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野菜包子(1)
        第五章野菜包子

         第二天清晨,宋池就赶了趟早,连师傅做的薏仁小米粥配枣泥糕都没吃,对着师傅的那张臭脸想想也是可怕,他不就是面团揉了软了点,火候欠了点,刀功差了点,人......渣了点,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宋池早早的来到约定的地点,麦田。

         想来已经是金秋十月,麦浪滚滚,金色的波浪在早晨的微风中荡漾,空气中弥散着麦子清甜的香味。

         “宋池小兄弟?”

         一位跟宋池年龄相仿的男人见宋池一人在这麦田旁有点拿不准。

         “嗯?你叫我?”

         宋池转过身就看见一身着白衣的男人,细嫩的娃娃脸,修长的十指一看就是一书生。

         “小弟弟?你怎么早出来作甚?”

         书生噗的一下捂嘴笑出,“小弟弟?看来是你没错了,我叫容白与你同岁呢,我这脸可真是骗了不少人了。”

         宋池愣比,看了看人物面板,他的芳龄确实是二十有四没错,但是这个容白怎么看都只像个初中生啊,果然是食过矢的系统,是在下输了。

         “你......就是今天要带我割麦的人?”宋池怀疑的问道。

         容白撸起袖管,露出白嫩的臂膀,“今日家父有事,我虽然是一阶书生,但这事我做的可不比你少,但是这事没多少人能坚持下来,你若是跟那些人一样倒是让我高看了谷伯的徒弟了。”

         容白轻哼一声,想必他所说的那样的人遇到的多了。

         “看你那么早就来这等候也算是有点诚意,从那拿好镰刀便跟着我来吧,这份工的工钱可不多。”

         容白略充满敌意的对着宋池说道,这种玩家他见太多了,总是一副信誓坦坦却总是在下一秒放弃,谷伯的徒弟可别让他失望啊。

         宋池从容白带来的布袋里掏出一把镰刀,屁颠屁颠跟在容白后面,踩进麦田当中才知麦海的壮阔,一破激起千层浪,成熟的麦香恐怕就是秋天的味道了。

         “嗯......容白兄弟,我要割多少?”

         虽然是同辈,但宋池也不敢喊的多亲密。

         “十亩地。”容白突然脸红起来,“我与你同辈不必那么生疏,好了,莫废话了。十亩地可不是个小数目,我们二人要割一天才能勉强割完。”

         语毕,容白头也不抬的埋在麦海之中。

         宋池自己拿着镰刀有点不知所措,照葫芦画瓢,握着几根麦子的根部一刀挥下,仍有几根藕断丝连,麦梗握在手里勒的发疼。

         回头看了看容白用着自己的小身板已经割好了三大堆的麦子。

         宋池第一次觉着自己已经渣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难带是他镰刀打开方式不对?宋池用着镰刀试着不同角度去割麦子,最终结果只有一个。

         并没有什么卵用。

         哭着看容白已经将半亩的麦子割完,自己的麦子连堆都堆不起来,一种人生的失意感涌上心头,看来他除了会吃会做之外别无任何技能。

         “你那样割是不对的!”

         容白突然呵斥住宋池接下来的动作,握着自己的镰刀示意宋池。

         “要把麦子提起,尽量不碰到麦粒,用力挥下去就断了。”容白做的无比熟练全然看不出是个书生做出来的事。

         宋池有了容白的指导,连割了几大把,简直顺手到不行,但这割麦子的过程是无聊枯燥的,奈何宋池有一颗八卦少男心。

         “容白,这麦子割下来要用于何处?”

         容白听到后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当然是留下来一半当粮食,还有一半卖给那些米铺的掌柜的,不过啊,这几年买这些东西的人越来越少,给的价是越来越低。”

         “这麦子粒粒饱满实属上品,怎么会没人要?”

         宋池随手扯下一粒麦粒,金色的外壳包裹这纯白的面粉,这种高产量的麦种可是难得一见的。

         “在这里能把这些东西做的好的人没有几个,就算是再好的麦子,没人做出美食,也只不过是等着发烂而已。好了,莫说了,还有近八亩地没割呢。”

         听容白这么一说,宋池也反应过来了,短短的时间内容白已经将大半的麦子收割好。

         这就是传说中战斗机中的收割机吗!

         宋池虽然有容白的帮助,但要拿工钱不能一直靠着容白。

         拔起,拉紧,一刀挥下,重复不下百次。

         日头渐渐上来,阳光斜射在大地,麦海显得更加发亮,空气中弥漫着太阳的热度,虽是初秋,依旧挡不住太阳的火热。

         宋池早就热出了细汗,这新手装全是麻布所制,平时穿在身上感觉不到什么,现在一出汗,粗糙的布料一摩擦,宋池差点疼的喊妈。更重要的事这衣服不吸汗,浑身粘粘糊糊的一阵不爽。

         纵观一看,这才割了一半,起码还有五亩地,自己也割了两亩。未进食的胃缺少了动力,让宋池一阵眩晕。

         天气的燥热,身上的不适,还有对剩下的工作量的无力感,宋池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些人做到一半就放弃了。

         “现下日头大了,休息会吧。”