要吃,先削木头。

         这对柯北一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选了几根干燥的树枝握在拳中,内力四起,枯树枝似是爆开了树皮,抽出了多余的木须,一根根木签不费事的被柯北一做出。

         宋池也没闲着,寻着小茴香和孜然,这边边落落的树干下竟有一些野生的菌类,被这幽冥谷潮湿的气候养的肥嫩。

         越是美丽的事物越是危险,蘑菇也是这样的,宋池运气好遇到的蘑菇都是其貌不扬,可以考虑多加个菜。

         “采蘑菇的小妹子,背着那个大箩筐,咿呀咿呀哟......”

         一道黑影将宋池笼罩,宋池停下了采蘑菇的动作,忍着自己害怕的谷欠望,硬是扭着僵硬的头。

         他只是出来采个蘑菇,难不成还碰见了鬼?

         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不可能,这游戏的设定他已经是不懂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什么bug。

         深吸一口气,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大不了与那只背后鬼来个你死我亡。

         猛的一转头,熟悉的面容不是柯北一还是谁人。

         “吓死我了!”

         宋池往后吓的退了几步,这人走路怎么不发一点声响

         自是知道吓到了宋池,他从来走路无声已然是职业所然。

         “看你那么就不回,不放心。”这个理由宋池也没法怪罪,但着实是把它吓了一跳。

         “罢了罢了,我刚才发现了蘑菇,看来今晚我们是有口福了!”

         宋池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捧着满怀的蘑菇喜滋滋道。

         原来他是那么容易满足,这等天真般的人少见了。

         柯北一隐晦的眸子在黑夜中如黑曜般诱人心魄,但周身与生俱来的冷艳之气硬是逼人离他三尺之远,想来宋池也是第一个敢在他面前如此肆无忌惮。

         见那面瘫在那看着星空,宋池哪会跟他在那傻站着,抱着自己的蘑菇往回走去。羸弱的火光在黑夜中极其亮眼,这火光到让宋池发现天都暗了大半。

         肉块被宋池用木签一个个串起,好不容易寻到的小茴香和孜然被宋池小心翼翼的碾成粉末,小茴香和孜然都未□□晒过,水分充足但不影响他香料的本性。

         四十三串羊肉,不多不少,也是够两个大男人吃的。

         正巧刚刚寻孜然时发现了条小溪,清洗了沾着泥泞的蘑菇。现下用匕首随意切了两下就扔进盛满清水的铁锅之中,篝火被铁锅用了去,明亮暗了几分。

         耳边是柴火燃烧时的点点炸裂声,棕白相交的蘑菇在清水中翻滚,咕嘟咕嘟的沸水声溅起了水花,四五片小茴香入锅,绿阴的叶片浮在沸水之上,到有一叶扁舟的味道。

         一个致命的难题难倒了宋池,他......没盐。

         “柯北一,你带盐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