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羊肉串
        宋池半响没听到柯北一的动静,也难怪怎么看柯北一都不是个会带盐的人。

         “唉,不知这蘑菇汤没盐会不会好喝。”宋池看着满过的蘑菇一脸愁光,随手捡了根枯枝跟着这篝火借了点火,堆了堆土就又点起个篝火。

         “喂,要吃自己烤。”

         柯北一不知何时又像尊佛似的在灌木上打坐,宋池手里拽着羊肉串在柯北一面前虚晃。

         羊肉的羊骚味让柯北一睁开了眼,应声接过,看着手中的生肉十分迷茫,难道不应该像上次那般烤好了给自己吃?

         两个篝火,一个煮汤,一个烧烤。

         吃喝两不误,可惜了这野外也没有什么盖子能焖下汤,若是焖下锅定能将蘑菇煮的更加鲜美。

         宋池一屁股坐在地上,盘着腿,握着手里二十几串羊肉喜滋滋的放在火上烤着。柯北一虽从未做过这种事,但照葫芦画瓢这点他还是会的。

         火舌卷着羊肉,粉嫩的生肉被乍现的火舌吞噬不一会又吐出,颜色渐渐变深,羊肉特有的肉香味淡淡飘出,油脂被火烤的焦灼,似是快融化了般流出了汁水滴入篝火之中。

         火遇油火势渐大,顺势撒上孜然和小茴香的粉末两面翻烤。

         一股子焦味盖过了,被火烤出的孜然肉香。

         等等......这味道是从何而来。

         宋池眼神往旁一瞟,柯北一的肉串已经被烤的乌漆墨黑,连着木签上都带着灼黑的碳迹,一看这情形就知刚刚那股子味道就是从这而来。

         “你的羊肉串焦了,你还烤什么?!”

         柯北一这才察觉,将掩埋在火舌之中的羊肉串救了出来,看了看宋池与自己的不同之处,宋池是放在火舌尖上烤着,他直接放在火苗中,难怪总有着说不出的不对劲。

         “我怕不熟。”

         他竟然无言以对,仔细一想想人家一帮派的师爷哪会做这些事。

         “得了得了,我帮你烤算了。”本想着让他体验一回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乐趣,看来这面瘫在这方面简直就是渣五啊。

         接过柯北一手中的羊肉串,扔掉了那根烤焦的,突然内心雀跃庆幸了几分,还好他是一根一根的烤着的,若照他的烤法这一把羊肉早就废了。

         这么一想宋池也不怎么觉得自己是个渣渣了。毕竟他是带着自己的身家命运来到这游戏赚钱致富走向人生巅峰的!

         宋池之前烤的一串羊肉已经可以吃了,若是在烤下去肉质老化,口感就谈不上好,反而会像牛皮糖般难嚼。

         递给了柯北一,手中握着四十多根羊肉串,那满足感不是一点点,火舌卷着羊肉,微微变色,孜然小茴香一撒,羊肉的醇香被香料无限放大。

         宋池烤的火热,柯北一吃的欢乐。

         大块的羊肉从木签上咬下,碳烤般的烧烤味在口腔中别有味道,羊肉的羊膻味被烈火一次次翻烤去了大半,留下的便是羊肉最为动人的醇香,点点的膻味让羊肉别有风情了几分,更妙的是被火烤化的油脂在此时变得透亮,垂涎欲滴。

         浅棕的羊肉因为翻烤染上了浅浅的一层金黄,油脂分明虽看着腻味,但一入口中瞬间化为油汁,小茴香清新的香味抑住了羊肉那份油腻,孜然将羊肉的醇香体现的荡气回肠。

         羊肉新鲜至极,也没因为翻烤儿失了水分,从肉间流出的肉汁便是最好的证明,肉汁鲜嫩豪不带老,浅尝两口却只剩一根带着烧灼的木签。

         望眼欲穿的看着宋池手中那把羊肉。

         末秋晚风带寒,宋池现在到是没感觉到一丝寒冷,这羊肉烤的他是满头细汗,手中的羊肉似是越来越重还要不停翻烤。

         手酸了不知几回,冒着烟的热气在黑夜中如白雾般动人。飘散的香料香味与羊肉的醇香交织在一起变成白烟钻入宋池的鼻尖。

         “你吃的倒欢!”宋池这才反应过来柯北一已经一串下肚。

         憋屈的哼哼两下,手上的动作没停,终到了空气中满溢着碳烤羊肉的肉香时才草草停下。将手中的羊肉串平分给柯北一,自己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上午本就吃的多到了此时也吃不下多少,正是需要解腻的时候。

         柯北一吃相优雅像极了一只内敛的豹子,在优雅回神之间,猎物便扫光一半。

         一直小火慢炖的蘑菇汤飘出了香,虽是浅浅的清香但宋池竟也闻的真切。

         柯北一吃着羊肉串不说话,细细品味着羊肉的肉香,丝毫没有兴趣去看一眼蘑菇汤。

         宋池采了两片有碗口那么大的叶片,深绿的叶茎被挽起成漏斗状,但却实打实的密封起来,小心翼翼的挖了一勺蘑菇汤,赤棕的汤底未加任何调味,零星的蘑菇飘在汤面上散着热气。

         抿着叶片倒入口中,讲真的,叶子的味道并不是很好闻,苦涩的叶味在鼻尖飘散,并不好闻。但蘑菇的鲜香透着股清新味,蘑菇特有的鲜香充斥在口腔之中,富有弹性的菇肉似跳跃在唇齿之间,满齿蘑菇特有的鲜味随着小茴香淡淡的清香,乡野间的气息不知何时滋润全身。

         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淡。

         叮——

         体力值1

         宋池呆目,虽说鲜美已经达到了极致,但这调味上过淡竟也能加属性值?!

         没等宋池继续细想,柯北一的轻吟打断了他的思绪,想着凉风夜幕的幽冥谷下,美的惊心动魄的男人半截衣衫在月光下泛着动人潮红,试问哪个男人不心动?

         宋池吞了口口水,心里念了无数遍柯北一是男人不是妹子的话语。

         “嘶——好痒。”

         柯北一那日吃羊排后的症状又现了出来,宋池猛的拍自己的榆木脑袋。

         “雾草!我忘了你不能吃胡椒!”难怪面色如此潮红,这是过敏的前兆啊。

         “话说你怎么也不告诉我啊,我不记得,你怎么自己也不清楚。”

         柯北一也不顾上宋池说的话语,一层一层的将里衣扒下,他现在只想去了这痒症,刚才吃的羊肉虽有黑胡椒但羊肉性/热,赤果着上衣羊肉热身的性子就上来了,也不觉着冷了多少。

         宋池扶着柯北一,仔细一看。麦色肤上冒出不少红疹子,这可把宋池慌了心,这面瘫比上回出的疹子还多,那几十串羊肉上也撒了不少胡椒,怕是这回真坏了。

         “你可知怎么止痒,我去山间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摘来几株草药。”

         “马齿苋或是千里光......”柯北一也不敢碰痒处,但痒意渐浓,总是忍不住的来回摩擦去去如猫挠般的难过。

         这两样草药,柯北一也是上次发作时大夫开药给的药单上看到的。

         马齿苋这玩意宋池还是知道的,明明长的暗绿却似朵花似的,他老爹就喜欢这种东西一堆一堆的铺在土地上到处都是。

         对着满夜星空叹了口气,“我帮你寻药。”

         “我陪你。”

         柯北一此时赤着上身忍着痒意,星目流转冷意去了三分,看得宋池真切,宋池也允了。这夜深了路就难走了,别说周围了,若是没有篝火现下伸出手都看不见。

         “你说你是不是傻啊?明明人高马大长的一副聪明样都怎么不知自己吃的是胡椒呢?”

         手中点燃着的是根火把,摇曳的火苗十分微弱,隐隐约约的路况到处充满着危险,落叶积厚了踩在脚下人都变得软绵绵的,空余的手抓着柯北一更牢几分。

         柯北一不答,一来他是真舍不得嘴边的美味,二来......若是没有这个症状发生你可会这样握紧他的手。

         藏于黑暗中的不仅是影子,更是影子的身前人。

         “柯北一,你说这破什么什么谷里能找到草药么?”

         宋池吃力的踩上斜坡,泥土沾上了鞋袜。

         “定能找到。”

         有了柯北一的话,宋池也不知怎么心里总会有了些底。风儿渐起,火苗微晃更是看不清此去的道路,宋池干脆死马当活马医,靠着那晃人的火光看见形似马齿苋,一言不合的就拔了下来握在手里。

         俗话说的好瞎猫都能碰见死耗子,万一摸到个需要的草药这也是说不一定的啊!

         柯北一赤着的上身在月光下散着月牙般的肤色,似镀了一层光辉般在他身上。

         “话说你几级了,我怎么看不见你的游戏名和等级呢?”宋池走走拔拔,沿途还不忘问柯北一的两句话。

         “仇家多,便隐藏了。”

         “那你不能给我瞅两眼?”宋池心里憋屈,虽然他跟死面瘫认识不久,但这几天自己的底细也差不多跟柯北一交代的清清楚楚了,他竟连柯北一芳龄几何花名几何都不知,实在不公啊!

         “取的贱名辱眼。”身上的痒如万蚁步踪,还要应付宋池不断的追问,还怕是宋池不信继续道,“等级跟向北差不了多少。”

         “啥?”

         宋池这么一听停下自己手头乱采草药的动作,还以为自己听没听清又再次问了遍。

         “啥?你再说一遍。”

         “差不了多少。”

         柯北一眼中满是不解,他并未说谎,这游戏里不知他是谁的,恐怕只有宋池这个小呆瓜了吧。

         “......噗。”

         宋池终于憋不住笑,不知形象为何物的笑了起来,脸都憋的粉红。

         “你若是...跟大神差不了多少...哈哈哈我这个厨子都能上天!”

         “真的。”柯北一重复了一遍,看着无果想了也罢,也许隐藏身份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